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继刚:国际游“考验”将持续 乡村游宜为扶贫“造血”
2020-06-17 16:21:31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新华网广州6月17日电(黄玫 王厚启)疫情冲击下“脆弱”的旅游业,还是朝阳产业吗?面对比2003年“非典”更严峻的疫情,一度陷入停滞的旅游,呈现出怎样的面貌?旅游业未来的着力点在哪?城市要如何冷静看待“全域旅游”?

  近日,中山大学旅游发展规划研究中心主任、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专家委员会委员保继刚接受新华网专访,他认为近期国内旅游“信心恢复”,而国际游的“考验”还将维持一段时间。“记得住乡愁,留得住乡情”的乡村旅游前景可期,可为扶贫“造血”提供可持续发展样本。

  中山大学旅游发展规划研究中心主任、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专家委员会委员保继刚。新华网 朱皓 摄

  国内旅游“信心恢复” 国际游持续“考验”

  “五一”小长假的到来,使国内旅游业开始复苏。保继刚表示,目前跨省团体旅游还没有完全放开,“五一”假期的游客多为周边游。“周边游”不仅指本市内,也包含周边省份。较多景区采取免票措施来刺激消费,游客的人均消费属于中等水平,这次的“复苏迹象”属于“旺丁不旺财”,经济收益一般,此前有专家“报复性增长”的评断存在误读。

  保继刚认为,对于国际旅游来说,“寒冬”还在持续。曾经全球化催生的大批商务旅游者,降低了长途旅行的航空成本。但现在受疫情影响,人员在国际范围内的流动几近停滞,航空成本上升,这给产业结构不够完整、以旅游业为支柱性产业的国家造成较大冲击,如马尔代夫、泰国等,将面临较大的经济收缩的情况。

  但从长远来看,中国出境游潜力巨大。根据保继刚团队对“新冠疫情结束后消费者旅游态度”的调查,3388样本,有42%有住房没有贷款,41%有住房有贷款。保继刚认为,与德国等国家更多居民选择租房、美国大部分人家住房有贷款的情况不同,中国42%的人有住房无贷款,这保证了他们有足够的可自由支配的收入出国游。在国家外汇和签证办理顺畅的情况下,他们将成为旅游消费的主力。

  “全域旅游”热需冷思 “挤掉水分”方可“朝阳”

  旅游业是国计民生的“锦上添花”,这使旅游业相对脆弱,成为战略性支柱产业的路途任重道远。“但旅游业是朝阳产业,人们旅游的需求持续存在。”

  保继刚教授在广州塔进行旅游业发展探讨。新华网发

  旅游业作为服务业,不同于其他制造业,旅游产品是“定点”的,生产和消费具有同时性,容量有限。当遇到灾害时,旅游业会相对停滞。当前,旅游业正走向“个性化定制”,大家通过网上预定等方式来规划旅游目的地。

  保继刚认为,未来城市旅游消费会更加活跃。政府可以打造博物馆、图书馆、歌剧院等公共设施,形成城市更多的标志性景点、代表性建筑。如悉尼歌剧院是澳大利亚的代表,外滩是上海最吸引人的地段。广州以前的标志性建筑是白云宾馆,后来是中信大厦,现在是东塔西塔,政府部门的积极参与至关重要。

  疫情之下,挤掉“数据泡沫”,更有利于旅游业的健康发展。保继刚提出,一些地方的旅游业将“路过某地”的人士也算作当地游客“人次”,统计到的人均消费大于真实水平。这样的统计形成了虚高的“数据泡沫”,难以真实地反映人口流动和游客消费,降低了数据的有效性和使用价值。在疫情的影响下,这些地方的旅游业可以从零开始,直面真实的消费数据,慢下来思考发展问题。

  此前火热的“全域旅游”概念,也在疫情中得到更多的思考。保继刚将“全域旅游”比作带客人参观家里,“全域”就是展示各个房间给客人看。作为旅游开发者,需要思考哪些“屋子”可以看,哪些没有必要给客人看,如何增加旅行中的真实消费。一些地方用温泉、海滩、负离子含量等天然条件,增加游客的停留时间。度假旅游、自然康养旅游增长较快,表明旅游业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活血生肌 打造乡村旅游扶贫“中国样本”

  在鳞次栉比的都市待久了,乡村的清新质朴变得别有风味。保继刚认为,旅游和扶贫相结合,充分利用当地资源进行规划发展,如古村落阿者科的探索之路,可以成为乡村旅游扶贫的“中国样本”和“中国方案”。

  图为阿者科村民分红大会。(资料图片) 新华网发

  阿者科村地处云南红河哈尼梯田世界文化遗产核心区内,但也是贫困村,原来村内人均年总收入仅3000元,传统生产生活方式难以为继,年轻人外出务工,空心化严重。

  如何留住乡愁,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在中山大学和云南元阳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保继刚带领团队实地调研走访了5682家农户,联合当地政府部门编制实施阿者科计划。团队派出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协同元阳县指派的青年干部,共同出任村长,驻村领导村民成立阿者科旅游公司。

  科学规划,打造精品村落。旅游公司充分开发村落中富有特色的蘑菇房、梯田、村民生活等“吸引物”,让阿者科的美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哈尼语中意为“一个吉祥的小地方”的“阿者科”,开始被越来越多人向往和喜爱,这些风物特色,一年后为这个贫困村创收40余万元。

  利益共享,搭建可持续发展平台。政府和村民签订协议,把村寨的旅游经营权让渡给公司来做旅游开发,让公司得以实现更专业化的经营管理。乡村旅游发展所得收入三成归村集体旅游公司,用于公司日常运营,七成归村民。村民的分红分4部分执行,传统民居保护分红40%、梯田保护分红30%、居住分红20%、户籍分红10%。在开发之初,公司制定了规则,召开村民大会通过并实施,如村民们有义务把蘑菇房保护好,如果房子被改造成平房,那么民居保护的40%不能发放,水田变成旱地,梯田保护的30%不能发放。

  “与其输血不如造血”。阿者科计划实施一年多后,2019年3月第一次分红,有48户人家分了1600元,最少的6户分了680元。到2020年1月,累计总分红30.33万元。另外村里有12个人通过项目就业,参与管理、协助卖票、带领参观,每月增收2000元左右。

  村子里的变化被村里的长寿老奶奶看在眼里,她缓缓用当地方言对保继刚说:“你们心真好,一定能活得比我还久。”

  今年春节,保继刚还带着医生朋友,去村里给孩子们讲口腔卫生、治疗牙齿。他希望“旅游+扶贫”形成良性循环,改善了生活,留住了乡愁,把村民的未来交给村民。

  阿者科村地处云南红河哈尼梯田世界文化遗产核心区内,是不少游客心中的“香格里拉”。新华网发

  在上世纪20年代经济大萧条后,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笔下曾出现过一个“香格里拉”,人们困顿许久后纷纷寻找“世外桃源”。保继刚认为,疫情之下,旅游业可加大探索力度,挖掘出更多新鲜自在的“香格里拉”。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俊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81126126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