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医养结合”新模式能否成为养老路上“指明灯”?
来源: 中国网    时间: 2019-02-15 08:50

  新年伊始,养老金上调再次受到关注。

  目前,一些地方的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已经率先上涨。有两类人有望获益更多。

  按照人社部和财政部去年下发的意见,地方根据当地实际提高基础养老金标准,对65岁及以上城乡老年居民予以适当倾斜;对长期缴费、超过最低缴费年限的,应适当加发年限基础养老金。

  也就是说,65岁及以上城乡老年居民,还有缴费年限超过15年的人,他们的基础养老金有望多涨一点。

  此外,今年很多省市的两会上,代表委员都关注到了“医养结合”这一新型养老模式。在老龄化压力与日俱增的今天,养老成为了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中国网政协频道(《议库》APP平台)此前也曾多次关注养老话题。

  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成焦点

  什么是基础养老金?

  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待遇由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构成,其中,中央确定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地方人民政府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适当提高基础养老金标准。

  目前,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参保人数已经超过5亿人,领取待遇的人数超过1.5亿人,随着2019年多地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的上调,一大波城乡居民将会受益。

  据媒体报道,在全国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方面,河南决定从2019年1月1日起从每月98增加到103元;广东全省从2019年全省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从每月148提高到170元;宁夏明确规定从2019年起将连续三年每年调增基础养老金5元。

  至于两类受益人群,青海从2019年1月1日起,对65周岁及以上参保人员每人每月增加5元基础养老金;对缴费年限超过15年的,缴费年限每增加1年,月加发基础养老金10元。

  山西也明确,对全省65岁及以上参保城乡老年居民增发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为每人每月5元;累计缴费满15年的,每多缴费一年,月加发年限基础养老金1元。

  江西也要求,2019年起,对65周岁(含65周岁)至79周岁的参保居民,每人每月加发不低于3元的基础养老金;80周岁以上(含80周岁)加发不低于6元的基础养老金;对缴费年限超过15年的,在规定基础养老金的基础上,每多缴一年,在领取待遇时,每月增发基础养老金2%。

  “医养结合”新型养老模式被强力呼唤

  但是,基础养老金只能从最低限度保障老年人的生活,老龄化加剧的中国需要彻底改变现有的养老模式。

  让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由北京协和医学院和中国老年保健协会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从2025年到2050年,中国80岁或以上的人口数量会迅速增长。与老年公民相关的医疗保健、养老金和其他领域的支出将从2015年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33%升至2050年的26.24%。

  老年群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中国传统的养老模式已经在“超负荷运转”。这种情况下,探索“医养结合”新型养老模式成为必然。

  《工人日报》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位重庆市政协委员的父亲因肺癌晚期住进了医院,母亲也因身体原因一直住在医院。期间,因为他们四兄妹都要上班,难以长时间在医院照顾老人,只得给老人请护工帮忙照看,一共请了4名护理。

  “一个护工一天是两百元,一个月单护理费就是两万多元。”该委员坦言,好在他们是四兄妹,并且经济条件都还算过得去,若是一般的家庭可能根本负担不起这笔开销。

  在记者的走访中,不少人直言,老人依赖医院养老,苦了三代人。首先,老人本就不愿意长时间待在医院;其次,儿女要到照顾或者花钱请人照顾,并且护理费医保不能报销,给儿女增加了经济负担;再者,顾此失彼,孙子孙女辈面临无人照顾和难得见面的窘境。

  这位重庆政协委员表示,目前重庆的养老模式给老人、后辈和社会都增加了负担,这种现状亟待改变。

  另外一位重庆政协委员王平发现:重庆目前的养老模式主要有家庭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三种形式,从实际运行情况来看,面临人口老龄化与家庭结构转变,“两位年轻人+四位父母+八位祖父母”成为典型家庭结构;对失能老年人存在专业医疗护理不足的问题;医保与养老体系保障不充分等问题。在此背景下,就需要探索建立对老年人的长效护理机制,保证老人老有所养。

  重庆的难题也是全国大部分地方需要面对的难题。

  而关于“医养结合”模式的前景,王平认为,这个行业的市场规模极有可能突破万亿元。

  但“医养结合”并非一把万能钥匙。全国政协委员张广东通过调研发现,目前“医养结合”事业中还存在“三大难”, 即医疗养老融合难、医养结合筹资难、人才队伍建设难,急需通过深化改革加以解决。

  如何改革呢?

  张广东建议,加强组织领导,实行“一站式”审批,探索多元化投入模式。制定出台针对性扶持政策,对“医养结合”机构从资质审定、市场准入、土地供应、建设运营、床位补助、保险补助和相关税费减免等方面提供更加细致、更加优惠的政策支持;统一公办、民营医养机构运行补贴标准,建立床位补贴和运营补贴自然增长机制,探索公建民营、民建公助、合作经营等社会化运营模式,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支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医养结合”机构建设运营,以及扶持医疗机构转型升级。

  另外,张广东还建议,整合信息服务平台。将已有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平台、区域卫生计生信息平台、老龄人口信息平台、残疾人个性化服务信息平台、社区公共服务综合信息云平台等进行整合,完善“医养结合”服务对象信息数据库,完善老年人健康电子档案。充分利用互联网优势,提供方便快捷的医养服务,推行电子病历和网上远程问诊,实现“医养结合”信息共享、服务互通。

  在这个方面,上海的“邻里汇”是一个可供参考的例子。

  徐汇区斜土街道江南新村的“邻里汇”,有1200多平方的服务面积,一楼主要设置了生活服务与医疗健康服务,包括健康管理驿站、聊天吧、老年助餐点、社区卫生站等。二楼主打老服务与休闲活动,在这里老年人可以享受长者照护、日托照料、老年助浴、康复健身等服务。三楼功能定位为公共托育与共乐天地,为居民提供幼托、晚托、亲子服务,节假日可以开展各种种植体验、烘焙培训、亲子活动等。四楼有会议室以及阳光休闲区,各种居民组织可以议事。

  简而言之,这里汇集了养老、康复、助餐、助浴和社区生活服务等功能,是一个满足多元需求的社区服务载体。

  上海市政协委员许建民建议,以“邻里汇”为抓手,推进“在社区照顾”的居家养老服务模式,为社区老人提供服务、发挥功能等;以“邻里汇”为媒介,构建“由社区照顾”的居家养老服务网络,通过网络提供服务、建立人性化服务与信任;以“邻里汇”为基地,建立“对社区照顾”的养老服务支持体系,通过政府部门建立公共服务与专业服务等部门。

  事实上,医养结合的本质就是深度融合,主体包括医疗主管部门、医疗机构、养老机构、社区、家庭,乃至每一个人,需要全社会的广泛参与。

  资料来源:中国网、新华社、中国新闻网、工人日报、中国青年网等

  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网政协频道(《议库》APP平台)

(责任编辑:彭森)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4117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