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鸿飞:王烁的故事触动到了我
2020-04-10 09:10:23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许鸿飞创作的钟南山塑像

  广州雕塑院院长许鸿飞

  “我看到许院长雕的王烁像,激动不已。”4月8日,王烁生前的同事、与他同去荆州抗疫的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办公室主任李旭东来到广州雕塑院院长许鸿飞的工作室,看到还在创作中的王烁塑像时,不由感慨万千。

  许鸿飞不断征求李旭东对雕塑的意见,边听边为塑像的面颊和下颚垒泥巴,让人物面部更真实。自正月初五从西班牙赶回广州,许鸿飞就开始埋头工作室,进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题材的雕塑创作。屋内一大摞没吃完的泡面、一大缸烧尽的烟叶、一大堆红色的泥土,印证着许鸿飞这两个月的创作之路。至今已创作八件抗疫雕塑作品的许鸿飞说:“王烁的故事最触动我,他值得后人记住他,永远怀念他。”

  今年春节,许鸿飞正在西班牙马德里做展览,由于不断接收到国内的疫情信息,一个月的展览开了不到一个星期,他便匆匆回到广州。“当时白云机场几乎没有人,很安静,气氛真的很沉重、很压抑。”许鸿飞说,出了机场,他便直接回到工作室,“我当时想,作为一名艺术家,总该做点什么。”

  两个月创作八件作品

  花了1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许鸿飞做了第一件作品《我们在你身边》。作品里,一帮医务人员紧紧抱着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因为穿着防护服,医务人员的面目模糊、动作疲惫,却始终没有放弃患者。“当时是抗疫最艰苦的时期,我想让患者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身后有一群医务人员在帮助他们,有整个国家在帮助他们。”许鸿飞说。

  第二件作品是钟南山院士的塑像。时间是钟南山说“武汉一定能过关”时,人物嘴唇紧抿,双目含泪,神情异常坚定。许鸿飞说:“17年前,我就创作过钟南山院士的塑像,这次创作又和17年前不同,这次他的眼神望着前方,皱着眉头、咬紧嘴唇,表情凝重而坚定,给大家战胜疫情的信心。另外,整座塑像我将它设计成一座山体一样,我给它起名《山高人为峰》。”

  第三件作品,许鸿飞把目光集中到在前方辛苦工作的医护人员,“我看到过很多新闻图片,医务工作者很辛苦,有的穿着防护服,就倒在身边同事肩膀上睡着了。于是我创作了一件9名医务人员相互依偎着休息的雕塑,名为《白天黑夜》。” 第四件作品是火神山,他专注于推土机、大吊车等大型机械,“当时整个医院的营造场面都是这些机械,好像坦克大战一样,我想致敬建设者,这个作品体现的是力量。”

  “现在,疫情的本土传播链逐渐被阻断了,我又做了第五件作品,它有点像丰碑,丰碑上有很多人的形象,包括医务工作者、警察、工人、社区工作者、民众等等,大家紧紧团结在一起,组成了一面坚不可摧的城墙。”

  第六件作品叫《天使》,医疗队员他们全穿着防护服,或双手托举,或正在给患者治疗,还未最终完工;第七件作品已有构思,正在画稿中。而第八件作品,正是牺牲的广东医疗队员王烁。“王烁的英雄形象很感人,他是那么年轻、那么优秀,我们应该记住他,作为怀念,英雄就应该有一个雕塑的形象出现。王烁真正触动到了我,我看到很多医务人员回来了,大家都去迎接英雄,但非常遗憾的是,我们少了一个人。他是那么乐观、年轻、阳光,本来大有前途,我希望后人能记住他,永远怀念他。”

  队友想将塑像保留在单位里

  采访许鸿飞的当天,记者邀请了王烁生前的同事、与他同去荆州抗疫的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办公室主任李旭东一起前往工作室,对塑像提修改意见。他告诉许鸿飞,王烁来自东北、身材很高、非常爱笑。此前,李旭东还将很多王烁的照片提供给了许鸿飞。

  正是更多素材的加入,许鸿飞的创作也有了变化。最初,他选的是一张王烁免冠、神情严肃的照片;但许鸿飞发现,绝大部分王烁的照片中,他都带着笑容,于是他更改了塑像的形象,为王烁增加了一顶带着“红十字”标志的帽子,面带微笑。“我觉得他应该给世人留下笑容。”许鸿飞说。

  对于这样的修改,李旭东很满意:“王烁平时是一个非常阳光的小伙子,几乎时时刻刻都带着笑容,那种严肃的表情他很少有。其实,我看到这个还没最终定稿的作品时,就已经激动不已。他本人比照片上还要帅一点,脸是国字脸,但没有那么方。”

  李旭东一边说,许鸿飞一边对塑像做各种微调。许鸿飞告诉记者,王烁的塑像应该还要1周才能完工,届时还要经过铸铜,为他做一尊铜像。李旭东说,他希望这尊铜像未来能放在王烁生前的单位,让每位同事都能怀念他。

  每个代表性事件都值得记录

  “我感到每个代表性事件都值得记录,所以我需要做点事,也非常值得做点事,现在看来,我也算是真的做了点事。如果我当时浅尝辄止,可能随着时间的过去,创作热情就过去了。”许鸿飞说,他创作的作品有些在加工,有些在铸铜,有些还是拟稿,但他相信,未来,这些作品在被老百姓看到时,一定能产生共鸣。

  “经历这样空前的疫情,作为文艺工作者,我需要用我的作品来记录这段历史。”许鸿飞告诉记者,他看到很多艺术家创作了一两件作品就停下来了,但他却选择了坚持下去,“疫情开始后,我没有了其他社会活动,反而可以专心致志地工作,不断地创作。”

  其实,每创作一件作品,许鸿飞的内心都会有不一样的波澜,“最开始,我的心情是沉重的。比如我做钟南山像时,如果是现在才做,作品的形象可能会更轻松一点。到做火神山医院的雕塑时,我又换了另一种心态,火神山代表的是中国速度、中国精神和国家的担当。至于那幅《白天黑夜》的作品,又是医护人员互相鼓励时的温馨。”

  许鸿飞说,这批作品和以往作品给人的印象是不一样的,以往,许鸿飞给人的是快乐、幸福、开心,而这批作品则是凝重而有力量的,“未来还会有作品,当然现在疫情形势转好后,我构思的作品可能是另外一种状态,人们充满笑容、喜悦的作品,也会慢慢出现。”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武威、陈忧子

+1
【纠错】 责任编辑: 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5835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