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两名大学生用视频《浅谈顺德话》 还原顺德话的“前世今生”
来源: 大洋网    时间: 2018-05-20 07:31

  陈俏滢在拍视频的过程中,精通顺德话的外公给了她很大帮助。

  陈俏滢(左)和郑嘉盈。

  “得唔得,唔得翻顺德。”你可知道,这句顺德俚语曾和广州结下过“不解之缘”?近日,广州两名“99后”大学生用视频作品《浅谈顺德话》,还原了这一句广为人知的俚语背后鲜为人知的广州故事,并在前不久举行的首届广东大学生方言文化创意大赛上,一举斩获《谁语争锋》特别奖。

  在广东,粤语是表情达意、维系情感的语言载体,由粤语衍生出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方言,如顺德话等,都是广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专家表示,顺德话最早可追溯到唐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意外发现顺德话和广州还有一段“古”

  近日,《浅谈顺德话》荣获首届广东大学生方言文化创意大赛《谁语争锋》特别奖。其创作者是暨南大学大一学生陈俏滢和其搭档郑嘉盈。

  出生于1999年的陈俏滢,是土生土长的顺德北滘人。“高中时,同学们都来自顺德各个镇街,在交流时往往能听到各种各样不同的口音,我当时就觉得很有意思。”陈俏滢觉得最有趣的就是均安话,“单单一个‘我’字,读法都有好几种。”从那时起,陈俏滢就对音调各异的顺德话产生了兴趣。

  2017年,陈俏滢考入了暨南大学广播电视学专业,和来自广州荔湾的郑嘉盈成为了室友兼死党。当年11月,当搭档郑嘉盈将方言比赛的消息告诉陈俏滢时,离作品提交的截止时间只剩下两周。“刚开始,我们本打算用广州话作为参赛主题。”后来,两人经过沟通,决定以顺德话切入,制作视频参赛。

  作为地道的广州人,郑嘉盈在陈俏滢的带动下,第一次走进顺德。在郑嘉盈看来,顺德话和广州话的大部分发音都很相像,“顺德话听起来会比广州话更加糯一点,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但和广州话的发音基本是相同的,基本上能听懂,不会有违和感。”

  而在拍摄过程中,令郑嘉盈感到惊讶的是,顺德话和广州还有一段“古”。据了解,为了完成《浅谈顺德话》的拍摄,陈俏滢邀请了外公、钟情顺德历史研究的黎汉铭老先生对“得唔得,唔得翻顺德”这句俚语进行了解读。

  据黎汉铭介绍,这句话是由顺德龙江人、原广州市市长黎子流传开的。当时正值广州市城市改造,由他牵头改造的一条路遇到不小的阻力。黎子流立下“军令状”:得唔得,唔得翻顺德。意思是如果自己完不成改造的任务,就辞归故里,以表明自己说到做到的坚定决心。

  被泼冷水 仍坚持完成作品

  作为半个“老顺德”,在这里生活了18年,然而,陈俏滢坦言自己对顺德话还是“一知半解”,难以说出个所以然来。而外公黎汉铭对顺德文化颇有研究。她坦言,外公是她的坚强后盾,“在做这个视频前,我知道外公一直对顺德文化有研究,但不知道他对顺德话也同样精通。”通过这次视频拍摄,她对外公也有了新的认识。

  由于时间紧迫,陈俏滢和郑嘉盈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在顺德拍了一些空镜头,再利用一天时间拍摄街访部分。镜头里,大良华盖步行街、金榜,北滘碧江、桃村等代表性建筑相继出现,充满浓浓的顺德味。

  2017年11月24日,早上七时未到,陈俏滢和郑嘉盈就从学校出门,前往顺德北滘。采访当天,天气出奇的冷,面对镜头,大多数路人都不太愿意出镜接受采访,而一些商户也婉拒了采访。“上大学后,我们也会有街访任务,也会被拒绝。”她笑称,街访遭拒是“家常便饭”。

  但陈俏滢没有放弃,拍摄当天,她带郑嘉盈回了一趟母校,刚好是高中母校的校运会,还邂逅了昔日的同窗好友,大家都比较支持。熟知非真知,也是在采访过程中,陈俏滢体悟到自己说了十几年的顺德话并不简单。

  然而,这仅仅是第一步。当陈俏滢和搭档郑嘉盈满怀信心地把已经拍好的镜头拿给师兄师姐,请求帮助时,只得到一句,“镜头太散,很难做出来。”一盆冷水就这样泼了下来,猝不及防。陈俏滢回忆说,“当时心情很沮丧。”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一点也不想再碰这些东西。

  第二天醒来,陈俏滢还是不甘心,那股不服输的劲又来了,郑嘉盈也觉得不能让所有的辛苦付之东流。“我想,万事开头难,既然已经有了素材,为什么不试着做出来呢?”于是,她们重拾了那些零散的镜头。但由于白天要上课,其他空闲的时间,她还要忙兼职,只有晚上才是属于她自己的时间。由于刚刚接触视频制作不久,很多操作还不是很熟练;而当时,离作品提交仅剩不到一周的时间,那些天,陈俏滢常常得忙到一两点才能睡觉。

  截至提交作品的前一天,陈俏滢和郑嘉盈怀着忐忑的心情点下“发送”键,提交了《浅谈顺德话》这一视频作品。然而,令两人感到惊喜的是,这部在她看来“还不成熟的作品”从上万份作品中脱颖而出,一路过关斩将,并荣获《谁语争锋》特别奖。

  不足:挖掘还不深

  现在看回这部作品,“还有一些不足。”陈俏滢和郑嘉盈坦言。“我们对顺德话的挖掘还不是很深,所以将其取名为‘浅谈’。”陈俏滢说,“这种常用的语言往往是最容易被忽视的,我希望顺德话能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传承。”

  知多D:顺德话有唐朝发音

  一方水土孕育一方文化。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甘于恩介绍,粤语是广东境内的强势方言,俗称“白话”或“广府话”,也有人称“广东话”。广州是粤语的“大本营”和现代粤语的发源地。而顺德基本上属于纯粤区,顺德粤语可分为大良片、陈村片、桂洲片、龙江片、均安片,其中龙江粤语接近四邑片方言。

  顺德文化学者李健明说,顺德是一个古老的地方,历史文化悠久。“古时候,顺德内部是由各个水系分割而成的小岛组成。”李健明举例说,“例如,杏坛和均安两地讲的话是不同的,这是因为几百年前迁徙过来的人不同,因水系分割而成的封闭地方不同,因而保持的习俗也大不相同。”

  “均安人把‘我’的发音发成‘艾’,很多人以为是英文的发音,其实不然。”李健明解释说,“‘艾’其实是六朝的发音,而‘我’是唐朝的发音。”在他看来,读音的不同反映了一定的文化上的差异。但不可否认的是,顺德话是广府文化的一种语言载体,起着表情达意、维系情感的重要作用。

  据了解,粤语主要分布在广东,尤其是珠三角地区,以广州话为代表。记者了解到,哪怕是在珠三角地区,也细分出了不同的方言体系。和顺德接壤的中山,也细分出了石岐话、小榄话、沙溪话等。

  举例子

  记者以顺德话和石岐话为例,梳理了这些盏鬼粤语,看看你的粤语知识掌握得如何?

  顺德话:

  咩树释义:和树没关系,是问你“有什么事呀?”

  腥门释义:“腥”和海鲜也没关系,腥(xing)门是关门的意思。

  石岐话:

  肚饥释义:字如其意,肚子饿。

  嘈喧巴闭释义:吵吵嚷嚷。(文/广报全媒体记者曾毅、王名润 图/广报全媒体记者何波)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2858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