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纸雕人:信手雕来从不画稿
来源: 广州日报    时间: 2018-09-04 08:50

  温秋雯制作的纸雕富有特色。

  温秋雯

  艺术世界包罗万象,大到巨石,小到榄核白米,付诸于能工巧匠之手精心雕磨,便能成为一件艺术品。

  毕业于华师油画专业的青年艺术家温秋雯,最近因为一组别具匠心的纸雕艺术品引起人们的关注。在广州一家著名的大型商场里,温秋雯的展览为顾客营造出一个梦幻般的环境:用纸片做成的火烈鸟、北极熊、松树、房屋,在亮黄的灯光映衬下熠熠夺目,“我制造了一种梦幻的浪漫氛围,很多人都忍不住要进入展区合影。”

  如今,温秋雯在广州艺术界已小有名气,尽管承担了一些商业设计,但在她的心中,始终有很多“属于自己的小玩意儿”,“我想用纸雕为地球上已灭绝的动物做一组‘神社’,激发人们保护自然的热情。”

  在昌岗街一片有20多年楼龄的老社区里,温秋雯的工作室分外显眼。院子外绿竹,探头一望,只见大大的落地窗里,摆着一个巨大的狮子头,和常见的南狮披金戴红不同,这个狮子头的色彩却是粉粉嫩嫩的,没有勇猛之气却充满着少女心,其实,这是温秋雯30岁时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自幼爱折小玩意

  温秋雯相貌温婉,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做起事来却有粗犷的一面。记者走进她的工作室,见到两个巨大的木箱子挡在了过道上,她二话没说,就把两个大箱子推到了一边。工作室里,各种彩纸、布料散乱地堆放在各处,这番不拘一格的工作室布置,与她的作品似有相通处。

  1987年,温秋雯生于贵州,从小就爱用纸折各种小玩意儿。小学五年级时,温秋雯想要做一个像院子一样的玩具,便尝试着用纸来剪叠出一个小院子模型来。后来,温秋雯尝试用纸制作各种玩具,这培养出了她极好的空间想象能力。后来到了高中,她还参加各种航空模型、建筑模型比赛。尽管没有学习过专业的纸雕技艺,但触类旁通,让她的作品多了很多个人的风格。

  上大学后,温秋雯进入了华南师范大学的油画系。她对于油画本身并不感兴趣,反倒对摄影和纸雕更有感觉,毕业后她便当上了一名摄影美术指导。2014年时,她开设了这家纸雕工作室。

  温秋雯说,她当时的工作是通过自己的创意,建立一个微缩的纸雕场景,再拍摄模特,将模特PS到纸雕场景中,或讲述独特的故事,或为网店设计精美的平面广告。“有一组叫做《神秘主义的故事》的纸雕作品,就是我用纸雕做成了4个场景,作品的上方是童话故事《白雪公主》里的白苹果树;苹果树的树洞则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进入奇幻世界的大门……我们拍摄一个模特,将模特照片通过PS的方式,嵌入到场景里,绘制成成品。”

  如今,这组《神秘主义的故事》纸雕依然陈列在温秋雯的工作室内,作品实际只有半米高,要体现场景和真实感,只能依靠后期合成。

  把传统花灯玩出新花样

  因为材料的局限性,做大型纸雕作品一度曾是温秋雯的瓶颈。直到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来到了佛山的一家传统花灯厂。当时,温秋雯看到厂里有一只滞销的大狮子头,她便和厂长商量,把狮子头“拿回来玩”。

  温秋雯把狮子头扒得只剩下骨架和包布,之后将不同颜色的纸片裁剪成三角形、鳞片形等不同形状,作为装饰狮子的皮毛,粘在狮子身上,狮子的鼻子则是用彩纸条以手鞠的方式缠绕而成,在狮头内部安装了一盏白炽灯,一打开电灯,萌态可掬的狮子便呈现在人们眼前。纸片的颜色以淡粉、淡绿、浅白色为主,就这样,人们平时印象中威猛的南狮,被改装得萌萌的。

  温秋雯非常满意自己的作品,就连花灯厂的老板看到后也啧啧称奇,提出要和温秋雯合作改良花灯,后来这只南狮被拿到祖庙等地展览,引来不少游客合影。

  自此,温秋雯便一发不可收,与花灯厂合作了很多作品。有了骨架的纸雕被温秋雯做得越来越大,引起了大型商场、私人博物馆的注意。在天河区一家大商场办个展时,用纸片做成的北极熊、大松树、火烈鸟、纸房子在光线的配合下美轮美奂,吸引了很多顾客驻足。“几乎每个人一看到,都会走进那个梦幻的场景里,和这些纸雕一起合影。” 温秋雯说,今年她还做了一个2.5×2.8米的大型南狮头,送到了梅州一所私人博物馆中,还有一个大型的宇航员纸雕,前些天刚送到敦煌的沙漠里展出。

  和老手艺完美互补

  依靠传统花灯手艺,温秋雯的纸雕艺术更进一步,同时也让温秋雯对传统技艺有了新的认识。

  温秋雯说,佛山的花灯艺人技术十分精湛,但在艺术感觉上,有时很难领会她的意图,“比如我在做宇航员纸雕时,希望线条更柔和、更符合真实宇航员穿宇航服的装扮,但花灯师傅却始终做不出我要的感觉,常常需要现场去改好多次。”

  当然,对于传统花灯的设计,温秋雯也有不少佩服的地方。她取出了一个还没有粘纸的鲤鱼花灯,只见花灯师傅在鱼腰处设计了一个关节,只要人们轻摇手柄,鱼就会非常自然地扭动尾巴,活脱脱便是辛弃疾笔下“一夜鱼龙舞”的场景。“这样的鱼灯设计在我们国家很早就出现了,古人的智慧给我很大的启发,我相信他们都是艺术大师,如今制作花灯的技术流传了下来,但花灯的艺术美感却还需要我们再挖掘。”温秋雯说。

  有些活再贵也不接

  温秋雯说,她做纸雕有一个特点,就是从来不画稿。因为从小的训练,她非常清楚一张纸从平面到立体的演变过程,另外,她还自嘲画稿很丑,实在拿不出手。

  构思方面,她常常会陷入两个极端。有时一听客户的需求,马上就知道该怎么做,几乎不到一周时间就能搞掂一个作品;有时则需沉思良久,才会动刀制作,“那个宇航员的纸雕很快就有了灵感,而《神秘主义的故事》我却整整构思了一年。”

  对于接活,温秋雯也有自己的小脾气,她对客户有三个要求:1.喜欢她的作品风格;2.双方无价格疑问;3.尊重她的设计,不提出不合理的修改意见。“我的工作室里还有一些半成品,都是那些客户提出乱七八糟的修改意见,最后大家只好不欢而散,我现在提出你找我设计,就必须喜欢我的风格,不然有些货再贵也不接。”

  尽管如今有很多商业订单要接,但在她的心中,还有很多“属于自己的小玩意儿”,“我想用纸雕为地球上已灭绝的动物做一组‘神社’,比如渡渡鸟、袋狼等,激发人们保护自然的热情。”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

 

(责任编辑:彭森)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3374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