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者 “粤”过世界之巅
2020-05-30 08:42:33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曹峻成功登顶珠峰。@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5月27日11时,中国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8名队员登顶“地球之巅”珠穆朗玛峰,为珠峰“量身高”。从海底隆升而成的喜马拉雅山脉主峰,时隔15年再次迎来中国测量队伍。这次成功登顶距离中国登山队首次登顶珠峰刚好60周年,回望过往一甲子,广东山友感慨良多,他们与世界之巅有段不解之缘。

  已完成攀登全球14座8000米以上高峰的广东民间登山家刘永忠一直关注这次登顶珠峰活动,“大家在后方看登顶珠峰好像并不难,实际上,8000米以上都是险境,我们一般在顶峰停留不超过半小时,拍照、取证后就下撤了,因为要消耗氧气,还有冻伤风险,冲顶后的疲劳感也会袭来,一切都是未知。”

  2009年,刘永忠从北坡登顶珠峰;2019年,他又从南坡登顶,在十年的两端,完成了人生的一次回望。

  2018年,他完成了攀登全球14座8000米以上高峰,可以说,登山生涯已经圆满。

  “2019年刚好是我登顶珠峰10周年,我想从南北坡都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刘永忠说,由于当年冲顶人数较多,而珠峰顶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地方,“场面很热闹,途中还出现了拥堵情况,需要轮流冲顶。”

  珠峰顶部常年冰雪覆盖,顶上是一层雪,下面就是坚硬的冰,因此,测量队要花些时间精准测量。

  “珠峰之巅的雪不会很厚,大概有十几厘米,黏附在冰层上,周边就是裸露的岩石。”刘永忠说。

  广州女子攀登者高阳曾三次抵达珠峰南坡大本营,但运气欠佳,冰崩、地震和身体不适全碰到了,但她始终对攀登珠峰充满期待,“因为山就在那里,等到五六十岁,我一样有机会登顶珠峰。”

  作为一名女性攀登者,高阳说,到了珠峰大本营,每个人都是“女汉子”,因为你不能给别人添麻烦,必须自己强大才能不拖后腿,才能完成登顶的艰巨任务,“我不会刻意追求达到什么高度,攀登的过程很重要,将来还有机会,没必要为了登顶付出不可挽回的代价,这需要我始终保持良好的身体和心理状态。”

  对话大咖

  曹峻(北大山鹰社第二任社长、广州市登山协会副会长、广州马拉松赛宣传大使)

  2013年,珠峰北坡,曹峻和其他5位山友成功登顶珠峰。作为北大山鹰社第二任社长,他了却了自己多年的心愿。站在珠峰之巅,望苍茫大地,只会感觉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如此渺小。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多次对话曹峻,每一次都有新发现、新感悟,因为他对登山运动的理解不断深入、纯化。

  攀登,本质上是对未知的探索

  广州日报:时隔七年,再次回望登临珠峰之巅,会有什么不同的感悟?

  曹峻:珠峰的攀登周期大概需要40-50天,我们就在这条攀登路线上来回走,往上爬1000米,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已经这么高了,等到登顶珠峰的时候,(观看下面的景物)有3000米的高差,这种感觉只有在飞机上才会有,地面上的景物都像小蚂蚁一样,会感慨:我真的是自己爬上来的吗?下撤到大本营之后,自己会觉得真的很“牛”,终于活着回来了……从5000多米的山脚到8000多米的珠峰之巅,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细细品味:原来珠峰的顶部是这样的。

  广州日报:当年登顶珠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曹峻:我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接触登山运动,通过查阅资料,对珠峰线路已经比较熟悉了。对我来说,登顶珠峰最大的困难是,在之前一年膝盖受伤,需要通过强化训练恢复腿部力量和功能。毫无疑问,珠峰对所有山友来说,都有相当大的难度,8000米以上是对体能、装备、氧气、向导的综合考验。有人说,只要花钱,有氧气就能上去,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即便是现在攀登安全性比原来高很多,登顶珠峰依然是有挑战性的项目,稍不留神就会出现安全隐患。

  广州日报:这次中国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8名队员登顶,为珠峰“量身高”,在顶峰停留了150分钟,创造了中国人在珠峰峰顶停留时长的新纪录,这意味着什么?

  曹峻:我们当年登顶珠峰也经历了一番周折,原计划凌晨1时出发,但发现风很大,等到凌晨4时才出发,结果登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所幸下撤很顺利;当时我们队有8名山友,其中2人在8700米的地方选择放弃,峰顶已经近在眼前,此时放弃是最艰难的事情。我在峰顶停留了十几分钟,拍照、取证,完成例行的动作,快速下撤。在尽量短的时间里,多看一眼山顶的风景。

  因为这次登山队是带着任务登顶的,所以停留的时间比较长,这意味着更高的风险,但他们的准备非常充分。

  广州日报:从南北坡都可以登顶珠峰,两边的线路难度和差异很大吗?

  曹峻:南北坡线路差异还是很大的,不能简单说哪边容易和困难,总的来讲,南坡的难点主要在昆布冰川,要架梯子,下面是很深的裂缝,这对登山者的心理素质是一个考验。

  而北坡线路在8300米的地方有一段岩壁,要爬很长的一段梯子,北坡冲顶时要走的路更长。

  广州日报:中国登山运动最近几年呈现出哪些新的变化和特点?

  曹峻:近年来,中国商业登山发展很快,特别是2016-2018年,很多山友登顶珠峰,登山运动呈现出井喷态势;但2014年-2015年,珠峰南坡发生冰崩和大地震,这股热潮开始降温。

  这几年,沿海地区登山运动发展迅猛,深圳每年都有几名山友登顶,王石、郁亮等大咖登顶珠峰更是带动了一大批人参与登山运动。

  广州日报:中国登山运动还有哪些需要提高的地方?

  曹峻:毫无疑问,商业登山近几年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我们在自主攀登方面还有提高的空间,打个比方,商业登山是有协作或向导做保障的,走的是非常成熟线路,获得的就是完成这件事的一个“标签”,并没有创新,缺少对未知领域的探索,这是目前中国登山运动发展不平衡的地方。

  当然,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商业攀登的风险可控,对于开展登山运动是非常有利的,可以带动更多人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而自主攀登的产业规模较小,风险也大,一旦出现山难,会在一定时期内影响登山运动的开展。攀登需要创新精神,这就势必需要多一些自主攀登,因为本质上是对未知领域的探索,这也是登山精髓所在。

  广州日报:珠峰在登山者心中的地位是怎样的?

  曹峻:由于大多数山友没有太多时间训练并从事自主攀登,商业登山就成为很好的补充,在向导提供服务和保障的情况下,登顶珠峰更像是一场探险旅行,这是一个标签,就像到网红点打卡。

  真正的登山探险是对未知世界的发现,可以弥补知识点的空白、拓展攀登的方式和能力,代表着人类认知自然的全新尝试。比如,一些著名登山家会选择反季节攀登,探索没有人完成过的全新路线等。

  广州日报:攀登珠峰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曹峻:目前攀登珠峰最大的风险来自高海拔缺氧以及风雪天气变化。登顶珠峰的线路至少有16条,商业登山通常会选择两条比较成熟的线路,很少尝试非传统线路,这也是我们从事登山运动要考量的问题。目前,西藏登山学校已搭建了完善的教学体系,培养了一大批高素质向导;下一步,我们需要在人与自然的关系方面作新的探索和尝试,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培养真正的攀登者。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嘉晖

+1
【纠错】 责任编辑: 关锦恒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3401126052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