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慧峰:爬城中村9楼消杀加班天数累计一个月
2020-04-24 11:15:54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陈慧峰

  自2月14日接到上级部门通知后,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的副主任医师陈慧峰主动报名,于2月17日开始支援广州市海珠区疾控中心进行新冠肺炎的防控工作。

  陈慧峰在海珠区疾控疫情防控现场处置组工作了近2个月,主要工作内容包括病例家中消杀、酒店外环境消毒及前后采样监测、确诊患者出院前生物样本采样监测、企业职工咽拭子采样排查、密接者流调和撰写案例分析等。“我参与支援工作至今已近两个月,其中加班天数累计就有接近1个月,希望疫情赶紧结束,一切都能好起来。”陈慧峰说。

  位于海珠区的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是非典后建立起来的广东省应急医院,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作为定点医院收治确诊病人;2月17日开始,陈慧峰的其中一项工作就是去省二医为住院治疗的确诊病人进行出院前采样监测。

  初进隔离病房“有点担心”

  陈慧峰说,他之前也曾在电视上看到过确诊病例和隔离病房等情形,但当他第一次真正到了隔离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窗看到里面的医护人员全副武装工作的场景时,他有点担心,“病房内都是确诊病例,刚开始的确有点担心。但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而且随后医院的护士非常敬业地告诉我们进入病房采样时的注意事项,也给了我很多的信心,之前的顾虑也随即打消了”。此后连续十多天,陈慧峰几乎天天要去辖区内的新冠肺炎定点治疗医院进行住院患者出院前的采样监测。

  谈到这些,陈慧峰说:“风险总是有的,除了第一次比较担心外,后面就慢慢习惯了。其实只要规范做好自身防护,是不用担心被感染的,因而我能保证在自身安全的情况下从事这些高风险的工作。”

  防护服里“像水洗一样”

  比起去定点医院采样,陈慧峰认为,更辛苦的工作是对疫点的消杀。他告诉记者,作为流调队员,他们先前做了相关的培训,但当陈慧峰去到现场后才发现,有些场所的消杀工作需要耗费更多体力。

  “记得有次我们去进行消杀的场所是居住在城中村一栋老房子的病人家中。我当时背了一桶消毒药水,加上消杀设备,重量约有二三十斤,而那栋楼的楼梯很窄,两个人并行都困难,我上到九楼已经是气喘吁吁。虽然工作时我们穿着专用防护服,佩戴着N95口罩,但是在消杀的过程中,浓烈刺激的消毒药水气味还是穿透了口罩直达呼吸道,那种感觉至今难忘。”陈慧峰介绍,等到完成病例家中全部消杀工作时,他已经完全喘不过气来,“我的防护服里就像水洗过一样,下楼时腿都不听使唤了,接连几天喉咙也痛得难受。基层疾控机构所做的工作真的非常辛苦,而在这次疫情防控工作中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参与防控工作很有意义

  陈慧峰的妻子也是一名医护人员,在疫情发生后主动请缨到防控一线,至今仍坚持在发热门诊工作。平时夫妻俩就通过电话和微信沟通问候,双方几乎每天都会问的就是:“你今天怎么样?注意休息,做好防护。”

  陈慧峰说,等到疫情结束之后,希望能回归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中,过好每一天。“我觉得能亲身参与到疫情防控中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等若干年后回忆起来,我曾经在这场抗‘疫’战争中出过一点力,做过一点贡献,非常有纪念意义。”

  陈慧峰说,战“疫”就是一场“人民战争”,“流调工作也好,现场工作也好,其实就是一份普通人做的普通工作,是每个人的职责所在。众志成城,共克时艰,大家都是在为人民的生命健康保驾护航。”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武威

+1
【纠错】 责任编辑: 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5899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