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赚钱靠“兼职”
2021-03-04 09:03:18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车企单纯靠造车卖车赚钱,并不容易。

有些汽车销售告诉你:卖车不赚钱。他说的也可能是真的。

  卖车不赚钱——这句话,不仅整车厂高管常说,也成为经销商对消费者“掏心窝”的话。事实是否如此呢?近日有多家上市车企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其中净利润预增的企业仅为8家,占比仅四成,不仅如此,纯靠造车卖车这个“主业”挣到钱的企业竟然也只有3家。上市车企们赖以营生的,难道竟是“副业”?

  现象:主业亏损几十亿 投资赚52亿元

  卖车赚不赚钱?在车企业绩报表中大概能窥见“真相”。记者留意到,截至2021年2月底,沪深两市共有17家汽车上市公司发布2020年年度业绩预告,其中仅有8家企业(占比四成左右)预计自己2020年净利润将在2019年基础上有所增加,也就即所谓的业绩正向增长;业绩预减、略减、首亏公司为9家。值得注意的是,这8家2020年盈利正向增长企业中,除了长城汽车、中国重汽、一汽解放是在主业上有了营收的增加,长安、江铃、中通客车、曙光股份等车企均是非经常性损益收入拉高了当年度利润增长比例。

  以长安汽车为例,该公司业绩预告中,2020年将实现归母净利润28亿元至40亿元。其中,属于非经常性损益增加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约66亿元。让长安盈利的主要是引入战略投资、长安PSA50%股权及宁德时代的股价上涨,这三项为长安汽车增加净利润52.75亿元。去除上述非经常性损益,长安汽车2020年汽车制造等“主业”部分亏损26亿元~38亿元。无独有偶,福田汽车在2020年由于出售河北雷萨等公司的股权、政府补助及其他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对公司2020年净利润的影响为5.87亿元左右。有业内人士分析表示,2020年前两季度,汽车行业销售基本停滞,表现在财报中,就是主营业务的持续疲软。这导致了非经常性损益在汽车企业业绩中的影响度持续提升。

  事实上,这种依靠“副业”赚钱的状况在2019年已经出现。记者留意到,在22家A股整车企业中,2019年有14家A股整车企业的扣非净利润呈亏损状态,其中长安汽车、力帆股份亏损额均超过40亿元;有15家公司的扣非净利润较2018年下降,而靠非经常性损益扭转亏损局面的公司有11家。

  造手机造飞机卖房也活得不错

  显然,卖车不再是部分传统汽车企业盈利的唯一来源。在小康股份、*ST海马、一汽轿车等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中,来自非经常性损益的贡献也相当之大。其中,一汽轿车2019年归母净利润仅0.53亿元,而非经常性损益高达3.51亿元,相当于归母净利润的6.66倍。在2019年到2020年之间,濒临破产边缘的海马汽车,靠卖房换取了不少流动资金。也正因为如此,也让我们看到了车企的另外一面:原来,车企除了造车、卖车以外还有很多“不务正业”的副业,这些副业或许还比卖车还赚钱。

  记者留意到,当前行业内不主要靠卖车赚钱的车企真不少。如比亚迪通过新能源业务助力,利润表现就很抢眼。公司预计2020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亿元至46亿元,其中消费电子领域玻璃陶瓷及新型智能产品出货量增长迅猛。

  事实上,除了制造新能源汽车,比亚迪涉及领域有很多,最出名的就是生产电池,其次还涉猎手机等IT电子行业、先进的轨道交通、智能化服务等。还有本田汽车,它不只是世界最大的摩托车生产厂家,还造小型商务喷气机。

  造车新势力:靠“市值”活着?

  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企业的疯狂,让造车新势力的日子好起来。尽管特斯拉、蔚来、理想在利润指标方面远不及传统跨国车企,甚至理想汽车在2020年三季度还亏损1600万美元。某些销量少得可怜、还连年亏损的造车新势力竟撑起了全球资本市场汽车板块的市值。

  回顾去年全年,中国汽车市场30家上市车企中,有27家的股价呈现上涨态势,其中比亚迪、长城汽车、恒大汽车、长安汽车、江淮汽车等企业更是翻倍增长。在市值TOP10排行中,蔚来、小鹏、理想等造车新势力上榜。一辆车都没有销售的情况下,恒大汽车的市值竟也超越了吉利汽车。

  造车新势力的估值不断创新高,反映市场对其新盈利模式打造以及成长确定性的认可。虽然新能源汽车估值可能隐藏着巨大泡沫,但在当前,谋求市值的扩张,已成为互联网科技企业深度布局汽车产业的直接原因。“即便造车毛利率已经没那么高,但是能够支撑市值的扩张,也让他们愿意去干这件事。”赛迪顾问汽车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鹿文亮称。记者留意到,当前百度、阿里、华为等纷纷入局造车业务。

  市场观察

  造车卖车不赚钱,车企还应有“新副业”

  不靠造车卖车赚钱的除了上述传统车企外,还有特斯拉。特斯拉的销量从来不是做工好带来的,连马斯克自己近日都坦承该公司造车质量难以保证,还自曝早期的Model S座椅可能是他坐过的所有汽车中最差的。超前的软件服务才是特斯拉获取红利的“副业”。这反映当前互联网造车时代的一个巨大变化,值得传统车企关注,也是不靠造车卖车赚钱的“新副业”之所在。

  “软件定义汽车”的风潮下,造车卖车的游戏规则已经改变。当整车的价值将不再全由机械硬件水平决定,而更由软件及其所适配的电子硬件决定时,单纯循规蹈矩的造车卖车越来越难以持续。

  汽车销售的价值链从原来的一锤子买卖,延展至软件和后续的服务。如以用户运营见长的蔚来汽车,花大力气维护的用户群实实在在带来了回报。在此鲶鱼效应下,传统主机厂应走出舒适区,在电动化、智能化的浪潮中接受“新副业”。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邓莉

+1
【纠错】 责任编辑: 彭森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7165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