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露营玩家杨天祥:45天自驾18000公里
2021-01-18 09:51:59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原标题】45天自驾18000公里 湖边沙漠大草原中感受生命

杨天祥

Glamping式露营可以有多种享受

  “在路上”,也许是作为资深露营玩家的杨天祥最常态、也最喜爱的状态。在刚刚结束不久的中国国际户外影像嘉年华(OUTDOCS)活动中,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了杨天祥。从大学时代开始,杨天祥就喜欢上了户外旅行,出生于1989年的他在播音主持专业毕业后加入《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已经有10年以上的高山徒步露营经历,也有着对于户外文化和自我关注的觉察与思考。

  “2020年1月1日,我和朋友们一起在苍山上露营跨年,没想到这一场露营完了之后,疫情就来了。2020年可以说是被疫情‘封印’的一年,却依然阻挡不了我们期待走出家门、走进户外、走进自然的一颗心。”2020年7月10日,杨天祥完成了一个人、一辆车,历时一个半月,自驾18000多公里的露营旅行。他驾车从根据地云南大理出发,经过了十几个省份,以Glamping(豪华露营)的方式完成了舒适的旅程。在杨天祥看来,Glamping在疫情之下走进了人们的视野,让大家从对病毒的挑战和征服中获得了片刻的平静和思考,并且重新拾起对生活的热情和希望。

  “为了露营而露营”

  Glamping是什么?杨天祥介绍,Glamping是英文Glamorous和Camping的结合,直译为“豪华露营”,是一种带有个性美学的度假式露营,之前在欧美和日韩区域首先盛行开来。“在徒步、登山、骑行等传统户外活动中,露营所扮演的角色不过是解决最基础的睡觉问题,有一顶小帐篷和一个睡袋或许就足够了,路上的风景才是体验的核心。但我们其实可以‘为了露营而露营’。”杨天祥说,比起传统户外运动的露营体验,Glamping会有更多“多余”和“不必要”之物,比如可以舒适而体面坐着的椅子、一瓶美酒、一只音质上乘的小音箱等。户外生活本身就是我们对生命体验的探索,不追求极致目的地,而是探索如何让户外生活更加舒适,更像家一般温暖。

  “作为户外爱好者,也许一年也征服不了几座4000米海拔以上的山峰,但是你可以每周末都享受Glamping。也许现在我们不方便坐飞机去往很远的地方,但可以带家人自驾去省内的户外,同样能够享受到大自然带来的惊喜和浪漫。” 杨天祥表示,长期的城市生活会让人们忽略身边细微的东西,而在大自然中能让我们找回一些新的感受,让自己真正处在景色里,不再是大自然的旁观者。

  2020年3月份开始,杨天祥去了云南香格里拉的大浪坝。“本来想进入湖泊去露营,后来没有去成,因为封路,我就一个人在香格里拉的公路旁边找了一片林子露营,那里特别漂亮。”杨天祥回忆:“露营的清晨,我一般会起得比较早,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山林与山的交汇处依然泛着深蓝色。渐渐地,太阳穿过云层跳出山脊,就这样,在清晨我偶遇到了树林里的光。当我置身于自然丛林之中时,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得到了缓慢而深入的释放。”而在2020年5月至7月,杨天祥又自驾去了腾格里沙漠、青海湖和呼伦贝尔大草原露营旅行,环中国走了大半圈。

  在自然中找回生活的美好

  2020年5月初,杨天祥感觉“被疫情憋得受不了”,就独自带上装备,去腾格里沙漠进行了为期三天两晚的无信号露营,用他自己的说法,那次经历“正式开启了我在国内自驾露营的旅程”。对于那次旅程,杨天祥虽是期待已久,却也忧心忡忡。腾格里沙漠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与甘肃中部的边境地带,南北长240公里,东西宽160公里,面积约为4.3万平方公里,是中国的第四大沙漠。杨天祥驾驶着皮卡车,驱车40分钟深入到了腾格里沙漠的核心位置。“在沙漠中的绿洲边,方圆100公里大约只有我一人。当时心里还是有很多忐忑的。”

  然而在接下来的三天两晚里,杨天祥感觉自己过得非常好。“我用自己带来的锅每天做一顿土豆炖牛肉的大餐,还有小酒,可以拍照,有自己独立思考的时间。每天看水鸟在水里捕鱼,我甚至听到它们捕鱼落入水的瞬间,还听到鱼离开水面后,鱼身上的水滴又落回湖里的声音,我觉得自己的感知力被放大了。”杨天祥说:“没有了手机信号,却换来了内心的平静。长期宅居城市的我们,手机屏幕的闪烁不断吸食我们的注意力,麻木与焦虑成为一种新常态。如果有一种方式放大感知力的话,我相信大家会发现生活中的美好。”

  2020年6月,杨天祥又自驾去往青海翡翠湖,他选在一片湖边住了两天,欣赏到了五颜六色的壮观湖景;2020年7月,他又去呼伦贝尔大草原露营,见证了当地牧民苏河家从冬季牧场准备转到夏季牧场的情景。“他们保留着原始牧民的生活方式,驾着勒勒车,把牛羊从冬牧场赶到夏牧场,维持了大自然的生态平衡。很多人会问我,为什么要用露营的方式去旅行?或许这就是答案。我不用担心会因为时间、酒店、行程、计划等原因,对于那片土地只是‘来过’,我可以在草原上安安静静地生活几天,在帐篷里和牧民大哥喝喝酒、聊聊天,听他们讲讲草原的故事,静守日月更替。”

  七十多岁老人也能露营

  在传统的户外领域里,参与者往往都会与“强健”搭点边,因为以追求极致风景为主要目的的旅途自然少不了要涉远甚至遇险。但家里身体不够强健的老人和孩子要如何获得与自然亲密接触的乐趣呢?事实上,选择一处适合扎帐篷且活动安全的心仪之地,也可以开始建造自己的一日之“家”。杨天祥说,自己有一个朋友第一次露营,就是带着七十多岁的父母一块去的。“当时他的父母还担心会不会给孩子添麻烦,他也担心父母会不会不适应外面的环境,会不会生病。但结果他们那个周末在山里面玩得特别开心,因为有大的帐篷、睡垫,有座椅板凳,有这些看起来很复杂的装备,可以让父母在户外依然过得很舒适。”

  杨天祥说:“生活除了事业、工作、社交、网络之外还有自己和身边的人。以接触自然本身为目的,可以更加自由和开放地选择营地,大家一起参与搭建帐篷、烹饪美食、装点营地、烹煮食物、探索自然……每个人,不分年龄和性别,都可以找到自己可以参与的活动,这些都是值得享受的宝贵体验。在自然之中与自己、与身边的人好好相处,与父母说说话,与孩子闹一闹,和朋友聊聊天,抑或是读一本一直想要读的书,这些都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一些在江浙沪的朋友,他们很多愉快的周末都在Glamping中度过,除了享受户外露营生活,他们还会创意地将露营和音乐、美食、茶道、皮具手作等结合起来。比如一位从事设计的朋友,露营的同时将自己的工作台带过去,在大自然风光之中完成他的手工创作。”在杨天祥开来,Glamping已经融入到日常生活当中,是他的兴趣、爱好,更是他的生活,是他陪伴家人的一种很日常的方式。“也许疫情的到来让我们猛然发现,之前的工作和压力忽略了对家人的陪伴和照顾,当全世界停下脚步,才发现生活真的不只是苟且,只要与所爱之人同行,诗也并非仅存在于远方,诗就在身边。”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冯秋瑜

+1
【纠错】 责任编辑: 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71126993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