“北大猪肉佬”陈生:把握“共同富裕”真正含义才能看懂长期趋势
2021-08-27 17:01:05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航拍广东湛江遂溪官湖村。新华网发  

  在离广东湛江市中心约40分钟车程的一个小山村一处山顶平台上,59岁的“北大猪肉佬”陈生,身穿黑色T恤衫,搭配棕黑色休闲裤,一身“行头”不超过200元,他颇为欣慰地指着山脚一排排红顶米色墙的别墅群,旁边蓝顶白墙的养猪场与蓝天白云相映成趣。“哎呀,大约十年前建的‘壹号城乡共建富裕实验基地’,你们看,今天终于初具规模了。”

  近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对促进共同富裕提出重要要求,其中“共同富裕”“乡村振兴”“三次分配”等话题引发关注。

  陈生望向远方,略有所思。背后是官湖村乌蛇岭的养猪场和村民种的果树。新华网发

  “我看财经会议里面的措辞是非常恰当的,说共同富裕是长期的复杂的,也反对平均主义,不应该被过分解读。”陈生说。

  遂溪县的官湖村,这个拥有400多年历史、背靠乌蛇岭、西溪河环绕、三面环湖的偏僻小山村,虽然离湛江市区只有40公里车程,但因出村道路不畅、产业凋敝和自然资源匮乏,贫困面貌多年没有根本性改变。陈生说,这里曾是著名的“光棍村”,村民住房都是破破烂烂的泥瓦屋,全村三分之一的人讨不到媳妇。上世纪80年代,家境贫寒的他考上北京大学需要坐火车去北京,20多元钱车费还是全村人集资凑给他的,村里270多户村民1500多人祖祖辈辈就在山下住泥瓦屋、种一点菜,或在山上种产值不高的桉树卖钱,该村在2013年前还是“广东省定贫困村”

  谈起捐建乡村的初衷,他说:“这个城乡共建富裕实验基地,我大约十年前就在谋划了,2014年开始初步建设,因为我在这里出生,读了书,享受了改革开放带来的政策红利。我创业赚钱了,返乡看到村民们这么多年还是贫困,住的地方破破烂烂的,我的同学、叔叔伯伯、哥哥还是挑着粪桶,淋那么点菜,一天的收入只有这么十几二十块钱。”

  回村捐资建桥修路,发展农业,为了防止村民因买房致贫,他拿出相当于企业一年以上净利润的2亿多元给乡亲们免费建别墅和生态配套,这在当时是需要勇气的。他说:“不是说我觉悟早,没有那么回事,只是我有钱了拿出一部分来让大家一起过上好日子而已。”

  别墅分两期建设,几年时间,第一期120多套别墅建成后,无偿赠送给了村里上百户村民。为了让村民有活干,共同致富,陈生还投资2.5亿元在村里建设了较大规模的数字化生态养猪场,并投资500万元将已承包给他人的1000亩林地收回平整,改种经济价值较高的荔枝树,无偿分给每户农民。平均每一户有一栋别墅,两层半高,每户住275平方米,不想养猪的农户则每户分到约5亩的荔枝树,“别墅+养猪+种植+乡村旅游”构成了“壹号城乡共建富裕实验基地”的基本内容。

  变化是巨大的。旧村场和河滩地上崛起了别墅群,昔日“贫困村”“光棍村”变成了“美丽乡村”“产业村”,一排排米色外墙、红色屋顶的三层别墅整齐划一,远处的山上种满了果树,家家户户有门前小花园,许多村民腰包鼓了。2020年,官湖村全村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26000元,奏响了生态发展、产业振兴,共同致富的乡村振兴进行曲。

  官湖村村民居住的旧住房(左)和新别墅(右)。新华网发

  陈生认为,要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就要有前瞻性眼光,要真正弄懂“共同富裕”含义,不作过度解读,才能看懂长期趋势、顺势而为。

  而这个“势”的底层逻辑是什么呢?他说:“我是学经济出身的,货币的边际效用之下,一亿元、两亿元对于我们一些企业家来说只是账户上的数字,边际效用递减了。对村里1000多人而言,能让他们生活发生根本性改变,让乡村持续振兴,这个社会效益是巨大的。在不影响企业当下发展的情况下,企业家拿出一点钱帮助未富裕起来的人,这不仅是企业社会责任的需要,也是社会文明的趋势。”

  资料图:官湖村村民在养猪场内劳动(左)和采摘荔枝(右)。新华网发

  养猪和种植等产业导入为乡村振兴输送“活水”,“数字化+产业振兴”保障共同富裕底座更坚实。不管是十年前布局“壹号城乡共建富裕实验基地”,还是今年初预判猪肉价格波动规劝养殖户减少养猪,或是提前加强国家种猪遗传库建设,陈生的前瞻性布局总有想不到的收获。

  望向乌蛇岭漫山遍野的郁郁葱葱,陈生想得更深、看得更远……

+1
【纠错】 责任编辑: 卢鉴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51127801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