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罗兵:写心是中国山水画的最高境界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8-03-31 12:17

  罗兵。

  嘉宾名片

  罗兵,1970年生于湖南衡阳。自署惺贤居士、天尧、斋号点戊山房。2005年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画研究生毕业,师从李劲堃教授。现为文化部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广东省人文艺术研究会理事、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

  30日,知名画家罗兵做客广东职工大讲堂,带来主题为《以文化视野的介入——谈中国山水画》的讲座。在近两个小时的讲座中,罗兵结合大量画作深入浅出地为广东职工介绍了中国山水画的起源、历史及发展,并建议从文化的角度去深入理解我国山水画的丰富内涵。

  山水画折射儒释道思想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罗兵认为,老子《道德经》的这句话对中国传统文人乃至书画家影响深远,这是他们在追求人之存在意义的理论依据,甚至可以理解为中国传统宇宙观的精髓就在于人对生命与自由的认识,从而启悟中国人的人生。“一直以来中国人的山水文化跟宇宙观是紧密相联系的”。

  罗兵说,《山海经》这幅画是中国上古文化的伟大作品,是中国古人想象力的集大成者,生动地记录了上古时代的人物社会、山川河岳和风土民俗。《山海经》这本书被学者称为“中国第一部地理志”。“我们文化的源头会影响我们的文化心态,文化心态会影响我们表达的艺术。”罗兵认为,写心是中国山水画的最高境界。

  中国山水画是以山川自然景观为主要描绘对象,同时又能够集中反映中华民族的审美情趣和传统思想。“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一种心灵化的艺术,为客体传神,为主体达意,写心是中国山水画的最高境界。”罗兵认为,儒家思想追求和谐统一,道家思想追求自然无为,佛家思想追求追本溯源的精神,都可以在中国山水画创作中充分展现出来。

  中华文化有顽强生命力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从很早时期开始,中国人便与天地有精神往来,游山玩水,体现了中国人对自然的热爱,也表现了中国人独特的联系自然与文化的方式,而这种独特的联系方式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中国山水画。罗兵认为,读懂中国山水画,才能够真正读懂中国文化,因为中国人是以独特的山水观看待我们的自然。

  罗兵称,传统山水画最早出现在隋代,隋朝展子虔所作的《游春图》是目前最古老的山水画。在这张画里,人物已经放置到自然景观里面,作为点景。山水的突出成为它的独特特征。山水画在中国出现非常早,西方绘画的风景画是在14—15世纪才开始独立。山水画很早就有对中国自然、人文等作品表达。

  据罗兵介绍,唐代是中国山水画繁荣时期,唐代经济社会稳定,宗教绘画世俗化,中国山水画走向成熟并进入了繁荣昌盛的时期,呈现出各种风格竞相迸发的局面。

  山水画至宋代,已达到完全的成熟,是山水画空前兴旺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的山水画坛名家辈出,灿若群星,画坛最有影响力的人物首推董源、巨然、李成、范宽与郭熙。

  罗兵特别提到,文人画理论的兴起,认为“画是无声诗,诗是有声画”,提倡山水画重意境、重神韵,这对于宋代及以后水墨山水的发展具有极其深远的影响。

  罗兵认为,中国山水画不仅是中国的宝贵精神财富,同时也是全世界的宝贵精神财富。世界四大文明古国,唯有中华文明没有中断,中华文明自身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和自我内省能力。“树立我们的文化自信,一定要继承与发展好优良传统文化,复兴我们的文化,是我们的国家方略”。

  中国山水画强调写意

  罗兵说,通过东西方绘画的对比,可以看到艺术特点和艺术精神是不一样的。西方绘画是讲究写实,这是一个真实的景,中国山水画强调的是写意。另外是审美的理念不同,中国山水画强调的是表现,西方的风景画是侧重再现,再现就是真实,表现也就是写意,这是表现手法的不同。

  “中国山水画的空间是很灵活的,任由人和物的穿插,我们肉眼是看不到这么多东西,前面有东西遮挡,我们就看不到后面,但是我们把自己的视角提高之后,能够看到更广阔的天地,它是一种移步换景。”罗兵表示,画一座山,不仅仅是坐着看一个点的问题,而是在走动的过程中,对山完整的了解。“移步换景,步步都是景,是走动的绘画”。

  罗兵称,西方绘画是写实的空间,在透视法方面,西方的透视是焦点透视,中国是散点透视。因而训练方法也不同,中国山水画是书法和临摹,西方风景画是素描和写生。

  令罗兵担忧的是,长期以来,我们的训练方法因为是从素描和色彩入手,慢慢地使得高校里的学生有一个很长的扭转期,从西方焦点绘画转到散点这个过程并不容易。“有些美术研究生和博士生,他们直到毕业也没办法画好中国山水画。”罗兵坦承,他自己是从美术学院科班出身,也是这样过来,他能够读懂并创作中国画是通过后期不断学习和积累。

  罗兵认为,我们的古代文明丰富多彩、博大精深,要继承和发展好优良传统文化,不仅要高度重视,还要改变长期以来以西方为标准的错误观念,要从更易于接近和理解传统文化的方式方法入手。(记者:黄应来  摄影:吴伟洪)

 

(责任编辑:黄璐璐)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19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