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志愿者梁华鹏:为援鄂医疗队协调物资 助患儿解决“吃奶”问题
2020-05-08 09:20:32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梁华鹏

梁华鹏(前排左一)此前与志愿者们去看望老人。

  梁华鹏是广东白云学院的大三学生。今年是他成为志愿者的第三年,之前他参与过探访老人、社区服务、探视广州河涌、下水道污染问题等任务。在今年疫情期间,他成为了援鄂广东医疗队背后的物资支援志愿者,随后更为武汉的重症患儿发起众筹,解决配方奶粉问题……通过这次疫情,这位“95后”男孩在磨炼中得到了成长。

  “五四”青年节当天,梁华鹏转发了中山一院刘大钺医生等一行人奔赴塞尔维亚抗疫的图片,并配文称:“因为有你们做我们青年人的榜样,才不断激发‘小青年’跟随‘大青年’的前进步伐。”

  从今年1月中旬放寒假至今,梁华鹏原本可以像许多学生一样在家学习、休息,但由于接连不断地参与志愿工作,他始终处于忙碌状态,有时甚至从早上八点多起床就开始整理信息到次日凌晨两三点。

  从“校内志愿”到“校外志愿”

  梁华鹏大一时便加入了学校所在的青年志愿者协会,并开始从事各项志愿活动。如今,他更是加入了广州市白云区大学生志愿者联合会、广州市青创力社会服务中心,作为一名骨干志愿者,梁华鹏几乎将全部的业余时间都交给了志愿者活动。

  此前,梁华鹏跟随所在的广州市白云区大学生志愿者联合会参加白云区人居环境整治志愿督导服务,负责前往农村收集各大河流的污水排放情况和农田污染情况,并将信息收集好后发回给有关政府部门,以协助解决河流污染问题。

  “当时是我刚开始尝试做校外志愿活动。还记得当我下乡时,有一位老奶奶非常热情地带着我看了很多条河涌,给我介绍当地的情况。后来等我们将相关的意见反馈后,看着河涌的存在问题逐渐得到解决,我第一次感受到民间志愿服务的力量。”此外,他甚至当起了“民间河长”,利用课余时间,一周跑五个村,将不同地方的河流污染问题通过政务系统上传反映。梁华鹏说,正是因为自己在参与志愿服务的过程中“不断收获价值”,他的志愿服务意愿便再也停不下来。

  帮助协调近千万元抗疫物资

  而今年自从武汉发生疫情,原本放假停课在家的梁华鹏便又“闲不住”了。

  起初,他加入了志愿组织“wuhan2020”,先是负责权威资料宣传的工作,而后又参与了患者资料的录入工作,用于构建武汉疫情地图;随后,他又加入了数个与武汉抗疫相关的志愿群组,帮忙收集并核实物资供需资料以及病患资料,先后成功转接1000余名患者的诉求,并上传到官方求助系统。

  2月中旬,在援鄂广东医疗队的医护人员们陆续发出物资捐赠的呼吁后,梁华鹏便又投身到对援鄂广东医疗队的自发志愿工作之中。他在一个名叫“武心援”的民间志愿者群中,该群主要是针对武汉地区患者、医护等群体的援助。梁华鹏起初是“单兵作战”,他辗转联系上多个援鄂广东医疗队的工作人员,开始收集整理各大医院的物资需求,并开始接洽过去在工作中曾接触过的各大基金会,期望由基金会帮忙共同解决医疗物资紧缺的问题。

  随后,在该志愿者群中的另一位广东姑娘罗珊珊也开始帮助梁华鹏,一同为广东医疗队解决物资问题。罗珊珊对于志愿工作颇有经验,人脉较广的她负责寻找物资,梁华鹏则负责核实物资的资质以及联系物流,两人协同“作战”。

  “印象很深的是刚开始时,佛山医疗队发出需求称,需要100根温度计。由于当时武汉当地买不到温度计,我们只能够在网上寻找能向武汉发货的店铺。我在不同的购物网站上找了很久,一一与商家核实,最终花了十个小时才解决这个问题。”而在疫情期间,除防护物资外,罗珊珊与梁华鹏还会关心医疗队医护人员们的日常。“其间还有一个公益团队找到我们,称想向医护人员们捐赠食物。于是由我们落实具体的医院分配名单,再由他们向援鄂医疗队发去了300多吨牛奶和面包,这些物资的总值就达到了40多万。”

  “疫情发生以来我们帮助援鄂医疗队、武汉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协调过的物资,总价值应该将近一千万了。这些都是团队合作努力的成果。”梁华鹏说。

  为患儿发起“吃奶”筹款

  近几个月连续的高强度志愿工作,让梁华鹏的父母感到非常不解,“我父母担心我做太多志愿工作会影响学习时间,觉得我没必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累”。但梁华鹏却根本停不下来。3月中旬,当抗疫相关的志愿工作暂告一段落后,梁华鹏又得知了武汉儿童医院的特殊病重症患儿存在吃奶方面的问题。为此,这位热心肠的大男孩又花了一个月时间寻找办法,最终与另一位志愿者王晓瑜联合发起了“重症患儿吃奶计划”。

  “因为许多患儿接受化疗,对于用药有特殊要求,无法正常补充营养,所以这些特殊病儿童需要使用的都是些配方奶粉。这类奶粉的价格普遍不低,且患儿对奶粉的需求量也很大。”梁华鹏介绍。

  而受疫情影响,武汉市多家收治儿童血液肿瘤病患的医院在相继改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后,医院里原本就诊的患儿就被转入武汉市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进行后续治疗,据统计,武汉市儿童医院至少有180个以上这样的重症患儿。

  “印象很深的是一个白血病患儿,她今年10岁,三年来做了11次强化疗,17次维持治疗,30多次骨穿腰穿,家里已经花费了不少医药费,前不久病情复发,又需要开始新一轮的治疗。我了解到她的父母之前也求助了网络筹款,尽管我们所做的对于这些家庭来说或许只是杯水车薪,但是只要能够帮到一点,我们就不会放弃。”梁华鹏说。

  在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腾讯公益等机构组织的支持下,截至目前,梁华鹏和王晓瑜联合发起的“重症患儿吃奶计划”累计筹到了近10万元,“这些钱之后都会用于为武汉市儿童医院的重症患儿购买配方奶粉。” 梁华鹏说。

  志愿工作已是“不可或缺”

  作为一名在校生,梁华鹏也坦言,自己在这次参与武汉抗疫志愿工作的过程中,其实也犯过一些差错,比如有些信息核实得不够及时导致输入重复,或是医护人员的需求没有完全明确导致效率较低等。“不过这些于我而言,都是成长。如果说在志愿服务过程中有什么心得,那就是要少说话多做事,多核实多思考。”梁华鹏说。

  尽管一直以来做志愿工作的压力都很大,但梁华鹏的心态却格外乐观,身板清瘦的他,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在志愿者同事小香的眼中,梁华鹏就像是他们队伍中的“特种兵”。“我觉得做志愿活动是最触动人的良心的活动,起初我只是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但后来我发现‘帮助别人’这件事是会上瘾的,做得越多便越放不下了。”梁华鹏说。

  说起毕业后的打算,梁华鹏坦言还是想做与志愿工作相关的内容:“做了三年的志愿公益,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当志愿者。未来不管从事什么行业,我相信志愿工作一定会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为青年,这个社会需要我们去承担更多责任。”(文、图/记者 程依伦)

+1
【纠错】 责任编辑: 冯倩敏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71125955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