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扎花灯”传承不易 “大笼粄”后继有人
来源: 羊城晚报    时间: 2018-02-26 07:40

  横河接灯场面盛况 羊城晚报记者 王磊 摄

  “上灯”是广东客家民俗之一,地处惠州罗浮山下的横河镇客家地区100多个自然村落,至今还保存着宋代以来在祠堂为增添“男丁”的村民办“上灯”典礼的传统。

  23日,羊城晚报记者新春走基层发现,横河地区因“上灯”仪式而伴生的扎花灯和制作大笼粄等传统技艺,近年来备受民众追捧,但会做的人越来越少,也越卖越贵,供不应求。

  目前,横河扎花灯唯一的非遗文化传承人罗伟鸿,手艺或面临失传。手工做大笼粄20多年的黄张炳,略为宽慰,他外出打工6年的儿子,选择回家子承父业卖粄,并且搞出了一些新玩意。

  传承八百年的原生态民俗

  23日凌晨4时,今年67岁的横河镇老艺人罗伟鸿就起床了,他要迎接第一拨来接灯的队伍,一直到中午12点,才把最后一支队伍送走。接到灯的队伍,先到镇上给自己的乡亲拜完年后,才各自回到村里,长者会在村口放鞭炮接灯,一直迎到村里的祠堂里,然后用红色绳子把灯吊起来。最后,大家在各自的村祠堂前摆围桌热热闹闹吃上一顿。正月初八的礼仪才算完成。

  如果把罗伟鸿说成是横河迎灯民俗大戏的“男一号”,那么今年50多岁的黄张炳为“男二号”也不为过。在横河传承八百年的“上灯”民俗中,除了花灯,第二件必备品就是“大笼粄”。“大笼粄”就是客家的年糕,按照传统,大笼粄都是用“一斗六”的糯米手工做成,每个添丁的家庭都要买回去,放在新生男婴的房间,寓意新丁健康成人到16岁。到了正月十六,添丁家庭会召集亲戚来家里吃饭“接灯”,饭后会把大笼粄切开,亲戚各领一块回家分吃,整个上灯的礼仪才算完美结束。

  黄张炳家位于横河市场上的大粄店,做大粄坚持了20多年,也几乎成了镇上人首选的买粄之地,今年,黄张炳家的大笼粄都要提前一周订做,大的一个卖到330元,卖了一百多个。

  扎花灯老手艺或面临失传

  篾匠罗伟鸿是横河镇上唯一的扎花灯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做花灯40多年了。他制作的花灯主要分华南灯、金灯和大灯,其中用来悬挂在祠堂横梁之上的大灯是他的招牌产品。这样的大灯数量不多,今年罗伟鸿按照订单只做了23个,每个高和宽在两三米之间,规格不一,最贵的1500元。

  “工作量太大,明年的量再增估计就做不过来了,有钱也赚不了。”罗伟鸿告诉记者,订单在两三个月前就满了,他和妻子要提前为大灯备料、扎骨架,在外面套以有图案的彩纸。每个灯上站着的泥人,也是他们手工捏造并上色的,这些活儿看似简单,一个大灯就要用一周时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收入微薄、做工辛苦和学习时间长,都是制约做花灯这门老手艺传承和发展的关键因素。但罗伟鸿欣慰的是,博罗县已经给他的制作技艺申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他希望,“自己能做的就是一直做下去。”至于传承的事,“现在也想不到办法。”

  90后辞工返乡子承父业

  按照横河人的民俗,大笼粄越大越好,做一个标准“一斗六”的大笼粄,要用糯米24斤,片糖20斤,经过浸米、打粉、融糖、搅粄、围蕉叶等手工环节,将粄放到大炉上隔水蒸10多个小时才能制成。

  “技艺虽然简单,但操作非常复杂。”黄张炳告诉记者,因为大笼粄不放添加剂,不易保存,又不可能提前生产存放着卖,只能预订,过年经常卖断货。

  黄张炳的大蒸笼是自己制作的,约3米多高,底端设计的水槽利用的是浮标原理,在水快烧干时可以自动加水进去,蒸笼上面还有特制的温度计,温度过高会报警。

  因为黄张炳的坚持和钻研,其制作的大笼粄,很少出现过蒸不熟和逾期交货的情况,因而生意较好。在黄张炳看来,能让乡亲准时拿到大笼粄搞仪式,这比什么都重要。

  比起黄张炳的传统心愿,儿子黄俊杰对老爸的粄店有更大的企图心。黄俊杰中专毕业后就去佛山打工,6年期间做到总裁助理,月入过万。2016年,黄俊杰最终选择了回到横河,继承父亲的事业。

  “大笼粄是我们镇的传统,也是父亲的心血,我不做谁做?”黄俊杰坦言,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很少能在乡下呆得住,“确实有时很无聊。”2017年,黄俊杰做了500多个小粄,并用真空包装,在微信上卖,没想到反响很好,这让黄俊杰很受鼓舞,他目前正在收集资料准备为父亲的技艺申请非遗,并且注册商标,“我们要打造属于横河人的大笼粄品牌。”

  目前,横河镇正在发展乡村生态旅游,黄俊杰认为这是,“新时代赋予我的新使命”。

  羊城晚报记者 陈骁鹏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2452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