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小哥创业失败送外卖
2020-06-08 09:25:09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梁智俐

  1987年出生的梁智俐说,他已度过了最绝望的时刻,看到在外卖行业工作晋升的希望。

  6月3日早上,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他,准时出现在珠江新城外卖小哥们的早会上,给他们量体温、为外卖箱消毒、提醒他们送外卖时的各个注意事项。就在2个多月前,他还天天日晒雨淋地去送外卖;如今已晋升为负责珠江新城片区的一名副站长。“做外卖小哥,一方面是疫情原因,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单位;另一方面,也是看中公司的架构简单,我能和它一起成长,晋升也更容易。”梁智俐说。

  每月要还2万多元贷款

  梁智俐是广州人,2009年从广东金融学院投资理财专业本科毕业,之后进入广州的一家银行工作。他从最基本的柜员干起,直到成为天河区多个营业网点的项目负责人,月收入也达到约1.5万元。

  2018年,他和其他几个同事集体从银行辞职创业,创立了一家搞对冲基金的投资公司。梁智俐说,辞职是因为事业到了瓶颈期,另外实体银行也受到网络金融的冲击,让他的工资收入有所降低。

  当时梁智俐虽有一定积蓄,但成立公司仍然资本不足,便向银行和亲戚借了不少钱。一开始,公司运营得不错。但是后来,公司的业务渐渐开始衰落。

  辞职之后,梁智俐每月要还2万多元的银行贷款,但恰好碰到疫情,工作不好找,妻子在淘宝上做童装生意,也因为物流没有恢复,生意受到很大影响,夫妻俩还有一个4岁的小孩要养,一时间,养家和还贷就只能靠家人帮忙了。

  梁智俐说,疫情发生后,只有外卖公司还在招骑手。抱着“求职就是求生”的想法,他选择当了外卖骑手,在珠江新城的写字楼里送外卖。

  给老东家送外卖内心挣扎

  梁智俐依稀记得起初送外卖的艰难。受疫情影响,珠江新城的白领们大都居家办公,每天点外卖的人屈指可数。“当时我们1天送5单外卖就算合格,但说实话,5单都很难完成。”

  梁智俐说,整个2月他收入只有2000多元,之后的收入随着疫情好转才有了起色,但父母见此难免有些怨言,幸好妻子支持,而他自己的内心也够坚定,“比起在办公室工作,那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我觉得做骑手更快乐,也更自由。一些业务熟练的骑手,月入过万也是很正常的。”

  梁智俐负责送外卖的片区,也包括自己的老东家。梁智俐说,每当单上出现了那家银行的名字,他的内心都会有一些小颤抖,“我送过几次,但老同事倒是没遇到。既然选择了这行,那该放下的就应该放下。”

  长期在银行业工作应对各种客户,梁智俐内心早有一套“待客之道”,因此送外卖期间,他没有收到一次差评。“我也有过迟到或者把客户的汤撒了的情况,但都会提前和他们沟通,人都是将心比心的,只要沟通好,我不相信会收到差评。”梁智俐说。

  两个月晋升为副站长

  3月20日,公司内部出现了一个珠江新城副站长的竞聘启事,才工作了2个月的梁智俐主动报名,凭借着工作期间的无差评记录以及面试时的出色表现,梁智俐赢得了这个职位,成为了管理数十人的副站长。

  如今,梁智俐将自己的“待客之道”总结成文字,每次公司开早会的时候,他就会念给外卖小哥们听:“若能做到,我会记住所有服务员的名字;每次经过客户面前,都要打招呼,加深印象;‘我来帮你吧’,一句话拉近你和他的关系;礼貌是沟通的第一步……”

  这些经验,梁智俐说他还在不断完善,“这个都不是最终版。”

  梁智俐说,他目前工资还只有5000多元,但他仍愿意在外卖行业干下去,他说自己看到了希望。“我们的业务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也想在这一行里进一步证明自己。”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武威 陈忧子

+1
【纠错】 责任编辑: 万芷伊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3291126085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