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养猪大王”陈生:新增5000岗位 打响生鲜“反击战”
2020-08-07 09:08:07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陈生

  陈生是广东本土走出来的企业家和创业者,他一手创立了我国最早的醋饮料企业“天地壹号”以及我国最大的土猪肉品牌“壹号土猪”;年近60岁的陈生两鬓已生出白发,很多人以为他即将退休享受生活,但他却“二次创业”,打造起社区生鲜品牌“肉联帮”,今年在全国又新开了几百家连锁店。

  去年以来的非洲猪瘟疫情和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给靠养猪起家的他带来了哪些影响?疫情之后他又将如何打响“反击战”?昨天,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专访了这位广东本土“养猪大王”。陈生说,疫情之下为支持“六稳”“六保”,壹号食品今年非但不裁员,还将新增5000个就业岗位。

  人物介绍

  陈生,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清华大学EMBA,“天地壹号”、“壹号土猪”品牌创始人。198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上世纪90年代初下海创业,旗下“天地壹号”饮料股份有限公司为中国醋饮料龙头企业,2015年挂牌新三板,市值最高过百亿元,盈利能力持续稳健。广东壹号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为中国最大土猪养殖销售企业,年产能约100万头,在全国3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建有3000多个专卖店,估值40多亿元。社区生鲜连锁品牌“肉联帮”为壹号食品旗下控股子公司,2019年底获美团独家战略投资,估值超十亿元。同时,陈生积极回馈社会,反哺家乡,自2012年开始,他在被列为省级贫困村的官湖村投资数亿元打造的“城乡共富实验基地”,被称为城乡共富、乡村振兴的又一有益探索。

  近60岁“二次创业” 再战生鲜领域

  陈生表示,早在2013年的时候他就预见到,传统农贸市场可能会衰落,必然要往线上发展。当时他搞了一个子品牌开始探索社区生鲜模式,2014年的时候开了几十家店,但当时“壹号土猪”刚去北京、上海发展,市场导入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这几十家生鲜店一年亏了2000万元。“一年下来,可能土猪在广东赚个七八千万元,但在这两块业务上就全亏掉了。压力太大我只好把生鲜店关掉,最后剩下2家分店。”但当陈生的生鲜店收缩之后,像“钱大妈”这样的线上生鲜和线下店又迎来了大发展,他形容自己“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3年前,陈生又开始收购“乐家生鲜”品牌,重新回归生鲜领域。

  面对万亿市场的生鲜领域,尤其是在社区生鲜板块,近年来随着各大互联网巨头的争先入局,竞争已经进入了惨烈的“肉搏”阶段。对于这些互联网出身的“参赛者”而言,往往又把关注点放在了生鲜产业链的末端消费服务环节。但随着各自在后端服务的不断加深,能够决定消费者购买意愿的最终仍将是产品品质,而巨头们也开始把目光锁定到产业链后端的生产环节。

  陈生于2004年创立的公司“壹号食品”,旗下拥有“壹号土猪”“壹号土鸡”“壹号土鸡蛋”等明星品牌。2019年,陈生在多次探索社区生鲜、新零售领域后,再次创办了面向C端、立足社区最后一公里的生鲜零售连锁品牌“肉联帮”。截至目前,“肉联帮”已经开了500家门店,每天的顾客量达到20万人次,除珠三角外,在上海、杭州、厦门等多个城市也都有门店。

  “如果我2014年坚持下来的话,很可能再多亏个三五千万就找到路径了,但现在很可能要多花三五个亿。”回忆起这段经历,陈生唏嘘不已。

  掌舵3家公司 每天只睡4个小时

  陈生坦言,自己是一个非常有危机感的人。今年以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他旗下的“壹号土猪”和“天地壹号”却遭遇了“冰火两重天”。“壹号土猪”火得一塌糊涂,价格持续走高,但很多地方仍供不应求,土猪销售这一块今年增长良好;“天地壹号”饮料的定位是以酒店餐饮为主的佐餐饮料,疫情期间很多饭店都关了,整整3个月销售额都很糟糕,到5月份开始才好一些。

  在陈生看来,生鲜是所有线上领域的最后一块“肥肉”,到现在为止线上占比不到10%,但3年后超过50%以上的生鲜销售都会在线上。每到一个地方出差,陈生首先会到农贸市场看,他发现农贸市场的人越来越少。“我住的小区旁边有个农贸市场,五六年前那里每天能卖12~15头猪,现在最多能卖2头,剩余那10来头猪就被‘钱大妈’或者‘肉联帮’这类社区店抢走了。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转到线上,抢占这个风口。”

  “二次创业”后,陈生已是三家公司的掌舵人,管理着几万名员工,他比之前忙碌了更多。如今一天下来,他平均只能睡4个小时,最多的时候一天他有七八个会要开,很多时候他晚上就在公司的沙发上睡觉。“我的同学应该有1/3都退休了,他们原本等着我退休后,要一起天南海北走走,没想到我又跑去创业了,这下退休更遥遥无期了。”

  陈生表示,这种深深的危机感来源于这些年他看到了太多身边很多大规模企业轰然倒下。“我熟悉的一家农牧企业,规模都几百亿元了,因为投资失败,加上资金周转不过来,企业就倒下了。”正因如此,陈生一直强调企业手头要有足够的现金流。他感慨道,作为一名创业者,自己经历了太多的“生死”,有一条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一定要控制好风险,不然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养猪未来也是“高科技”产业

  陈生表示,很多人认为生猪养殖是一个低门槛的行业,谁都可以进入,其实这是一种误解,虽然生猪养殖业是一个颇具前途的“朝阳产业”,但风险同样是很大的。大的农牧企业之所以敢养猪,并且敢扩大产能,就是防疫做得好,先进的防疫措施才能成就农牧业龙头企业。

  陈生举例说,自己的猪场是全封闭的,往里面送饭都要走专门的通道。“我们有时想看看猪的状况,都只能远远地看看,不能进去;如果从猪场出来,你要再回到里面,身上任何物品都得消毒,连洗多少分钟的澡都有规定;自己的衣服也不准带进去,而且人还不能直接进到猪栏里面,得到办公室那里先隔离3天。防疫措施严格到这种程度。”陈生说,从湛江把猪拉到河北去,连车上空调的空气都是过滤的,就为了让猪不生病,如今一头猪要从外地拉到广州,起码要换三辆车以上才能拉过来。陈生说,像这种级别的防疫措施,除了专业的、实力强劲的农牧企业,一般的散养农户是很难做到的。所以,放眼未来,养猪业其实也是一个科技含量很高的行业,绝非“零门槛”。

  “我出生在农村,又做了一辈子的农业,比起现在很多刚做生鲜的年轻人,我还是有优势的。”陈生笑言,自己平时对吃就比较讲究,尤其是食材的选择。

  陈生说:“现在很多做生鲜的,其实和以前的菜贩子没有区别,只是一个中间商。所以我要颠覆这种状况,我自己养猪、养鸡、养牛,因为是我自己养的,所以我知道什么样的产品才是最好的;另外,我在澳大利亚养牛,就是要到全世界去给消费者找寻最好的产品,这才是我要做的生鲜。”

  今年不裁员 新增5000个就业岗位

  陈生说,尽管今年面临新冠肺炎疫情,但中央提出要以“六保”促“六稳”,作为广东本土企业家,他也要尽自己的社会责任,为稳就业做出贡献。据他介绍,今年公司的投资规模应该是历年中最大的,预计会超过10亿元,包括投资新建养猪场、养牛场,在全国新开几百家生鲜店等,预计可以新增5000个就业岗位。

  在陈生看来,要建成“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应充分发挥中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在今年这种环境下,很多国家的疫情形势都还很严峻,中国必须靠自身的内生增长,通过扩大内需来激发消费潜能。”

  陈生说,他现在是“全方位出击”,不只卖土猪,在上游也有更多布局。“前几年生鲜店经营失败跟我们上游布局没有真正构建独特竞争力有关,我们当时只是靠猪肉单打独斗,而生鲜品类卡在别人手上。”现在,集团把养鸡业务也发展起来了,存栏量将到达1000万只鸡。“我们的养鸡场现在大概投产了60%,今年大概能全部投产,到时我们就是广东最大的养鸡企业了。”陈生说。

  为了能饲养出口味更好的鸡,陈生经常到全国各地去品尝,改进饲养方法。有时一个月下来要吃20多顿鸡肉,导致他后来见到鸡肉都怕。“我吃鸡已经吃出工伤了。”陈生笑言。

  作为本土企业家,陈生这些年明显感觉到,广东的营商环境越来越好。“在全世界来讲,我们的政府对企业家来说都是最宽容的。包括今年疫情期间,国家出台了非常多的纾解企业困难的措施。所以,我经常说,对于民企而言,当下就是最好的时代。所以,我们企业家也要有更大的社会担当。”(文、图/记者 肖欢欢 实习生 王雅欣)

+1
【纠错】 责任编辑: 冯倩敏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71126336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