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测评时部门工作评分低 南雄人大组织评议“重考”
2019-08-23 08:55:19 来源: 南方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满意12票,不满意2票,基本满意12票。”8月22日,在南雄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三十二次会议的投票中,韶关市南雄公路事务中心因满意票不到投票数的二分之一,成为南雄人大对“一府两院”及其相关部门开展“代表测评+人大评议”监督以来,第一个未“过关”的单位。3个月后,它将迎来南雄人大组织的第三次“考试”。

  2013年以来,南雄市人大常委会在全省首创对“一府两院”及其相关部门进行“代表测评+人大评议”监督。具体而言就是,在每年年初的市人大会议上组织代表对部门的满意度测评排序,将排名倒数两位的部门自动纳入市人大常委会年度专项工作评议中,给予3到6个月的整改期,由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对整改成效进行评议投票,并评定等级,此举打通了人大会议与闭会期间的监督工作,实现了对部门的常态化监督。

  按照评议办法,韶关市南雄公路事务中心将继续进行为期3个月的整改,再进行第三次评议。

  公路事务中心调查评议组组长、南雄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何文忠表示,评议不通过后,评议组并不解散,将继续征求常委们的反馈意见,并开展基层调研,摸清症结所在,再将问题清单反馈给公路事务中心,深化督查整改。

  测评评议工作开展7年来,南雄市人大常委会根据测评结果共评议了22个单位,其中南雄市水务局今年是第二次被纳入评议。

  对于6年后再被列入评议对象,南雄市水务局局长严桂龙表示:“心态跟6年前不太一样,第一次被评议的时候感觉被群众否定,压力很大。现在更多感觉是一种工作契机,有人大帮我们把脉问诊,对我们提升工作是一种推动。”

  据省人大常委会统计,目前,南雄人大“代表测评+人大评议”的监督模式已逐步在我省基层人大中推广,其中有40.2%的县级人大和31%的乡镇人大复制或借鉴了南雄的做法。

  纵深

  南雄人大对“一府两院”探索“代表测评+人大评议”监督

  试水七年 如今已成工作“晴雨表”

  8月22日,在南雄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三十二次会议的投票中,韶关市南雄公路事务中心因满意票不到投票数的二分之一,成为南雄人大开展“代表测评+人大评议”监督以来第一个未“过关”的单位。

  时至今日,南雄人大的“代表测评+人大评议”被称为是政府部门工作的“晴雨表”。有单位首次评议不过关,这在南雄“一府两院”及其组成部门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也被解读为测评工作的风向标。

  从一开始试水“代表测评+人大评议”监督工作到现在,7年间,这项探索在党委、人大、一府两院和部门的互相调和适应中不断成熟,由此,彼此之间对各自的工作有了更深的体认。

  从“不习惯”到“受欢迎”

  此前,南雄与其他地方人大对“一府两院”的评议一样,评谁不评谁,由人大常委会说了算,评议单位负责人做完述职报告、常委会委员投完票便了事。但南雄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玉英很快发现,这样的评议效果并不好。

  能否先由代表投票来确定评谁,人大常委会专门督促整改?权衡再三,南雄人大常委会决定先试一试,在2013年的市人大会议上,全体代表对“一府两院”及其相关部门单位2012年工作满意度进行分类测评,排名最后两个的单位,自动列入常委会的评议对象。

  测评结果不仅向市委报告、被评测单位上级函告,还向社会公开。这让满意率低、排名靠后的部门挂不住脸,很多负责人开始吐槽,“人大这是把刀架到我们脖子上了。”

  测评垫底的两个单位更是着急。第一年测评垫底的南雄市汽车站负责人李应海得知结果后,第一时间冲进了陈玉英的办公室,劈头第一句话是“为什么要搞我们?”

  “这是代表评的,具体是什么原因,要等我们调查组下去了,帮你一起找。”陈玉英回忆说,在这之前,汽车站与人大从无交集。

  之后,由人大常委会组成的调查评议组认真分析了不满意票的代表构成,并在进驻汽车站之后,陆续对干部职工开展民主测评,听取代表和服务群众的意见。

  很快,一张问题清单就列了出来:农村公交客运站点和线路覆盖不全、公交车老化、公交车候车厅(站、点)管理不到位……这时李应海发现,这些都是长期存在、向上级争取多年却一直没得到重视的问题。

  拿着人大评议列出的问题清单,李应海再次跟上级争取时很快得到了回应。及时下拨的1.1亿元资金,不仅新增8条公交线路,新购置2辆公交车,还兴建起一批农村公交候车亭,服务农村群众出行的水平有显著提升。第二年测评,汽车站从垫底一跃冲入第一方阵。

  连续7年评议22个部门,经历全过程的陈玉英见证了部门对人大评议监督从“不习惯”到“受欢迎”的转变。如今,每年的测评结果出来后,很多排名靠后的单位都会主动去人大常委会询问原因,并娴熟地借助人大的测评评议来推动工作、争取上级支持。

  “自己的眉毛要别人剃”

  “自己的眉毛要别人剃。”这是南雄当地耳熟能详的一句俚语,意思是要想把眉毛修得好看,还是要别人动刀。

  事实上,纵观7年来测评靠后、被纳入评议的单位,很多都是系统内的标兵、上级眼里的“优等生”。

  当得知今年测评倒数第二,被纳入评议后,南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王婉霞直言“非常诧异”,此前她对自己的工作很自豪,“南雄的人社工作一直在韶关名列前茅。”

  人大调查评议组来了以后,问题浮出水面。大量基层的群众反映,人社所人员短缺,工作效率低,办事总是排长队。

  这个问题并不在人社系统或政府的考核督查之中。王婉霞后来自己剖析道,“目光向上、视野朝内,可能是自己工作的出发点出现了偏差”。

  “很多工作我们从专业角度上来讲认为是管控到位的,但是离老百姓的实际感受还是有距离。”曾被纳入评议的韶关市生态环境局南雄分局局长叶贤银认为,正是这种评价中的“温差”,显示出了代表测评、人大评议的特殊作用。

  从“走过场”到“不走样”

  也是一场评议,曾让南雄人大这项监督创新风雨飘摇。2014年,在部门对党委、人大、政府、政协四套班子的民主评议中,人大班子获得的满意率最低。

  是不是测评评议工作过了火?还能否继续推进?南雄人大班子中也打起了退堂鼓。在这个时候,南雄市委给了强有力的支持。

  南雄市委书记王碧安坦言,有一些科局领导确实在被列为评议对象后来找他,抱怨倒苦水,“我说你先找自身的问题”。

  事实上,在人大的整改意见问题清单中,除了评议部门的问题之外,涉及到政府的统筹协调责任,也会抄送市政府办理。南雄市长林小龙说,对于人大评议中指出的问题,市政府也建立起督查落实机制,对其整改落实进度进行考核。

  党委、政府、部门的共振,也对代表履职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影响。这些年的观察让陈玉英留意到,与这项创新刚开始有代表随意勾选、很快就填完表格相比,这些年来人大会议上代表测评更加认真斟酌考虑,仔细选择,花得时间也更长了。这个变化的背后,正是人大监督从“走过场”到“不走样”的改变。

  南方日报记者 骆骁骅 陈理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雯
广东中山警方展开夏季大练兵
广东中山警方展开夏季大练兵
古籍保护修复的“知”与“行”
古籍保护修复的“知”与“行”
航拍广东之中山:伟人故里竞风流
航拍广东之中山:伟人故里竞风流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491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