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羊城警花别样红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8-03-09 09:13

  余婳正在进行伤级鉴定。

  冯娟正在进行法律知识宣传活动。

  3月8日是国际劳动妇女节。在广州公安队伍中有4000多名女警,她们奋战在不同战线。而今年获得“羊城公安十佳女警”称号的“警花”中,既有禁毒一线女警,也有户政窗口的“知心姐姐”,还有靓丽法医……她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奉献青春。其中,来自增城区分局交警大队的女法医余婳和海珠区分局食药环侦大队的民警冯娟十分亮眼。

  90后女法医余婳:

  “当法医让我更容易发现生活中的美好”

  “很多人不知道怎么读我的名字,它念‘画’,是娴静美好的意思。”今年28岁的余婳身材高挑,浓眉大眼,是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交警大队的一名法医。与她的外貌和名字不同,在工作中余婳是一个近乎“高冷”的人。自2014年进入增城分局工作以来,余婳凭借其勇气、耐心和细心,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死亡密码”破译者。从警以来,余婳共参与检验鉴定1100余次,协助出具检验报告1600多份,参与并协助侦破多宗重大案件。

  “本来想当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没想到成为一名法医。”2008年,余婳考入中山大学攻读法医专业,出身医学世家的她一直有一个“医生梦”,但当年高考时被法医系录取,她觉得这是缘分,也是宿命。

  与周围的女同学不同,余婳没有选择精神鉴定、DNA检验等法医类别,而是走了一条最辛苦的路:在一线与尸体打交道。余婳还记得第一次真正接触尸体是在大学毕业前的实习中。那是一个冬天,警方接到报警,称一名男子在出租屋中死亡,余婳跟着警队里的法医到达现场。还没有上楼,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腐臭气息。进入出租屋后,余婳发现男子的尸体已经腐烂,这时她必须上前和法医一起翻动尸体。“我一点也不害怕,刚去现场时还有些兴奋,但检验完后我的心情就变了,感到了生命的重量和法医这份职业的重任。”余婳说。

  2014年,余婳进入增城分局交警大队,主要负责交通事故死亡和伤级鉴定。“交通事故现场往往比较血腥,一些经过碾压的尸体有时会在现场留下碎片,非常尖锐,特别需要小心。”余婳说,作为一名女性,尽管在体力上不如男性,但却比男性更加细心。无论是交通事故的原因分析,还是死者的死因分析,她都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寻找案件线索,为破案提供依据。

  工作中的余婳看起来冰冷严肃,生活中的她却是一个开朗、充满好奇心的姑娘。余婳兴趣广泛,能刺绣,会书法,还爱钻研一些冷门知识。“干得越久,越觉得生命的无常和可贵,因而也希望尽可能发现生活中的美好。”她说。

  海珠分局食药环侦大队民警冯娟:

  30余小时不合眼侦破假烟案

  白净的脸庞,瘦小的身躯,如果不是穿着一身警服,很难将冯娟和民警这一职业联系起来。自加入海珠区分局食药环侦大队以来,冯娟从事涉食药环违法犯罪案件侦查工作,守卫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1997年,冯娟通过警校的层层考核成为一名警察。2006年,她从湖南调至广州海珠警队,先后在政工办、基层派出所等多个岗位工作。2012年,在海珠区公安分局食药环侦大队成立之初,冯娟来到这支队伍中。她既担任大队的刑侦内勤,又肩负该大队的刑侦工作,在抓捕押解、搜查搜身、审查讯问、法律宣传等多项工作中,都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

  “大家都说我适合打入‘敌人’内部。”冯娟笑称。2017年1月,大队接到一宗假香烟案件,该假烟仓库位于白云区的某个河涌旁,位置偏僻,治安环境复杂。嫌疑人警觉性高,一直躲在仓库内不出现。

  冯娟和队友深入城中村腹地,冒着严寒,在小巷内摸查线索。经过多日的昼夜工作,基本掌握该窝点的基本情况,但似乎引起了嫌疑人的察觉。这时,冯娟主动提出上前侦查,经过几个小时的蹲守,她终于等到嫌疑人走出大门,于是立即通知同事上前将其控制。收网当天,冯娟与其他男民警一样,从抓捕、审讯、扣押、送到看守所关押,连续奋战两天一夜,30多个小时未合眼休息。

  在侦办一宗假药案时,冯娟作为唯一随队女警,与同事们远赴河南郑州出差。就在将嫌疑人押解回广州后,她还来不及与同在刑警大队加班的丈夫见上一面,第二天又带着工作任务奔赴齐齐哈尔。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吴珂 通讯员 陈玉敏 张毅涛 马焕伟 受访者供图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2509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