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改名字潜逃二十年 高科技识破假身份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8-08-01 12:56

  从各方面来看,“上海人林家伟”无疑都是一位比较成功的人士。他很早就在上海买了房,落了户,后来结识了一位上海女子并结婚生子,其妻子在婚后开了几家公司,并负担丈夫的一切开销,还好几次带着孩子到“林家伟”的家乡——广东汕头探亲。

  令人不解的是,“林家伟”自己从来不回汕头,尽管妻子连公婆的名字都不知道,但这个家庭仍然坚持这种生活方式:丈夫从不回家乡,只由妻子带着孩子去看丈夫的父母家人。

  此事必有蹊跷,谜底终于在今年6月揭晓。

  今年6月份,苏州公安机关在对网上逃犯相关信息进行比对过程中发现,上海人“林家伟”与20年前一桩涉及上亿元挪用公款案件的犯罪嫌疑人陈健面部特征高度相似,该市公安机关即将相关情况向汕头方面作了通报,汕头市纪委监委立刻提供了进一步信息,最终确认“林家伟”即系犯罪嫌疑人陈健。

  “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的。”面对突然而至的办案人员,一直化名“林家伟”的陈健当场承认自己的身份。

潜逃20年的陈健被押送回汕头。

  挪用公款造成1.178亿元损失

  陈健的落网,揭开了20年前一宗利用国有银行机构办理同城资金汇划结算“时间差”大肆挪用公款的犯罪案件的一角。

  20年前,陈健是某行潮阳和平营业所会计主管,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叫范某乐的“金融掮客”。逐渐地,陈健开始接受范某乐的宴请以及收受范某乐给予的烟茶等礼物,在各种利诱下开始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根据当年法院的案卷,陈健等涉案人员互相勾结,利用当地银行机构在办理同城资金汇划须提交原潮阳市人民银行进行结算的制度中存在两三天内结算“时间差”的管理漏洞,在上述各办事处开立企业账户,并在账户资金余额不足的情况下,采取先开出同城往来汇划凭证,汇划资金,不予记账,再由在银行内部的吴某勇、陈某铭等以在记账时篡改同城往来汇划凭证及进账单日期或单据日期不套写次日才补记账、重新制作同城往来清单等手段,挪用资金到其他办事处账户上,供范某乐等人使用,并在汇出资金结算日到期前,又采用同样手段从其他办事处挪用资金填补原先挪用造成的资金缺口,以上述循环套取资金方式,挪用巨额公款使用,一般每笔公款被挪用两三天就填平。

  1997年11月17日至1998年9月10日期间,陈健利用其任会计主管的职务便利,参与到了“空汇”的挪用公款案件中。至1998年9月10日,造成某行潮阳市支行和平营业所约1.178亿元损失无法追回。

  另一张身份证让他潜逃20年

  案发后,陈健一直潜逃在外,他回忆说:“因为我当时是坐飞机到四川的,怕在四川太久会被人发现。大约1个月后,我坐火车到山东青岛,因为青岛消费水平高,我携带的钱不够用。在青岛呆了大约一个星期,也同样坐绿皮火车到山西太原,太原消费比较低,便以每月350元在太原租房,并打零工。”

  与此同时,潮阳公安在网上发布通缉令,通缉陈健。

  20年来,陈健之所以能一直逃避公安机关的追捕,是利用了另一张身份证。陈健说,他在广州读书期间认识了一个惠来人王某,彼此间留有联系方式。逃亡中,陈健联系上王某,让其帮忙办理了一张身份证。

  “就是我一直使用的‘林家伟’这张身份证,身份证办好后寄到太原,此后,我一直使用该身份工作生活。”陈健说。

  大约2001年,陈健继续逃亡之路,他乘坐火车到上海,并以“林家伟”的身份打零工并开了一间小吃店。在上海置办了房产后,陈健又通过王某将户籍迁到上海。

  后来陈健在上海影城认识了其妻子王某燕,并于2003年结婚,2004年生子。

  潜逃期间,陈健因使用“林家伟”的身份生活,即使对家人非常挂念也不敢回到广东。

  汕头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介绍,陈健一直不敢回家,其妻儿曾两三次到汕头探亲,最后一次是2016年春节前后,在汕头逗留了一星期左右。

  高科技发力“面部特征”露踪迹

  2011年,“清网行动”开始。所谓“清网”,“清”的就是网上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这是全国公安机关自2011年5月26日开始的一次网上追逃专项督查行动。陈健还心存侥幸,并未主动投案自首,企图继续蒙混过关。

  躲过了“清网”行动,却未曾料想,反腐高压态势下,通过充分运用大数据高科技,陈健终究逃不过落网的命运。

  今年6月25日,苏州警方传来信息称,找到与陈健面部特征相似度极高的名为“林家伟”的一名对象,并让汕头市纪委监委提供更多信息进行核实。

  汕头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随即将陈健的具体信息传送到该市警方。在与当地警方的数据碰撞下,陈健的踪迹渐渐“浮出水面”——基本确定户籍上海,名为“林家伟”,即为犯罪嫌疑人陈健。

  6月26日,办案人员随即赶赴上海。在警方的密切配合下,锁定了陈健的具体位置,于当天晚上8时多,在陈健岳父岳母家中将其抓获。

  据参与追逃的潮阳纪委副书记、区监委副主任周汉和回忆抓捕当日情景,陈健的岳父岳母及其妻子儿子都在家里,陈健隐瞒了20多年的身份终于被揭开。

  “一开始陈健的岳父岳母都不相信自己的女婿是逃犯,并试图阻碍抓捕。通过对其家属做思想工作,最后家属也配合了抓捕工作。”周汉和说。

  抓捕现场,陈健没有过多地挣扎便主动承认自己的身份,他嘴里不断呢喃:“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的。”

  陈健被刑拘后,办案人员连夜讯问,核实了他的身份。

  大数据对比分析确定案犯信息

  2018年1月17日,汕头市监察委员会成立,同时成立追逃追赃工作机构。在省追逃办的领导下全力以赴推进追逃追赃工作。办案人员坚持逐个排查,通过多次分析、研判,联合公安的网警、技侦等部门,收集信息,逐个建档,一一研判,采取先易后难、联合作战的方式,多方配合,抓住时机,及时将外逃人员追回。2018年上半年,汕头市纪委监委共追回在逃人员4名,追逃工作取得重大突破。

  办案人员介绍,汕头市监委成立并与纪委合署办公后,对原检察机关立案侦查的犯罪嫌疑人在逃案件进行了全面的清理摸排,清理内容包括案件性质、涉案金额、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在逃时间、是否外逃以及相关社会关系等情况。同时,逐个建立动态数据档案,按照先易后难、重点突破的原则,因案施策,制定工作计划,落实工作措施。

  由于陈健一案在逃时间久、数额大,被汕头市纪委监委列为重点督办案件,汕头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钟挥锷多次听取追逃工作汇报,并及时给予部署指挥。

  此次案犯的成功抓捕,离不开高科技的参与。“本案的难点在于其改名换姓,逃避追捕。在接手案件后,我们首先采取技术手段进行排查,在排除其出境的可能性之后,主动联系公安网警、技侦、刑警等部门,运用现代化信息,通过大数据交叉比对分析,摸排线索,确定案犯落脚点,开展抓捕工作。”办案人员表示。

  6月28日下午4时30分,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的飞机抵达揭阳潮汕机场。乘客鱼贯而出,乘坐机场接送大巴离去后,逃离家乡20年的陈健低着头,眼睛盯着地面,手上戴着手铐,在两名法警的押送下,一步一步走下飞机。(记者沈丛升 通讯员汕纪宣)

(责任编辑:李幸子)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207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