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寒假天冷“捂热”在线教育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8-02-25 14:46

  “快,12点了,要抢课了!”23日中午,还在办公室开会的刘女士发微信给丈夫,想给在读小学二年级的儿子约到一个“好老师”。

  刘女士给儿子约的是在线课程的老师,每节课前均可在约定时间内,选择适合自己的老师。由于像这样接受在线教育的家庭越来越多,好老师逐渐成了稀缺资源,每到约课时间就得“拼速度”。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快速发展,在线学习类APP越来越火。记者调查发现,由于今年寒假低温天气持续多日,在线学习类APP受到了不少家长追捧,内容从在线辅导到在线写作业,技术上从人机对话到AI“刷脸”,可谓“应有尽有”。

  但另一方面,家长和学生在享受足不出户的便利时,有的APP暗藏不良内容,有的则成了“交友平台”,有的还诱导未成年人购物消费……良莠不齐的在线教育质量给学生和家长敲响了警钟。

  家长

  选择网课充实孩子假期

  每到放假,刘女士都不知道该如何打发儿子的假期。“在家天天看电视,老人家也管不了。”在与同事“吐槽”中,刘女士发现在线课程很火,只要有一台平板或一部手机,就可以在家上课,既可以大班上课,也可以一对一。放假伊始,她便给儿子报了一门外语课,每天上一小时,长辈只需在旁负责监督是否走神就可以了。

  一周后,刘女士发现儿子的单词拼读超出教科书的范围,感觉“学费没白交”。于是,她又加购了一个课程包,“孩子的假期一下子就充实起来了”。

  随着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学龄青少年儿童课外辅导需求增大,各类学习类APP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在线教育行业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6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为9001.4万人,未来几年还将保持20%以上的增长速度,到2019年预计将达到1.6亿人,其中,中小学生占据了“半壁江山”。

  记者近日以“学习类APP”为关键词在安卓、苹果系统内进行搜索,发现100多个推荐覆盖语数外各科目,内容五花八门,几乎能满足青少年儿童的各种学习需要。

  “近年来,不少学生都会在移动终端设备上下载学习类软件,‘课后人手一机’差不多成为常态。”广东不少中学老师向记者反映,越来越多学生在课外有使用学习软件的习惯,甚至做作业都会利用软件帮忙完成。

  今年寒假,由于全国多地天气寒冷,不少孩子窝在家里,加上各地少年宫、品牌课外辅导机构学位紧张,促使了在线教育迅速升温,有的机构在线报名人数呈现“井喷”之势。

  网校

  在线教学引入AI技术吸睛

  记者调查发现,寒假在线教育中最火爆的课程,主要集中在基础教育领域,如一对一在线英语,以及语文、数学、物理等辅导课程。

  “在应试教育压力下,以课程辅导为核心内容的在线教育,在假期得到了完全释放,而且将进一步培养成熟的在学对象,成为未来长期且稳定的刚性需求,直接影响到学期学习。”广东实验中学一名老师告诉记者,在线教育在寒假的井喷,一方面在于双职工家庭的子女在家求学需求增大,另一方面是随着体制内教师同样放假,有更多的优秀师资在假期流入了这些在线教育平台。

  除了传统课程外,一些在线教育机构还引入了AI、大数据,吸引不少家长和学生。比如广东某网校就引入了面部识别、语音识别等AI技术辅助在线教学,让教师在直播大班中能够“看到”“听到”。“表情识别技术可以记录学生的课堂表现,并反馈给教师和家长。”该机构有关负责人表示。

  专家

  缺乏监管让在线教育“变味”

  记者了解到,众多在线教育的课时费仅仅为一些线下课程费用的1/2,甚至1/10,而且足不出户就能进行学习,这些都成为家长在寒假选择在线教育的原因。而不少老师和学校也开始借鉴网红教师的课程内容和讲授方式,运用到学校的课堂上。

  那么,在线教育是不是就百利无一害?广州市某中学的一名班主任表示,自己曾多次提醒学生和家长,不要过分依赖在线学习APP。“我也下了几款APP,上面很多答案都不完整,甚至还有错误。目前在线学习软件发展还不成熟,只能作为学习的补充。”

  记者发现,在五花八门的学习类APP中,由于缺乏监管,而使得这些软件良莠不齐,有的还让学习变了味。此外,有的软件通过诱导付费来“刷分”,还有的学习类APP甚至暗含游戏、购物、色情等内容。

  事实上,大量集中于学科类课外补习的在线教育,仅是当前课外培训热的延伸。2016年,中国中小学辅导机构市场规模达到8000亿元,一个庞大的课外补习市场的存在,是“在线补习”火爆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

  华南师范大学教育学专家建议,学习类APP的开发方在软件设计中应设置过滤功能,加强对用户发布内容的审核,同时减少游戏、社交等与学习无关的功能;移动终端系统对APP发布准入的审核,也要严格制定审核标准条款,严防在线教育“变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在线教育未来如何发展取决于两方面,一是行业自身的规范发展,包括建立准入门槛,明确从业标准,加强行业自律;二是我国教育改革能否落实高质量的素质教育,建立科学合理的评价体系。

  ●南方日报记者 谢苗枫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2450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