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一支小画笔 两代父子情
来源: 广州日报    时间: 2018-06-20 07:57

  钟凡和儿子

  给儿子补鞋。

  父亲发呆

  “慈父手中线,儿子脚上鞋,临时学着补,惟恐隔日破”。

  这是钟凡将一次给儿子补凉鞋细节入画时题的跋。画中一双小凉鞋连着一根针线,再配上这首小诗,寥寥数笔,一个暖男形象跃然纸上。

  在刚刚过去的父亲节,珠海一位父亲的手绘作品在朋友圈中热传。他坚持六年用手绘的方式记录儿子成长的点滴,感动了无数网友。

  对于儿子,他是一名慈祥的父亲;对于父母,他是一名孝顺的儿子。在画儿子的同时,多年来他还坚持手绘患老年痴呆症的父亲,期待唤醒父亲的记忆。

  用画“唤醒”父亲的记忆

  记者第一次见钟凡的手绘画,是去年9月初,画的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父亲。

  当时百年一遇的强台风“天鸽”刚刚过去不久,钟凡的心情悲伤到了极点。不止是因为台风给珠海这座城市带来严重的创伤,他的父亲也是在那几天病逝的。刚过父亲的“头七”,钟凡在朋友圈发了一组有关父亲的画:父亲在医院住院,他在家里给父亲剪头发,还有父亲坐在阳台上发呆……

  钟凡说,画父亲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父亲患了老年痴呆症。四年前的一天,他正在上班,突然接到派出所民警的电话。那边的民警告诉他:“你的父亲走失了,被人送到了派出所,你快来。”他一下子蒙了,赶到派出所,父亲委屈得像个孩子似的对他说,“我看到每一幢楼都一样,我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好在,父亲还记得他的电话号码。

  钟凡这才意识到,他父亲已经有了老年痴呆症的症状,也才想起父亲最近常常会吃完早餐,又出门买早餐……几次来回,桌子上放了几堆早餐。他的心揪了起来,并同时开始了第二个系列的手绘——《与爸妈一起生活的日子》,更多是画父亲。他想用手中的画笔记录父亲的变化,同时也想通过手绘记录唤醒父亲的记忆。在他的一幅画里,有一次记录了父亲用电饭煲煮饺子,结果插上电后又跑去买馄饨,结果饺子都烧煳了。画中他写道:“爸爸的记忆已经很差了,”看得让人心酸。

  2016年,钟凡的父亲突然病倒,急性肾衰。钟凡白天上班,晚上陪着父亲在医院,用漫漫长夜画下父亲在医院的状态。钟凡说,现在拿起绘本《与爸妈一起生活的日子》,想到少了其中的一个主角,他的心还是隐隐作痛。而翻看他在父亲最后几年创作的手绘作品时,他又感觉父亲并未走远。

  静下心画亲情 会坚持画下去

  钟凡是个内向的男人,每天背着摄影包,风里来雨里去,皮肤晒得黑黑的。平时话很少,偶尔碰到熟悉的朋友也会眯着眼睛来上一两句笑话。作为摄影记者,白天满大街地跑,晚上还要回单位发稿,有时候晚上也有摄影活动,回到家也经常10时多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在儿子睡熟后,随意地趴在书桌、饭桌或椅子上,构思素材花上半个多小时,再画半个多小时,并配上文字,一般忙完一幅画都凌晨1时了。画好后,第二天他总会抽空给儿子或父亲看,给他们讲所画之事。

  夜深人静时,画完画、拍照、发微博,忙完这一切,再轻手轻脚地去看看熟睡的儿子,回头眯上三四个小时,儿子就醒了。早上五六时这段时间,是他们父子的专属时光,等到8时多,他才依依不舍地跟儿子说再见,再出门上班。

  钟凡说自己画画的底子完全来源于青少年时代的积累,在湘南山村长大的他上初中时疯狂地爱上画画,没有人指导,没有人督促,他自己能画个不停。那时老家还没通电灯,每天晚上在煤油灯底下,他对着一本《芥子园》画谱临摹,前前后后画了几大本山水、人物、花鸟。参加工作以后,他基本上中断了画画,直到有了儿子才捡起这份年少时的热情。

  钟凡说画完儿子第一本手绘画后,曾有一段时间感到找素材很辛苦。他希望所表达的东西能够直接和间接地跟儿子的情感联系起来。比如,亲友送的小玩具,他马上画下来,让儿子知道自己的成长不只是有父母陪伴,还有很多人的关爱。于是,素材上的瓶颈马上突破了:妻子抱着儿子走过书架,儿子被一个色彩明艳的不倒翁迷住了,好奇地用手按了一下大大的脑袋。这一天,不倒翁就进入钟凡的笔下。还有一次,下班回来的时候,儿子趴在桌边睡着了,妻子说等他睡沉了再抱到床上去睡,钟凡给儿子身上披了条围巾,这一细节便入了画。

  钟凡说,他是一个平常人,平常人有平常人的烦恼,但静下心来画着亲情,什么烦恼都烟消云散了。因为爱,他还会一直坚持画下去。

  用绘画记录儿子成长

  钟凡,是珠海本地一家媒体的摄影记者,每天扛着20多斤的专业器材,行走在珠海大街小巷,用手中的相机记录着社会的变迁。2012年,钟凡初为人父,在孩子初来乍到的第一天, 因为满脑子的幸福,本来相机不离身的他竟然忙得没带相机,没能用相机给儿子拍下生命中的第一张照片。最后他只是战战兢兢地用手机拍了一张,“画面还是模糊的”。钟凡说,这是他无法弥补的遗憾。

  但两个月后的一个午后,他坐在书房里,看着飘窗上摆放的简易衣架,儿子的小衣服、手套、袜子正在轻轻摇摆,散发着神奇的光。于是,他突然灵机一动,拿起笔画了下来,用水彩上色,再用相机拍下,发上微博。没想到,第一幅有关儿子的作品就引来粉丝和朋友的好评,不少人纷纷希望他再出新作。

  原本钟凡只想着坚持画一个月,“谁知,这一画,停不下来了。”钟凡说,起初两个月,几乎隔天一幅,但毕竟由于精力和素材的限制,后面变成了三四天一幅,除了出差在外,他几乎每周都要画一两幅。

  从钟凡的手绘画本上,记者看到他不只是简单地画,每幅画都配了一段文字,或记录一个故事,或记录一段观察。例如,有一次过年,钟凡夫妇带儿子去酒店吃西餐,儿子对吃的没什么兴趣,反而是对酒店里的转盘玩得不亦乐乎,玩累了坐在餐桌边发呆。钟凡画了幅“发呆的儿子也很萌”,同时配上一段话记录儿子过年趣事。

  在这六年里,他为儿子画了近500幅画,制成十多本手绘画本,记录了儿子成长的点点滴滴。

  文、图/全媒体记者陈治家

(责任编辑:黄璐璐)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006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