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广州已批准和已完成“城中村”改造项目149个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8-09-27 08:17

  提起城中村,在不少市民心中,城中村是一片经济模式粗放低效、居住环境差、安全隐患多、“散乱污”集聚、治安形势最复杂的地方。而对于很多土生土长的村民来说,城中村是他们的故乡。

  广州现有城中村53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496万人。从已见成效的猎德村、杨箕村、琶洲村等改造,到如今正在进行的田心村、永泰村、莲麻村等改造,广州通过实行差异化的城中村改造,重点功能区以全面改造为主,其他地区以微改造为主,积极探索“鱼与熊掌兼得”的城市更新路径。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广州已批准和已完成城中村改造项目149个,其中,全面改造类项目34个,综合整治类项目8个,安全隐患整治107个。接下来,广州还将加快推进制定出台深入推进城市更新工作的实施细则以及城中村改造行动计划等,加速推动城中村改造进展。

  理念

  “城市增长”转向“城市成长”

  南浦村改造项目又有新进展。作为番禺区红木小镇的起步区,南浦村周边沿市莲路形成的60多家知名红木企业聚集带,是广州首条红木产业带。长期以来,村民经济收入低下、公共服务设施不足、村容村貌脏乱差等问题制约着南浦村的发展。

  根据近日公示的南浦村改造地块控详规调整,改造项目将对症下药,规划总建设量调整为128.38万平方米,较现状总建设量增加约59.47万平方米;同时配套小学、幼儿园等公共服务设施,打造红木小镇。保证经济效益的同时,改造项目也将保留及迁建杨氏宗祠等历史建筑,以保留、弘扬广作红木工艺。

  “城市更新更像是一个城市的医生,守护城市的健康成长。”广州市城市更新局副局长邓堪强说。而南浦村改造正是广州城中村改造的一个缩影。

即将改造的南浦村

  据了解,如今广州城市更新分为全面改造和微改造两类。前者即成片重建改造,但对于有着丰富历史文化资源等特点的区域,全面改造并不合适。对此,近来广州提出旧村综合整治改造模式,通俗地说,全面改造类似于“外科手术”,是推倒重来;而微改造类似于“针灸”,进行局部修改、实施功能置换。

  通过全面改造,南浦村将迎来“改头换面”,而杨箕村已经于2016年“焕然新生”。改造前,杨箕村内的房屋绝大部分是上世纪80年代后建成的“握手楼”,治安、火灾隐患严重,管理难度大。改造后,融入到珠江新城、天河CBD经济圈的发展,获得了在经济效益、人居环境、社会成效方面的多赢。

即将改造的南浦村

  与南浦村、杨箕村不同,位于从化区吕田镇的莲麻村通过微改造发生了“蝶变”。此前乘特色小镇建设东风,莲麻村荣获“全国文明村”称号。初步打响名声后,莲麻村再接再厉,从去年开始对亟待升级改造的20个节点工程项目进行了人居环境整治。

  如今,效果初显。“8月份开民宿就赚了大概5万元。”53岁的莲麻村村民潘光灶表示,改造后民宿的外立面变得非常靓。为了配套,他还自发重新装修了民宿。村子整体环境提升后,客流量明显增加。“不少回头客都说,村子变得认不出来了。”潘光灶说。

  “莲麻村的微改造类似于化妆,虽没有大拆大建却卓有成效。”该项目相关负责人介绍,在经济效益上,改造前该村人均年收入仅有7000元左右,去年该村人均收入达到20610元。取得经济效益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存了莲麻村原有的建筑布局和建筑格调,传承了历史文化。

  如今,城市更新已经实现从促进“城市增长”向促进“城市成长”的转变,从区域发展定位、公共利益保障、产业转型升级、历史文化保护、人居环境改善等方面,对城中村及其周边区域改造系统谋划,最终在经济发展、文化延续等方面找到“最大公约数”,推动了城市发展。

改造后的莲麻村

  实践

  多方参与 共同探索广州样本

  不久的将来,在白云区田心村,现代化高档住宅小区将取代原有的“一线天”“握手楼”,村里的孩子、老人也将享受到优质的教育和医疗服务,而田心村改造项目的幕后决策者正是这里的村民。

  “每一个环节都充分履行民主程序,每一件事都需要村民投票表决。”谈起改造的过程,田心村村长林少良表示,早在2012年,田心村改造就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征得全村90%以上村民签字同意,此后每一步重大进展都由村民投票决定。

  除了村民的充分参与,田心村改造项目也是广州市首个通过政府公开平台选择合作企业的整村改造项目,并于2015年11月由广州万科公开竞得。今年1月田心村启动了村民住宅清拆工作,林少良表示村民们都盼望着改造完成的那一天。

  城中村改造中,政府扮演的是主导者的角色,同时也需要多方参与。如何调动改造主体积极性是城中村改造的一大难题。对此,广州在优化改造成本、优化引入合作企业时点、优化批复实施、针对利益纠纷较集中的问题进行专项指引等方面不断优化改造实施流程,予以解决。

  比如在资金投入方面,全面改造项目就以引入市场资金为主,微改造项目则鼓励多方资金投入。其中,海珠区琶洲村全面改造项目就是成功案例,该村采取“城中村整体拆除重建”的全面改造模式,形成了其独具特色“政府主导、市场运作、村民自愿、多方共赢”的模式。

  改造后,琶洲村成为一片创新热土,为引入新兴产业提供了大量的优质载体,进一步完善了会展经济和电商总部配套。据统计,改造后琶洲村建筑密度由62%下降到18%、绿地率由4%提升到46%、市政用地由2%增加到16%、公建配套面积比例由0.8%增加到6%,村集体及村民收入大幅提升。

  以琶洲村、田心村为代表,如今,广州市通过创新探索村自主改造、村企合作改造、政府收储等多种方式,充分调动多方参与,共同探索着城中村改造的广州样本。

  提速

  加大城中村全面改造和综合整治力度

  事实上,“三旧”改造是广东省特有的产物。近几年,广州用足用好省的“三旧”政策,因地制宜地研究制定出适合广州“三旧”改造政策。出台实施《关于加快推进“三旧”改造工作的意见》(穗府〔2009〕56号)、《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广州市人民政府令〔2015〕第134号)等文件,基本形成广州城中村更新改造政策体系。

  接下来,广州将加大城中村全面改造和综合整治力度,抓好城中村改造专项整改。

  具体来说,为调动各方主体参与改造的积极性,广州将贯彻落实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深入推进“三旧”改造工作的实施意见》(粤国土资规字〔2018〕3号)要求,制定广州深入推进城市更新工作的实施细则,完善城中村改造范围界定、改造成本核算、协议出让等相关规定。

  对于城中村改造现状,广州在全面梳理全市城中村并纳入“三旧”改造标图建库范围基础上,还将建立城中村改造项目库,形成一幅作战图、一张计划表、一个数据库,对于村民改造意愿强烈、条件成熟的城中村及时纳入年度计划,优先实施改造。

  同时,广州将对城中村改造工作的前期介入、项目策划、控规调整进行全过程指导,在今年年初将城市更新4项审核权下放各区政府的基础上,深入推进城中村改造事权下放,加快城中村改造项目审批和已批城中村项目实施进度。目前,天河区冼村、番禺区南浦村控规调整已公示。

  在实施差异化的更新改造方式方面,广州正加紧研究制订城中村改造行动计划,以消除安全隐患、补齐配套短板、优化城市空间、改善人居环境、传承历史文脉、实现产业升级,形成城中村治理长效机制为目标,明确城中村改造方式、改造时间。

  此外,广州还将按照今年1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旧村合作改造类项目选择合作企业有关事项的意见》,在南沙区金洲村、冲尾村、番禺区南浦村成功通过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引进改造合作企业的基础上,加强规范指导,计划年底前推进6条村通过公共交易资源平台引进改造合作企业。

  南方日报记者 傅鹏 余嘉敏

  见习记者 周甫琦

  通讯员 穗更新宣

(责任编辑:关锦恒)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3401123488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