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个人信息公开模式
2021-02-28 09:27:45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全国人大代表蔡卫平建议:加强公民涉疫个人信息保护 严惩网络暴力

  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中,涉疫个人信息需要妥善保护。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摄(资料图片)

  蔡卫平代表建议合法采集、公开个人信息,合理使用涉疫个人信息,全国统一流调采集数据和信息公开模式,严格保密纪律,严惩网络暴力,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中加入个人信息保护的内容及个人信息被泄露的处罚条款。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伍仞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国家临床重点专科(感染性疾病科)首席专家蔡卫平今年重点关注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中公民信息保护的问题。他建议合法采集、公开个人信息,合理使用涉疫个人信息,全国统一流调采集数据和信息公开模式,严格保密纪律,严惩网络暴力,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中加入个人信息保护的内容及个人信息被泄露的处罚条款。

  蔡卫平提出,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进入常态化后,我国采取对新冠肺炎患者或无症状感染者、密切接触者以及与其接触的人群进行隔离的策略来防止新冠肺炎病毒扩散。

  “为了尽早并且最大限度地发现上述人群,各地都对采集到的流行病学数据进行公开。为了配合疫情防控,各种公共场所也在大量检查健康码、身份证、行程轨迹信息,甚至人脸识别。各个部门在调查、收集、统计以及公开发布疫情信息的过程中,必然涉及敏感的公民个人信息,甚至是隐私信息。”蔡卫平提出,一些原本只是疾控部门和与之相关的职能部门工作人员所掌握的信息被公开,网上对公开信息患者的舆论暴力也随处可见,对患者造成二次伤害,直接引发群众质疑流调信息安全性、合法性,也造成被调查人员一定程度的疑虑。

  蔡卫平查阅了有关法律法规,征求了多位法律专家的意见,提出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加强公民信息保护的建议。

  第一,合法采集、公开个人信息。他表示,对于传染病的调查,《传染病防治法》仅授权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和医疗机构。其他机构或组织需要配合上述机构采集相关信息必须获得委托权,否则无权采集。针对患者或无症状感染者的个人信息公开不得违反《网络安全法》相关规定。根据《民法典》规定,行踪信息属于受法律保护的个人信息。通信大数据行程卡查验个人行踪信息后只需显示不同颜色码以供识别,不应显示14天内到达或途经的地区。商业性机构不应当自行采集个人信息。

  第二,全国统一流调采集数据和信息公开模式。流调数据按照有限采集、不歧视、简便的原则。所有数据仅限于有助于疫情防控需要,不能无限采集。

  第三,合理使用涉疫个人信息。涉疫信息仅限于各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和医疗机构用于传染病监测、预测、流行病学调查、疫情报告、医疗救治以及其他防控工作,不得滥用。

  第四,严格保密纪律。参与疫情信息采集的单位和个人必须签署保密协议,严格执行保密制度。如发生泄密事件应对相关个人进行严厉处罚。

  第五,严惩网络暴力。在网络散布、传播个人隐私信息,须承担民事责任。网络管理者需及时管控,防止信息快速扩散。

  第六,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中加入个人信息保护的内容及个人信息被泄露的处罚条款。

  全国人大代表白映玉建议——

  创建“互联网+职业技能竞赛”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邓潇丽

  从事焊接工作近30年的全国人大代表白映玉,始终关注一线产业工人的发展问题。今年,白映玉提出关于进一步规范开展职业技能竞赛的建议,继续把一线产业工人的心声带到全国两会现场。

  白映玉表示,当前社会对技能大赛的关注度和宣传还不够,职业技能大赛的前期准备、备案流程、后期对在竞赛中取得优异成绩的技能人才的评价、激励机制还需进一步完善。

  为此,白映玉建议:

  一是加强对职业技能竞赛的宣传。要构建大赛的宣传网络,通过各种形式和途径,宣传技能大赛对培养高技能人才的重要意义和价值。

  二是完善职业技能竞赛管理,创建“互联网+职业技能竞赛”全国联网管理平台,实现世赛、国赛、行业大赛等网上审批备案、成绩转化、职业技能等级鉴定。

  三是通过市级技能鉴定中心取得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也应统一归档到“国家职业技能资格证书查询”全国联网系统。通过技能大赛,促进实训基地建设。

  四是各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应鼓励支持有条件的企业申报成立职业技能鉴定中心。

  全国人大代表孙建国建议——

  明确授予辅警部分执法权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艺明 通讯员陈敏杰

  作为广东代表团的唯一一名公安民警,佛山市三水区交警大队大队长孙建国今年继续关注公安队伍问题。他建议国家修改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将警务辅助人员作为“执法人员”或者“侦查人员”使用。

  孙建国说,近年来,社会经济迅猛发展,执法环境日趋复杂。一方面公安民警承担的各种压力越来越大,超负荷工作已成常态;另一方面,受警察编制限制,公安队伍数量短时间内难以得到有效扩充。警务辅助人员作为公安队伍的重要补充,在执法实践中充当了重要角色。但是,由于上位法的规定,辅警参与调查、检查、询问、讯问等行为不被法律所认可,政府规章层面不能对警务辅助人员的职责进行扩大。孙建国说:“在法律层面对警务辅助人员执法行为进行授权,既是深化警务机制改革的需求,也是公安队伍正规化建设的重要举措。”

  “建议国家修改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参照司法机关做法,在公安机关设置书记员岗位,实行聘任制或聘用制,明确其可以参与除涉及国家秘密以外的公安机关所有警务活动,即作为‘执法人员’或者‘侦查人员’使用,以此避免单人执法带来的弊端,缓解公安机关长期存在的警力不足问题。”孙建国说。

  全国政协委员胡德兆建议——

  激发市场主体参与产教融合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姝泓

  今年全国两会,全国政协委员胡德兆的提案分别是《关于激发市场主体参与产教融合的建议》《关于持续优化企业间交易结算管理机制的建议》《关于构建创新方法教育平台,提升企业职工微创新能力的建议》,以及《关于从产业集群+工业互联切入加快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建议》。

  在今年的提案中,胡德兆建议,为激发多元市场主体参与产教融合,推动建立高质量产教融合体系,鼓励高新技术企业投入职业教育,激发民营企业发挥生力军作用,推动产业导师及课程进学校,试点培育产教融合型行业,建立产教融合企业分级分类动态评价及退出机制。同时,通过持续推进体制机制创新,构建政府、学校、企业、行业四维主体深入参与,实现党建、资源、文化、人才及制度五个层面深度融合的新格局。

  “产教融合是‘三赢’的事。企业和学校一起办学,才能有效融合,增强职校学生和企业的适配性。”胡德兆说。 

+1
【纠错】 责任编辑: 关锦恒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3401127148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