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火”夫妻档:文昌发射场孙一龙、赵兴娜 一年中有半年无法相守 “期待宝宝快点来”
2020-08-20 17:59:56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孙一龙、赵兴娜夫妇

  赵兴娜

  孙一龙和赵兴娜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技术部一对青年系统工程师夫妻,“探火”任务中,他们双双奋战在文昌发射场的关键岗位。8月18日,赵兴娜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的时候,老公孙一龙休假在外。“难得的休假,为什么不一起休啊?”记者问。“我们平时都很忙,现在他们有空档,我们却没有。”如火的8月,正值海南文昌夏季的汛期,赵兴娜所在的文昌发射场气象保障系统需要24小时值班,轮到小夜班的时候,晚上10点才能下班。赵兴娜并不确定即将到来的七夕,她和爱人能否一起度过。因为她必须坚守岗位,等到汛期平安度过,才能短暂休整,迎接即将开始的下一个任务。

  赵兴娜的老家在河北,孙一龙的老家在吉林,2011年大学毕业,他们一起走进了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为期一个半月的岗前培训后,两个人又一起走进了同一个单位——技术部,两人因工作而相识、相恋,然而由于孙一龙在一线的时间长,二人也总是聚少离多。2013年,作为低温动力系统的岗位新秀,孙一龙被遴选调往海南,负责文昌发射场低温加注及供气系统软件的研发工作,赵兴娜则回到北京工作。

  无论电话里,还是短信中,孙一龙讲述着海南岛上追梦星空的点点滴滴,身在北京的赵兴娜心也跟着飞到了中国首个滨海发射场。文昌航天发射场是中国首个开放性滨海航天发射基地,由于近赤道、纬度低,特别适合“大火箭”的发射,因而建成以来,承担的任务也越来越多。

  当时,身边很多亲友都不太看好这段感情,担心会因距离的拉远而夭折,但两人的心却因“大火箭”的梦想被拉得越来越近。2014年,文昌发射场竣工,赵兴娜不顾亲友的劝阻,放弃北京那份令很多人羡慕的好工作,执意前往海南文昌发射场,加入航天逐梦的队伍,和爱人一起携手实现那个“大火箭”的梦。2014年的9月30日,两个年轻人手拉手走进了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

  “探火任务,老天爷也帮了忙”

  在“探火”任务中,孙一龙是低温动力系统工程师,定岗在加注控制间内,跟踪加注系统的工作状态,实时进行质量把关和技术指导,为火箭注入“腾飞的血液”。赵兴娜是气象系统工程师,坚守在气象会商间,观察着卫星云图、跟踪着云雨轨迹,实时计算预测着场区天气,预判火箭点火“最美的天窗”。

  “我们的工作,大家都笑言是要‘摸着老天爷的脾气’。”赵兴娜对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说。跟西昌发射场的流程不同,文昌发射场的“大火箭”多数经由垂直转运,要在发射的塔架处停留5-7天。“这期间,小雨对火箭的发射准备操作影响不是很大,但是强降雨、强风不行,根据相应的标准,对气象监测和预报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为,预报提前的时间越长,准确性越差,难度越大。”赵兴娜说,这次“探火”任务过程中,天气一直非常好,老天爷也是帮了忙。

  难忘雷暴中的沉稳应战

  作为低温动力系统的技术骨干,孙一龙参与文昌发射场建设和两型火箭首飞任务,牵头完成文昌发射场低温加注控制系统软件和供气软件的研发,负责低温系统靶场改造的质量监督和状态把关……短短几年,孙一龙便迅速成长、进步,荣立个人二等功,多次被单位表彰为岗位之星。

  身为妻子的赵兴娜在工作上同样出色:负责文昌发射场气象情报收集和预报值班工作、参与高空风精细化预报技术研究、牵头南海台风潜势预报技术研究……回忆起在文昌发射场5年来的经历,赵兴娜对记者说,长征七号火箭的首飞的确有点惊心动魄。“首飞前夕,发射场突然雷暴连连,当时我首次担任气象发言人,必须沉稳应战,和气象保障团队一起进行准确预报,判定了火箭点火的晴朗窗口,确保了火箭按时起飞,以近乎完美的表现赢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肯定。”

  一年中有半年无法相守

  身为北方人的赵兴娜刚来海南的时候不习惯吹空调,但很快就爆出了满脸的痘,脸上也是油得很,并且由于长年工作在空调房中,“后背常常是冰凉冰凉的,身体也虚寒得很。”她和老公今年都30多岁了,期待中的宝宝,还未如约而至。“这也是我们接下来的一个大任务。”赵兴娜笑谈道。然而小两口一年中有半年时间无法相守的情况,只怕是有增无减。

  面对办公楼外一望无际的椰林和“东边日出西边雨”的蓝天,赵兴娜在朋友圈里发出“椰风碧海起苍蓝,神箭欲起飞九天”的感慨。“每每看到火箭升空,我和老公从心底里觉得非常自豪。”虽然不能长相厮守,然而这世界上有一种爱恋,可以携手星辰大海、跨越千山万水。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冯秋瑜 通讯员 何玲

  夫妻二人同赴海南 逐梦“大火箭”

+1
【纠错】 责任编辑: 万芷伊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329112639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