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昨夜星海音乐厅星光灿烂
来源: 广州日报    时间: 2018-11-30 10:52

  郎朗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共同演奏。(图片由星海音乐厅提供)

  郎朗正在为现场观众演奏钢琴曲。(图片由星海音乐厅提供)

  广州国际传播季

  昨晚,星海音乐厅沸腾了,“天兵天将天团”——维也纳爱乐乐团+郎朗的联袂演出令这座20岁的音乐殿堂熠熠生辉,全场1500位观众如痴如醉,不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维也纳爱乐乐团二度光临广州,令更多的市民近距离亲睹每年元旦“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音乐家的风采。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素芹(除署名外)

  “黄金组合”奏响“维也纳暗金音色”

  昨晚的星海音乐厅演奏现场,观众们屏住声息,聚精会神地欣赏郎朗与乐团和指挥家联手献演的莫扎特《C小调第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当晚的指挥家弗兰茨·威尔瑟-莫斯特是郎朗的伯乐,促成了郎朗当年与维也纳爱乐首次合作。他也是首个鼓励郎朗要多弹莫扎特、贝多芬作品的指挥家。现场,两人带来了“最地道的莫扎特”,乐团呈现最纯正的维也纳之声。一曲终了,现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热烈无比的掌声。盛情难却,郎朗加演了肖邦的《升c小调夜曲》。

  下半场,乐团献上了同样具有古典气质的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这部“勃拉姆斯最好的管弦乐作品”在维也纳爱乐的演绎下,犹如一首纯朴的田园诗,一幅安宁的田园图画。整个作品透着宁静明朗的光辉,让人心生愉悦。有观众表示,“我也听到了潺潺的溪流,蓝天,阳光,凉爽的绿茵……”

  为与乐迷共庆20周岁,星海音乐厅自今年5月起推出20周年古典巨献。在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圣彼得堡爱乐乐团、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等四个大团轮番上演之后,昨晚,星海音乐厅20周年古典巨献迎来了最强音——维也纳爱乐乐团再度登上了星海的舞台。

  去年10月,维也纳爱乐首次来到星海音乐厅,掀起广州古典乐坛“风暴”。随后,维也纳爱乐与星海音乐厅签署声明:在2017年-2021年间,维也纳爱乐将在星海音乐厅连续举办音乐会,并在世界范围内聘请艺术造诣高超的著名指挥家执棒。

  如今,维也纳爱乐如约前来。这一次,乐团携手当代最杰出的指挥家莫斯特与世界顶尖钢琴家郎朗,为广州古典乐迷献上纯正“维也纳暗金音色”。

  “天兵天将天团”,可谓“黄金组合”。莫斯特是当代最杰出的指挥之一,与维也纳爱乐有着紧密且富有成效的合作关系,2014年春被维也纳爱乐授予“荣誉之环”称号。这次巡演是莫斯特与维也纳爱乐第一次一同亮相中国舞台。而郎朗此前已与维也纳爱乐合作过四十多次,双方已经是相当默契了。

  据悉,今晚乐团将带来恢宏的布鲁克纳《降B大调第五交响曲》。维也纳爱乐乐团主席丹尼尔·弗罗绍尔介绍,和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一样,这部作品也是维也纳爱乐在19世纪担任世界首演的作品。“每次来广州,我们都会邀来最优秀的指挥家,今年是莫斯特,明年是蒂勒曼。”他说。

  20岁星海音乐厅嵌入广州人城市记忆

  20年前,国内第一座山谷梯田结构的专业音乐厅——星海音乐厅在二沙岛上落成开业。20年过去,星海音乐厅依然保持着国内最具影响力文化场馆的活力,成为广州人引以为傲的文化名片。这座拥有世界一流声效的音乐厅,不仅塑造了一座城市的文化品格,更培养了国内最专业的古典音乐观众群。目前星海音乐厅已有12万名会员,20年来走进音乐厅的观众有600万人次,观众结构也从最初的老年人居多到现在走向年轻化了。

  昨晚,中学化学老师陆老师和一帮乐迷朋友一起听了维也纳爱乐的音乐会。“星海音乐厅是广州人的文化记忆,广州有星海,是广州的骄傲。”他说,“星海对观众循序渐进的培养是最难得的,如今,观众与音乐家的互动越来越好,演出现场安静又有人气。”他印象最深的是录音室开放活动,工作人员会介绍各种设备。“好像自己在这里留下了一些脚印。”因为对音乐的爱好以及在星海受到的熏陶,陆老师入选了广州交响乐团和广州市教育局合办的“教师指挥班”,“学了4年,听音乐的感觉和以前不同了,有更深的理解。”

  星海音乐厅伴随着市民的成长,是一个温暖、有力量的地方,在音乐厅微信公众号的后台留言中,满是乐迷们和音乐厅的“文化记忆”。

  有的乐迷在20年前就与音乐厅结缘,最早是父母带着来音乐厅,如今则带着自己的孩子来音乐厅,音乐厅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

  有人说,一看到音乐厅前的冼星海雕像,就想到了自己的童年,很多城市记忆就涌上了心头,20年过去了,音乐厅陪伴他和家人度过了很多温馨的时光。

  有的人,从这里出发,在音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有的人,在这里感受人生滋味;这里有知音,有人在这里找到了女朋友。

  或许,就是从最开始的“周日音乐下午茶”开始,无数人开始了与星海音乐厅的一世情缘,从最早的一个人来,到后来的两个人来,到一家三口,到呼朋引伴,星海音乐厅已经成为不少广州乐迷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为他们的精神家园。有大学生说:“我来广州上大学是选对了,因为这里有星海音乐厅。”有的人离开广州去到别的城市后很怀念广州:“物质消费很容易复制,但是顶尖的演出内容,只有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才有。”

  星海音乐厅主任刘莹感慨:“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星海音乐厅迎来了它20岁的生日。这个看似巧合实际上蕴含了历史的必然。音乐厅是因为开放而诞生,是伴随改革而成长。可以说,20年的成长见证了40年的辉煌,它成长的轨迹也正是这座城市及其市民成长的印记。它和这个城市、和热爱它的乐迷相爱相随相伴,虽然已是20岁的‘高龄’,依然魅力四射。”

  11月28日下午,著名国际钢琴家郎朗来到了星海音乐厅参加了“郎朗音乐厅”的冠名启动仪式,并在该音乐厅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大师课。该音乐厅也成为国内第一个以“郎朗”命名的校音乐厅。

  从昨晚开始,郎朗的广州巡演正式拉开帷幕。昨日,郎朗接受了广州日报记者专访。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广州变化太大,我都快认不出了”

  郎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星海音乐学院郎朗音乐厅启动之后,相当于自己在广州有了一个“据点”,自己与广州的联系更加紧密了。

  郎朗说,每次来广州,他都惊叹于广州在过去几年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尤其是广州亚运会之后,广州的城市面貌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不光是城市越来越漂亮了,而且广州的国际范儿也越来越浓,越来越像一座国际化大都市。”郎朗还表示,广州也是一座文化之城、艺术之城,文化艺术气息非常浓厚,政府对发展文化艺术事业也非常重视,广州能诞生出在全国处于顶级水平的音乐学院和音乐厅,就说明了这一点。

  尽管这次在广州演出的日程非常紧凑,但只要有空,郎朗还是会到广州的街道上四处走走,感受广州的历史文化。“广州不愧是花城,到处都是花,让人赏心悦目,在国内你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城市。昨天晚上,我在酒店附近的路上散步,桂花太香了。”

  休息一年多用来沉淀自己

  11月29日、30日,有“古典天团”之称的维也纳爱乐乐团音乐会如约而至。乐团在当代杰出指挥家弗兰茨·威尔瑟·莫斯特的率领下,与国际钢琴大师郎朗一起,再度登上星海音乐厅的舞台。

  去年4月,郎朗因为左手肌腱炎,告别舞台一年多。在今年7月,郎朗终于复出了。对郎朗而言,这一次长达15个月的“漫长”休假对他的钢琴演奏生涯是个不小的坎坷。郎朗告诉记者,休息的这一年多,他学会很多东西。“对我来讲,我有时间来沉淀自己,这种沉淀不是刻意的,我开始有时间做我过去做不了的事。过去我一直放不下音乐会的演奏,现在我发现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所以我现在认为稳扎稳打非常重要,我并不需要今天一定把某件事儿做完,也许明天做,效率会更高一些。以前年轻气盛的时候,我是不会这么想的。”

  “坎坷也是一种特别的体验”

  广州日报:去年手指受伤,是不是取消了很多音乐会?

  郎朗:这是一个非常黑暗的时期,当我看着音乐会取消又取消,我都想哭。我问医生,有没有什么药能一下子就好的?医生说,不行,你就当35岁时给自己放个假吧!这期间,我看了一些书。当然,有很多朋友、亲戚以前一直都没时间见,这会儿可以在家嗑着瓜子慢慢聊。生病时感觉这个世界真的是很美好,很多同行、平时很少来往的人都会给我发邮件关心我,给我支招。这是一种特别的体验。

  广州日报:受伤这一年是怎么挺过来的?

  郎朗:很难受。因为我一直忍不住想弹琴,结果手就一直在动,所以恢复得比较慢。最后,医生说干脆给你捆上吧。捆上一个月炎症就好了!但是捆着的这一个月我经常做噩梦,现在说起来挺可笑的,但当时一点儿都不可笑。我曾经右臂出过问题,但那时候我年轻,好得快,现在不一样,三十多岁,怎么恢复得这么慢呢!接下来我肯定会减少音乐会,我已经下决心了。这对我也是一个打击,因为我一直都觉得刻苦训练是一个良好的习惯。现在发现真的不能半夜或者在身体比较弱的时候练,这很危险,尤其是练一些自己不熟悉的曲目,没有经过热身就去练。

  乐迷留言

  “20年前,我第一次走进星海音乐厅看演出,那时我才10岁。妈妈在演出前十几分钟在柜台买到了50元的管风琴音乐会的票。我第一次听到如此壮丽而神圣的音乐,兴奋极了。在回家路上我把节目单弄丢了,还哭鼻子了。工作以后,我时不时来星海看演出,如今最想听的还是管风琴音乐会,希望能找回童年那第一次‘触电’的感觉。”

  ——乐迷黎冬云

  “2017年12月,星海音乐厅举办的新年音乐会是对我儿子在古典音乐方面的启蒙,小提琴深情演绎深深感染了他,也让他从此爱上古典音乐。”

  ——1998年就到访音乐厅的钟志辉

  “1998年,我读小学六年级,星海音乐厅落成了,在电视上看到的大型管风琴,让我向往让我着迷。那时候‘珠江乐韵星海情’一票难求,我没能进去,只好和父母在门口和冼星海雕像合影,但已经感觉无比自豪。”

  ——乐迷麦伟耀

  “第一次来星海音乐厅是在2008年,我11岁。那是我作为小云雀交响乐团的一员在星海学艺堂的演出。走进音乐厅,被音乐包围的感觉真的很开心。后来我每每走进音乐厅,都充满着期待,每次来都能收获很多。”

  ——乐迷何卓欣

  “我在1990年CD机刚流行时就买了一张贝五交响曲的CD, 听CD播放录音已上百次,但在现场听到贝五交响曲,还是感觉到无比震撼。音乐会后,我整晚睡不着,当时在工作上遇到了较大的问题,整晚都在回忆过往生活与工作的起伏与快乐。”

  ——乐迷陈子祥最难忘的一件事是2006年11月现场欣赏贝多芬第五交响曲

  “去年12月,我去听了第二届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开幕音乐会。临近结束的时候,我注意到身边有个女生,她让我怦然心动。因为我们都很喜欢这场音乐会,聊得很尽兴,最后互加了微信,之后的聊天中,发现大家有很多共同语言,终于我在今年5月20日表白了。我很感谢音乐厅,因为它提供了一个让我和有共同爱好的人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的机会。”

  ——乐迷吴贞桃

(责任编辑:张 雯)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3788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