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激情奋斗路 广州故事多
来源: 广州日报    时间: 2018-07-06 09:56

  “文化广州” 引入港台小说第一人、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名誉主席黄树森 三十年代生人

  “人才广州” “最牛校长”、广州中学校长吴颖民 五十年代生人

  “艺术广州” 星海演艺集团管委会副主任,星海音乐厅主任刘莹 六十年代生人

  在昨晚举行的广州城市形象国际传播年之“向幸福出发——我与改革开放”故事会中,多位拼搏多年、成果丰硕的奋斗者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几位奋斗路上的“老兵”,昨日接受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的专访。

  “文化广州”

  引入港台小说第一人、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名誉主席黄树森

  三十年代生人

  见证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从广州“一路向北”

  作为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名誉主席,黄树森是改革开放40年文化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他最早引港台小说进入内地,极大地激发了广州的文化活力。

  黄树森回忆,1978年前后,广州对香港和澳门“半”开放,因此被称为“南风窗”。那时,他首次将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引进内地。从此,香港的武侠小说开始引入广州,并逐渐向北方推移,与言情小说一同改变内地的文学格局,也改变了内地原有的知识体系。

  自上世纪80年代起,广东的出版社出版了沈从文、郁达夫等作家的作品集,刊物改革使社会文化全面崛起,涌现出大批人才。他举例,上世纪90年代初,现为深圳市作家协会驻会副主席于爱成撰写了流行音乐史论的相关书目——《狂欢季节》,后被韩国购买版权;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的施爱东,在学生时代便撰写了《点评金庸》,引发后来的众多点评。

  黄树森说,在文学界发展的基础上,文化发展也加入了更多新元素。电视、流行音乐、雕塑等被人们视作新形式的文化作品,推动广州文化的发展,使得当时人们的眼界和视野也更开阔。

  改革开放初期,文化界关注的一大焦点是怎样看待香港电视剧。为此,黄树森研究了好几晚电视,在报刊上跟持有不同观点的文艺从业者讨论。在黄树森看来,当时的广州文化氛围非常活跃。

  “广州的氛围很开放,给予不同的想法和文化更多包容。”黄树森说。

  他表示,到了上世纪90年代,广东文化更蓬勃发展。例如广州市电视台的《外来妹》,广东省电视台的《公关小姐》《情满珠江》等剧集基本上风靡了中国内地。黄树森对此感到十分自豪。不过他也坦言,广东、广州的文化要再续辉煌,需要广东、广州的文化人不断总结、推陈出新。

  “人才广州”

  “最牛校长”、广州中学校长吴颖民

  五十年代生人

  为培养出各行各业的佼佼者而感到幸福

  “在40年的职业生涯中,我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并不是有多少学生考上名牌大学,而是我的学生在若干年之后成为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对社会有重大贡献。”吴颖民告诉记者。

  现任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广州中学校长的吴颖民,职业生涯与中国改革开放“同龄”,他从事教育工作40年,曾在“广东牛校”——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担任17年校长。退休四年后,他又出任广州中学首任校长,为广州中学“吸粉”无数。他对基础教育的独到见解和超前的教育理念,被老百姓誉为“最牛校长”。

  见证和参与了我国基础教育的改革与发展的吴颖民,把改革开放40年来的基础教育发展分成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78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这个阶段,国家经济基础薄弱,百废待兴,学生们求学如饥似渴,但教育发展和教学研究都还处于摸索阶段,教育以培养学生基础知识和基本能力、提高科学文化素养为主要目标。第二个阶段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到2000年。这一阶段,基础教育除了重视科学文化知识的学习外,开始注意学生价值观、道德品质观的引导。但应试教育在这一阶段愈演愈烈,导致学生负担过重,学生的身体素质和心理健康水平有所下降。第三阶段是进入新世纪到现在。中央明确提出要注重学生的素质教育,尤其是进入新时代以来,高质量发展理念越来越受到重视,基础教育也更重视学生的创新能力、实践能力等核心素养的培养。同时,由于学生和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又面临着教育均衡发展的课题。

  吴颖民认为,基础教育的功能是为每一个学生未来的成长奠定基础。因此,不能过于功利、急于求成,更不能拔苗助长、追求“快速成绩”,要保持护花使者静待花开的心态。

  在吴颖民看来,高考分,当学霸,并不等于就是优秀人才。名校学生更加不能只讲成绩,一定也要讲品德、讲胸怀、讲责任担当。他解释了1990年他为什么在华附首创学生学农。正是因为在多年的教育实践中,他发现有的孩子虽然学习成绩很优秀,但却缺少应有的社会责任和担当。

  “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成了各行各业的领袖人物,却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一种对弱者的人文关怀,那将会怎样?我是蛮担心的。”他说,他觉得让孩子深入社会学习体验、了解国情、了解社会建设非常重要。“这样,这些学习成绩优秀的孩子今后无论是从政,还是从研、从商、从教,都会意识到自己肩负的责任和担当”。

  “艺术广州”

  星海演艺集团管委会副主任,星海音乐厅主任刘莹

  六十年代生人

  让世界名家古典乐走进百姓家

  1988年,广东的主政者决定以世界一流的音效标准建造一座专业的音乐厅。10年后,这座音乐厅落成在广州二沙岛珠江之畔,它是国内第一个以山谷梯田式结构建造的音乐厅,并被赐予一个意义非凡的名字——星海。

  自此,世界级的名家名团纷至沓来,中国音乐版图上,添上了广州这一重镇。20年过去后,星海音乐厅仍拥有国内顶尖、世界一流的声学设计,并成为中国最具活力的专业音乐厅之一。

  “改革开放让广州走在风气之先,让它拥有开放的眼界和超前的思维。”星海音乐厅主任刘莹感叹道:“可以说,是改革开放带来了星海音乐厅。星海音乐厅20年的成长,也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的辉煌。”

  一流的音乐厅吸引一流的音乐家。德累斯顿、维也纳爱乐、慕尼黑爱乐、指挥家马泽尔、迪图瓦、艾森巴赫、尼尔森斯、音乐家马友友、郎朗、穆特、帕尔曼、布赫宾德……星海音乐厅曾经迎来或即将迎来的世界顶尖名家名团,即使与世界级音乐厅相比也毫不逊色。

  星海音乐厅推动与见证了本地古典音乐力量的崛起,广州交响乐团、广东民族乐团等一批本地优秀乐团早已成了音乐厅和乐迷的“老伙伴”。

  在星海音乐厅,高雅艺术并不“高冷”,星海音乐厅坚持的是“高而不贵”。

  刘莹表示,她听到过不少市民对是否有能力欣赏古典音乐的疑虑。

  “古典音乐就存在于广州市民的生活中,我们要打破大家自设的门槛。”刘莹说。

  2009年开始,广州交响乐团联手星海音乐厅推出“周日音乐下午茶”的音乐会。9年间,这一性价比极高的音乐会票价不过从50元升至80元,却邀请到名指挥、名音乐家为观众边演奏边讲解。这让重实惠的广州人趋之若鹜,每每开票都被抢购一空。

  “人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是不断提升的,对艺术的欣赏和需求也是不断提升的。随着免费、低票价的普及音乐会不间断培育,越来越多观众开始不满足了,他们希望听世界一流的名家名团。”刘莹告诉记者。

  从2014年开始,星海音乐厅推出“高端文化惠民”项目“年度音乐大赏”——每年选六七场最好的项目,每场拿约300张票,以半价供市民购买。

  在这一项目中,即使是世界顶尖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最低380元就能抢到票。开票前一天下午5时多,就有乐迷来排队。第二天早晨,队伍甚至能排到广场另一端的美术馆,等候最久的一位排了16小时。“这在10年、20年前是不能想象的,古典音乐能把票卖完,甚至像流行音乐一样的火爆。” 潜移默化之间,星海音乐厅让喜欢喝早茶、吃夜宵的广州人也有了进音乐厅的习惯。20年来,走进星海音乐厅的观众人次高达600万,还吸引了12万会员“拥趸”。

  与此同时,星海音乐厅的音乐样式正走向“多元化”的口号,爵士、民乐、民谣甚至摇滚,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作为音乐厅,有这么好的声场,就应该成为音乐表演的旗舰店。”刘莹说,“好的艺术,可以超越它本身的样式、时间、地域,成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去年12月3日,曾获得过8次格莱美的提名、格莱美“最佳爵士演唱专辑奖”得主的美国著名爵士乐女歌手佩蒂·奥斯汀(Patti Austin)在星海音乐厅演出,开出的歌单一度让刘莹担心“一首都不熟悉,观众会不会不接受”。结果演出当天,无一观众不被年近70岁的“爵士歌后”的演绎所折服。

  刘莹表示,星海音乐厅已经从城市地标,成长为一个市民共有的精神家园,越来越多人因为音乐聚集在这里。随着物质消费趋向同质化,由音乐厅、大剧院、博物馆、美术馆等组成的文化场馆成为一座城市独特气质的象征,它们让城市更有辨识度,拥有更强的文化软实力。(统筹/记者申卉 文/记者申卉、黄蓉芳、叶碧君、方晴、秦松、龙锟)

(责任编辑:冯倩敏)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71123087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