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军埔村发展内在逻辑 探索广东数字经济发展新思路
2020-09-27 11:22:16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9月26日,在第八届中国淘宝村高峰论坛上,来自广东揭阳的军埔村荣获“最美淘宝村”的称号,也是广东地区唯一荣获此殊荣的乡村。

  据了解,第八届中国淘宝村高峰论坛以“小康与小美——以数字乡村促美丽乡村”为主题,聚焦数字县域,探讨全面小康、县域经济数字化、数字乡村、直播新业态等话题,共谋淘宝村和数字乡村发展大计。

  军埔村,又被称为“军铺电商村”,是我国最早形成的“淘宝村”之一,位于揭阳市揭东区锡场镇,全村总面积0.53平方公里,现有各类网店10000 多家,2019年交易额达100亿元以上,辐射周边方圆10公里20个村,带动周边群众就业超过40万人。

  疫情之下,军埔村如何寻觅发展先机?其发展模式对后疫情时期广东紧抓数字经济机遇带来哪些重要启示?

  “政府引领”“企业主导”“人才积淀” 拓宽品牌道路

  在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许多行业备受冲击,但随着疫情形势可控,军埔村把握住数字经济的发展先机,迅速恢复活力,拓宽品牌化战略道路。其背后离不开“政府引领”“企业主导”“人才积淀”。

  政府引领、政策先行,扩大业态创新优势。揭阳电商探索始于2012年,着力探索业态创新,逐步明晰了构建电商全产业链条,将上游生产、下游销售等环节串联,促成电商与地方经济对接,迈入实现经济增量、消化经济存量的新兴业态的发展方向。在军铺村的探索初期,揭阳市谋划布局在前,建设“产业立交”,组培电商产业高端,从产品质量、销售服务、人才培训等方面给予技术支撑,将全市传统产业与电商相结合,使本地产品销路更宽、销量更大,实现消化产能的作用。

  企业主导、市场先行,发挥资源聚集优势。从2014年起,军埔村的网店数量连年高速增长,产品种类激增并呈多样化发展态势,产业聚集、资源聚集为形成电商核心区奠定了坚实基础。而政府并没有过多干预,依然坚持行业协会、企业主导,尊重市场规律。2014年之前,军埔村电商以服装销售为主,而随着网店增加及对产品需求的增强,揭阳“产业立交”政策的推广,本地传统产业逐步融入,同一品类的产品渐渐细分。销售产品的高相似度和协会的组织串联,使军埔电商利用网络集群优势,在全国电商市场上迅速站稳脚跟、抱团发展,并在细分市场领域形成了市场认知度和价格话语权。另外,电商销售倒逼传统产业转型,传统产品从线下到线上、从批量到个性化,军埔村产品“生产——分销”系统逐渐建立,目前军埔电商月销售额高达8亿元。

  行业指导、人才先行,强化深耕积淀优势。军铺电商发展不是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起步、扩容、提质,行业本身有着深厚的积累沉淀,不断充实发展壮大的要素,形成了电商内生优势。本着打造中国电子商务人才培育基地的理念,军埔村启动“引校入埔”工程,推动揭阳市 9 家电商培训专业机构在军埔设点办学,构建了多层次的电商培训平台。开展面向全国免费的普惠型电商人才培训,累计培训超过 10 万人次;开展运营、美工、营销等为主题的精英型培训,组织军埔行业龙头企业为青年电商人才提供实战培训与创业孵化平台;率先举办涉外型和实战型培训,布局国际市场发展跨境电商。

  对标全国先行者 打造更多可扶持可复制可推广的数字经济“军铺”

  曾经连什么叫“电子商务”都不知道的小村,诞生了这么多淘宝店,几乎零门槛的乡村电商,是每个农村都能迈进的大门。军埔村的致富故事已让广东其他乡村,乃至中国乡村渴望效仿。放眼全国,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

  数据显示,2019年,浙江省以240个淘宝镇领先全国(广东、江苏并列第二,淘宝镇数量均为155个),而淘宝村数量,浙江超过1500个,占全国淘宝村数量的36.5%,遥遥领先(广东则以795个淘宝村位列第二)。江苏“无中生有”发展新产业的沙集模式、“花木之乡”新零售蜕变的沐阳模式、从“破烂村”到“淘宝村”的宿迁耿车模式享誉全国,2019年,广东省数字经济规模达到4万亿元左右,占GDP比重超40%。

  广东将如何对标全国先行者,借道军埔村经验和价值,下好数字经济“先手棋”?

  一是加快数字政府建设,要充分利用“新基建”机遇,加大投入补齐短板进一步夯实数字政府的基础,改善营商环境,结合发展重要的基础产业和新兴产业,提高城市的竞争力,为广东的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二是施长远之计,厚积而薄发。“耐得住寂寞”的经济主体往往有着较好的发展前景,从2012年到2020年,军埔村八年来在自我累积、自我更新中建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能够把握机遇应对挑战。

  三是构建新体系,在新经济探索中善借力求合力。政府介入数字经济的发展与治理的同时,并不意味着数字经济所有事务都由政府包办,而应有效拓宽和完善数字经济的治理主体和治理体系,将政府、企业、行业协会等多方力量融入。

  四是打造新平台,在新经济形势下聚能量快增长。浙江、江苏、上海等地打造新平台,培育壮大了一批产业发展平台、研发创新平台和专业服务平台。这些平台,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产业配套,其有效有序的运行,为数字经济集聚发展创造条件、保驾护航。

  相比之下,广东有着市场活跃、产品丰富、腹地广阔等等核心优势,但也有观念不够解放、政策不够力度等劣势。在探索适合自身发展的数字经济之路上,一个军埔村的辐射能力有限,广东亟待在数字经济各领域涌现更多类似的先行者、突破者。

  业内人士表示,将把数字经济作为广东继续彰显先行先试、产业优势的重要工作去抓,找到一批可复制、可扶持、可推广的样板案例,加以研究推广,打造数字经济新集群,推进广东数字经济发展量变到质变,占领数字经济发展高地。将依托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等主要载体,重点探索数字经济创新要素高效配置机制,形成一批服务业新模式、新业态。加快布点数字经济发展示范园区,扶持培养,培育示范企业,加快推进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顶级数字经济交流合作和新技术新产品展示推广平台。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俊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81126546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