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丝路遗韵与古今迴响——吴蛮与丝路音乐大师及华阴老腔皮影导赏
来源: 深圳新闻网    时间: 2018-03-10 13:46

  老腔与黄河的交响

  文/关万维

  著名华人琵琶演奏家吴蛮,和十多名来自中亚和陕北演奏家一起,将于3月30日晚在深圳音乐厅演奏古丝绸之路沿线的十多首经典音乐。从音乐形式看,这场音乐会包含了丝路上多种音乐形式如木卡姆、华阴老腔、西域民歌等,既有民歌手的吟唱,也有东方古典乐器的弹奏;从音乐涉及的时间,上至楚汉风云、三国传奇,下至近世西域民族马背上的狂欢与抒情。一台节目,情绪与含义如此丰富,可以领略从西安到中亚的音乐情感的复杂与渐变。

  上半场是吴蛮、吐尔逊和多位国内外音乐家合作演奏的西域作品为主,如塔吉克族民间音乐、哈萨克族民间音乐、新疆歌曲《汗莱伦》《牡丹汗》和《送你一支玫瑰花》等,还有新疆木卡姆、琵琶独奏《十面埋伏》等等。塔吉克斯坦音乐有较为浓郁的阿拉伯风格,但我国境内的塔吉克族音乐更接近新疆音乐,少一点沧桑多一点悠扬,当晚演奏的塔吉克斯坦民间乐曲《欢乐帕米尔高原》可见一斑。塞瑞基丁·居瑞夫和吴蛮合作根据哈萨克民间曲改编的《哈萨克之歌》,同样具有典型的中国西部风格。哈萨克族虽然一般认为是从乌兹别克公国分离出来的,但阿拉伯音乐的影响相对淡化很多,曲调较之阿拉伯音乐更加悠扬舒展。塔吉克斯坦的音乐家塞瑞基丁·居瑞夫担任都塔尔、萨塔尔独奏。

  著名维族歌唱家赛努拜尔•吐尔逊,在音乐会上将手执都塔尔,自弹自唱两首伊犁民歌《汗莱伦》与《牡丹汗》。吐尔逊是吴蛮在国外重要的合作者,旅居国外多年,在国际上有广泛的知名度。吐尔逊出生音乐世家,其父老吐尔逊曾是伊利军区和新疆军区文工团担任演奏师。《牡丹汗》经过王洛宾的改编,歌词由汉语翻译版本:“你是我生命的力量,亲爱的姑娘牡丹汗,你是我黑夜的力量,晨风啊,不要吹断我的思念……”而吐尔逊的演唱,已经在国内有过多场成功演出,带来的是纯正地域风味的《牡丹汗》。

  木卡姆在十年前曾由于电视等大众传媒的传播,在国内引起较广泛的影响,原来新疆除了歌舞,还有这么复杂深邃的音乐,表现这么悠远的情感。木卡姆在阿拉伯语中有法则、汇聚的意思,也就是多种乐器有章有法的大合奏,相当于西洋乐中的管弦乐团。当然木卡姆乐队的构成要灵活和随机很多,编制也小很多。

  下半场是陕西民间音乐的主场,如华阴老腔皮影戏、关中传统器乐曲等。由华阴老腔皮影戏11位乐手组成的乐队,主唱、合唱、胡琴、民族打击乐等,演奏《关中古歌》《大汉意韵》《将令一声镇山川》和老腔皮影戏《三英战吕布》等等。华阴老腔近年来也有扩展国内听觉审美的势头。谭维维时尚化的老腔,获得很大成功,成为时尚明星。而纯正的华阴老腔来自险峻的华山脚下,为明末清初以来形成的以船工号子音乐化加杂糅其他音乐元素的皮影戏伴唱,声腔朴拙高亢、悲凉豪放。一人领唱,众人帮腔,沙哑而悠长的拖腔是华阴老腔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家族化的传承,使得华阴老腔一方面有较为纯粹的传承,有较高的音乐文献价值,成为音乐化石般的遗存。也有称汉代就出现了老腔,起源于刘邦的军队,华阴是刘邦武装的粮仓,作为押运官的张良为了鼓舞士气,高声喊唱,这是老腔的最早起源,当然这于史无据。

  不论史实如何,老腔音乐在现时代音乐语境中的独特性都是无可替代的。华阴老腔所展现的那种苦难中生命意志的绽放、人格力量的释放,血汗犹在、风尘未洗。而长时间的凝固与纯正传承,使得这种人性华彩在时间长河里沉淀如斯,厚重而极富质感。西北音乐大都有类似的情绪,而华阴老腔或许是其极。如果说伊朗传统经典音乐的专场音乐会体现的是一种文明古国的悠长时间和沉淀,那么这一场地理跨度很大的丝路音乐纵览,体现的则是文化地域的多样性与空间形态的炫彩。

  赛努拜尔•吐尔逊

(责任编辑:卢鉴)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51122516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