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你肯定不知道 古代公务员上班打卡竟然这么辛苦
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8-09-01 11:26

   现在很多公司都执行打卡制度,对于习惯性赖床的人而言,早起准时打卡是一件难事。很多人感叹自己生不逢时,觉得若是生在古代,至少没有打卡制度的束缚。殊不知咱们古代也有严格的上下班程序,古人要是上班迟到,不光是扣钱那么简单,还有可能因此遭受皮肉之苦,甚至被判刑……

   古人的上班时间非常之早,《诗经·齐风·鸡鸣》中载:“鸡既鸣矣,朝既盈矣,东方明矣,朝既昌矣。”意为:“公鸡已经开始打鸣,太阳也升起来了,上朝的官员已经到了。”

   可见从春秋时代开始,古人就要在鸡鸣时分去上班。公鸡打鸣一般在早上五点,按地支的顺序,此时间段正好是卯时,官员们上朝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点人数,所以古代上班打卡叫“点卯”。若不点名,就签到,时间也设在卯时,故又称“画卯”。

   为了对付点卯后“溜号”,古代还有上班时间多次点名、抽查的现象。在唐朝,就有“频点”的规定:“内外官司应点检者,或数度频点。”如果一次也没参加点名,则以全天无故旷工论处。

   后来考勤制度比较规范,不再简单地画卯,而是和注门籍一样,在“签到簿”上签到。即使因公出差,也要先在签到簿上注明无法到岗的原因,方便检查。

   清晨五点就要上班,对现在一般的上班族来说是不可思议的。然而古代严格执行早起上班的制度,若谁敢无故旷工或迟到,依天数和情节的轻重,可处以笞刑或徒刑。

   在唐宋两代,即便上班族没有品级,违反了规定也同样受罚。《唐律疏议》中就有法令规定:内外官员应上班而不到的,缺勤一天处笞刑二十小板,每再满三天加一等,满二十五天处杖打一百大板,满三十五天判刑一年。明清两代则相对宽松,惩罚强度有所减轻,但也比现代严厉。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29岁开始在长安当公务员,一开始买不起房,就在长安渭南租了一套房。因为距离上班地点太远,每天都披星戴月早起上班,到家时又很晚,他为此还专门写了一首诗感叹,名叫《晚归早出》:“筋力年年减,风光日日新。退衙归逼夜,拜表出侵晨。何处台无月,谁家池不春。莫言无胜地,自是少闲人。坐厌推囚案,行嫌引马尘。几时辞府印,却作自由身?”

   不过,古代上班时间早,下班也早。在清朝,春夏下午4时下班,秋冬下午3时下班。

   现在上班大家一般会选择乘公交、挤地铁、骑共享单车……在古代,上班族也多是乘车上班,但古人上班所乘之车需与他们的身份相称。

   古人所乘车辆的等级高低主要表现在装饰材料上——车轮的多少、拉车的马匹数量等,都是衡量标准。在汉代,工资在六百石以上的官员可以将车顶供遮蔽用的左轓漆成红色,两千石以上的可将左右两轓均漆成红色。老百姓的车顶盖则只能用青布盖,工资千石以上的高官才可使用绸缎这样的精美面料作车盖。

   唐宋以后提倡骑马上班,特殊情况下才允许乘车。当时骑马上班和我们如今骑自行车、电动车上班一样,在唐宋的街头很常见。

   据《唐书·车服志》记载,按照唐代礼制规定,车子平时藏于太仆寺,非有祭封大典绝不轻用,一般均以骑马代乘车。开元十一年(723年)冬,唐玄宗祀南郊,乘车而往,骑马而返,从此以后,连各种大典也基本骑马了。

   明清时期则更流行坐轿子上班,一般以文职官员和年长者为主,武官一般骑马,以保持尚武精神,这也是“文官坐轿,武官骑马”的由来。

   但是,文官也不是谁都可以坐轿子,在明代得三品以上,三品以下官员还需骑马上班,即所谓“三品乘轿,四品骑马”。

   古代上班所用交通工具的规定虽严格,实际执行起来却不然。从先秦到晚清,皆有“逾制”现象,即违反乘车规定。这种现象在晚明、晚清表现得最明显,地方领导的交通工具甚至比中央领导的还要高级和威风。

   古代上班也会有工作午餐,且多为免费。参加朝会官员的工作午餐叫“朝食”,较为高级,因为是皇帝埋单,故又称“赐食”。

   午饭后照例是午休时间,上进心强的官员往往利用这段可自由支配的时间读书“充电”,著书立说。北宋史学家宋敏求就用午休时间写成了史料笔记《春明退朝录》。

   古代的上班族也喜欢在业余时间过一些放松的生活。在明初,有些官员甚至夜不归宿,“下班”后连家也不回,不仅影响家庭和谐,更导致“政多废弛”。后来朝廷下令,禁止官员退朝后嫖妓、吃花酒。据《唐会要》记载,唐代有位名叫张黔牟的大理司直,竟带着婢女一起值班,结果遭人举报,挨了处分。

   了解一些古人的上班制度后,是不是觉得生在现代的我们还挺幸运的?

  

   新华网综合网络

(责任编辑:张 雯)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3364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