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免费还是付费引争议
2020-05-11 10:59:28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随着阅文相关话题连日登上微博热门话题,有关网络文学免费与付费两种商业模式的话题也再次站在风口浪尖。截至2019年底,阅文共有810万名入驻作家,作品数量达到1220万部,自有原创文学作品1150万部。阅文集团已承诺将在1个月内出具修改后的新合同。因此,阅文合同规则的修订,不仅事关数百万作家的切身权益。作为网络文学领域的龙头,它的新政还将成为行业的走向。

  免费与付费之争

  合同只是此次争议的部分原因,而此次争议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免费阅读。根据阅文集团2019年财报,在线业务的营收占比从76%落至44.5%,取而代之成为最大营收利器的版权运营则从19.9%跃升至53%,同比大增。

  上述业务盈利能力的变化,一方面体现了阅文近年来在版权变现上的发力,但同时也引发了大量针对付费阅读受免费阅读冲击的讨论。从2017年到2019年,平台的月付费用户分别为1110万、1080万和980万。另一方面,2018年上线的免费网文阅读产品米读小说,在2019年第四季度已累计服务近2亿用户,日活用户近千万,日人均使用时长超2小时。

  阅文集团也于2019年初上线了免费小说应用飞读。飞读的表现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在图书应用下载榜上的排名始终在40名开外。从行业来看,虽然连尚、米读小说等免费阅读产品都已获得极高的用户增长,同时也面临着广告营收无法覆盖成本,以及与短视频产品争夺广告主不占优势等残酷现实,免费模式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自证这是一条可行之路。对此,有行业人士表示,免费小说APP用户和付费阅读APP用户重合度不到10%。付费阅读主要面对一二线城市,有消费能力、更注重内容质量的用户,免费模式则下沉到三四五线城市甚至城镇乡村,通过降低用户体验大幅增加广告来换取免费用户,迅速深入下沉市场。

  有签约作者表示,作者最关注的是版权所有,其次是净利润分配。目前,阅文与作者的分成模式基本都是“订阅+全勤+勤奋写作+道具分成+月票奖励”,大部分作者的收益来自付费订阅费和“全勤奖”,一个月内每天持续不断更新就能获得600元全勤奖。不少作者担心免费模式下,腰部以下作者无法靠写作生存。

  版权和净利润如何分配?

  6日下午,阅文集团新管理层在作家恳谈会上明确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而著作财产权的收益规则在经双方协商后,在自愿的情况下授予,并且免费、付费模式由作者选择。但仍有不少作者“不买账”:规则是平台制定的,作者只有签或不签的自由。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李翔律师认为,虽说著作权财产权在经双方协商后,在自愿的情况下授予,但合同里若直接规定著作权(财产权)无条件归平台所有,而多数作者只能选择签或不签,“自愿”这一说法也无从谈起。

  程武是腾讯“新文创”的掌门人,他接棒阅文后阅文作家们的作品是否可以与腾讯影业、动漫、游戏等进行更加紧密的结合,从而创造更多多维收益?“一切都在要求阅文的升级,现成的通道就是腾讯内部泛娱乐平台的全面整合和利用,并将IP的转化延伸至尽可能的时代场景,比如文旅、海外贸易、5G和AI技术、文字和音视频结合、短视频甚至一些直播营销。”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学院教授夏烈表示。文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倪明

+1
【纠错】 责任编辑: 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5966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