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战疫日志》:准备“战场”
2020-04-13 09:33:45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原标题】准备“战场”

“尽早把其他医院的重症患者转到我们医院来”

  中午还在批阅文件的钟老师。

  院士团队口述 记者采访撰写 广州日报独家首发

  从3月30日起,《广州日报》陆续推出由钟南山院士助理苏越明和院士专家团队口述、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蓉芳撰写,并由钟南山院士授权的《南山战疫日志》。新花城客户端开辟“南山战疫日志”频道,集中呈现整部日志。在这部视角独特的口述日志里,我们将真正读到钟南山“院士的专业、战士的勇猛、国士的担当”,读到一颗高贵而又真实、无畏而又悲悯的心。

  大年初一的广州,空旷而寂静。

  广州的不少户外活动也按下了“暂停键”,珠江游暂停,中国足协超级杯延期,一年一度的越秀花灯会全面关闭,民政局也取消了2020年2月2日这个“结婚吉日”的婚姻登记……

  街上店门紧闭,行人寥落。满城的繁花和灯火,径自寂静地盛开和闪耀。偶尔飞驰而过的车轮激起的水花喷溅在道路两旁,没有了往日行人躲闪时发出的惊呼。

  但朋友圈和微信群里,依然热闹。

  人们热烈地转发着钟老师昨晚“派送”的安全过年“锦囊”,还有各种“不要动”的段子。显然,大家都已接受了“不动就是做贡献”的“抗疫准则”。

  不过,让大家待在家里“不要动”的钟老师,这一天却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整整一天,他都在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救治而奔忙,从上午9:00一直忙到晚上11:00。

  上午9:00,钟老师刚到医院,就召集了医院、呼研院的领导以及重症医学科的主任一起开会,讨论对疫情的研判和应对之策。

  “我们重症医学科要做好收治更多重症患者的准备,”他说,我们要尽早把其他医院的危重症和重症患者转到我们医院ICU来。

  大家都知道,此次新冠肺炎病毒主要的靶器官在呼吸系统,尤其是肺部,因此,每一个重症患者都集中了传染、呼吸、重症这三个要素,救治时需要集中这三个领域的优质医疗资源。

  17年前,钟老师自信地提出“把重症患者都送到我这里来”;17年后的今天,他领衔的广医一院呼吸科已连续十年蝉联复旦版医院排行榜全国第一,重症医学科也在华南区专科排行榜中位居第二,他依然拥有这份自信和担当。

  上午10:30,会议结束。按惯例,他和其他院领导要一起去给新年还坚守在岗位的医务人员拜年。

  这是我们医院多年以来的传统。每年大年初一的上午,钟老师都会跟呼研院和医院的领导一起,进行“扫楼式拜年”。

  我们医院很多年轻同事私下里都喜欢称钟老师为“男神”。在大家心目中,专业上,钟老师是高山仰止的偶像;生活中,钟老师又是亲切温暖的长辈。所以,每年大年初一,他和其他领导们一起“扫楼”拜年的固定节目,成了大家坚守岗位时最期待的新年礼物。这种欢喜,是“迷妹”“迷弟”们见到偶像时的那种欢喜,也是温暖大家庭里孙辈给爷爷拜年时的那种欢喜。

  钟老师真的很“暖”。每年的大年初一,他还会去位于广州医科大学越秀校区的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给新年还在科研攻关的研究人员拜年。因为每年冬春季都是流感的高发季节,所以每年这个时候坚守实验室的,都是研究流感和病毒的课题组。有一年,钟老师还特意写下了“新年快乐”的字幅送给他们,让他们十分惊喜。他每年的新年祝福,连校区的保安都不会漏掉。

  不过,今年,钟老师这个“扫楼”拜年的惯例被一个电话打破了。

  上午的会议结束后,他接到了一个来自外院的电话,说的就是一个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救治。因为这个电话,他罕见地“缺席”了一年一度的“扫楼”拜年。

  这个情况危急的重症患者,瞬间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当时可能是手机信号不好,他有些听不清楚对方的话。他很着急,在办公室里不断调整接电话的位置。最后,他不得不爬上窗前的沙发,趴在窗台上,一边接电话,一边尽量把身子往外探……

  这绝不是钟老师平时接电话时的“画风”。但是,他太想听清楚那个重症患者的情况了。这个画面,让我们有些忍俊不禁,但又特别感动和心疼。

  昨天,科技部宣布,国家层面将迅速启动应急科技攻关项目,着重在病毒溯源、传播途径、动物模型建立、感染与致病机理、快速免疫学检测方法、基因组变异与进化、重症病人优化治疗方案、应急保护抗体研发、快速疫苗研发、中医药防治等10个方面进行部署。同时还成立了以钟老师为组长、14位专家组成的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科研攻关专家组。

  重症患者的救治和实验室的紧急攻关,尤其让钟老师不敢有丝毫懈怠。

  好消息是,中国疾控中心昨日宣布已成功分离我国首株新型冠状病毒毒种,不仅发布了毒种信息及其电镜照片、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引物和探针序列等重要权威信息,而且还提供了共享服务。

  接下来,如何摸透病毒、遏制病毒?如何有效救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降低病死率?当务之急,是对病程中的病毒拷贝数和血液中细胞因子的变化规律进行紧急科研攻关,从而了解病毒在体内存在的时间、消长情况及对药物的敏感性。

  下午3:00,钟老师又召集呼研院和医院的领导、临床骨干医生和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开会,讨论重症患者的救治方案,部署实验室的科研紧急攻关。

  随后,他又去了病区实地考察,落实从外院转送过来的重症患者的安置问题。

  钟老师知道,重症患者的救治这一仗,是一场硬仗。他必须要先把“战场”准备好。

  晚上8:00,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受他之邀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呼吸科宋元林教授,连夜从上海赶来。他们讨论的还是重症患者的治疗问题。他们启动了相关注射液在治疗新冠肺炎上的临床医学研究项目,钟老师担任了这个研究项目的研究负责人。

  讨论直到晚上11:00才结束。

  鼠年第一天,也是钟老师本命年的第一天,就在如此密集的头脑风暴中过去了。

  星期六 雨 12℃~21℃

  广州 1月25日

  上午9:00

  召集医院、呼研院的领导及重症医学科的主任开会,讨论对疫情的研判和应对之策。

  我们重症医学科要做好收治更多重症患者的准备。我们要尽早把其他医院的危重症和重症患者转到我们医院ICU来。

  上午10:30

  会议结束。接到外院电话,关于一个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救治。

  下午3:00

  召集呼研院和医院的领导、临床骨干医生和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开会,讨论重症患者的救治方案,部署实验室的科研紧急攻关。随后,去病区考察,落实从外院转送过来的重症患者的安置。

  晚上8:00

  到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讨论重症患者的治疗问题。还启动了相关注射液在治疗新冠肺炎上的临床医学研究项目。本期口述、供图/钟南山院士助理苏越明 采写/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蓉芳

+1
【纠错】 责任编辑: 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5846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