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农历新年广州首个宝宝降临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8-02-17 08:30

  PICU值班医护人员们温馨热闹的年夜饭。

  零时56分,农历新年广州第一个宝宝出生。

  “谢谢你们,大年三十晚上为了我这么辛苦。”2月16日凌晨1时许,刚刚剖宫产生下一个健康男婴的产妇阿芳(化名)感激地对医生们说。“现在已经是大年初一了!”医生们笑着告诉她。

  阿芳的宝宝是广东省妇幼保健院产科农历新年迎接的第一个宝宝。在万家欢聚的跨年夜里,医护人员们依然坚守在岗位上忙碌不停,产科、ICU灯火通明,急诊科司机也随时待命,分享着新生的喜悦,守护着妇女儿童们的生命健康。

  产科医生

  整夜忙碌迎接农历新年宝宝

  在密集的鞭炮声和新年祝福里,时针跳到农历新年的零时。在省妇幼保健院住院部二楼的手术室,刚刚完成一台剖宫产手术的副主任医师吕莉娟,又立即换上绿色手术衣,进入了手术室,为有瘢痕子宫的二胎产妇阿芳进行剖宫产。

  大年初一零时56分,随着几声嘹亮的啼哭,阿芳经剖宫顺利分娩出一个6.4斤重的健康男宝。产房里顿时充满了喜悦甜蜜的气氛。

  助产士麻利地给孩子擦身、检查、称重、穿上尿不湿、裹上襁褓,还不忘用红色印泥在白纸上留下宝宝的初生小脚印。

  从年三十早上8时后,这已经是吕莉娟的第五台剖宫产手术。早上不到8时,一个胎儿脐带先露的危急产妇送到,需立即进行剖宫产。当时还没正式交班、正在换衣服的吕莉娟立即投入了急救,几分钟内就将胎儿顺利剖出。

  但相比平时,今天已经是很“轻松”了。“产妇实在不得已才会在这时候生。”她说,除夕夜来医院生孩子的都属于紧急情况,必须得生了或需紧急剖宫产,因此比平时要少一些。

  从年三十早上8时到初一凌晨1时,省妇幼保健院已经顺产了17例,剖宫产6例。

  产科情况变化很快,即使是普通产妇生着生着也可能出现险情。“生孩子不分白天黑夜,生不出来也不分白天黑夜。”在省妇幼保健院工作十年来,吕莉娟基本上每年都会在除夕或初一初二值班,而老公和孩子都回去河南老家过年。“好多年了,一过年就我一个人。”她说,6岁的女儿常打电话给她说:“妈妈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家?”

  对她来说,除夕夜值班“很幸运”,意味着她接下来可以有几天完整的假期,能回老家与家人团聚。年初一早上8时交班后,她就飞奔向了机场。

  PICU医生

  家人来广州过年住在医院附近酒店

  家家户户团圆喜庆的日子里,一些孩子却因为病情危重无法回家,只能在PICU(儿科重症监护室)病房里度过跨年夜。日夜精心照顾陪伴他们的,是PICU的医生护士们。

  “ICU没有假期。”省妇幼保健院PICU主任医师郑亦男说,PICU是儿科系列的最后一道防线,各科的危急重症都往这儿送,而省妇幼保健院又是省级妇幼系统的“网顶”,接收着全省及周边广西湖南甚至福建的危重患儿,永远都这么忙。

  医院PICU目前有15个急危重症患儿,大部分是这几天从地市基层转过来的病重患儿,有的是脓毒血症,有的重症肺炎,有的休克,有的呼吸衰竭……“在春节这样平安祥和的时候,我们就更紧张敏感,干脆待在医院还安心一些。”郑亦男说。

  她说,春节期间,科室里没有一个人休假,连来自海南、成都、顺德等地的进修医生,也都选择了在广州值班,外地来广州过年的家人就安顿在医院附近,与这些患儿的家属们住在同一家快捷酒店。“我要给他们放放假,他们都说已经安排好了,孩子都过来了。”

  除夕夜,医院为留守值班的医生们准备了丰盛的年夜饭,而有的医生还带来了家里的年夜饭菜,大家聚在办公室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年夜饭。

  PICU都是紧急情况。年三十上午10时,佛山顺德一个六七个月大的孩子突然出现脓毒血症和重症肺炎,还并发了气胸,医生们紧急为他做了胸腔闭式引流,随后病情才慢慢稳定下来。处理完这个小患儿,已经是晚上11时多了,主管医生这才吃上晚饭。

  也有让大家高兴的事儿。年三十下午,因病毒性脑炎昏迷了好几天的一个9岁患儿醒过来了,正好他的父母前来看望,妈妈很激动。“她一下子扑过来抓住我的手不停感谢我。”郑亦男笑着说,因为这件事,大家一整天都很开心。

  急诊救护车司机

  接到调度电话5分钟之内出车

  与医护人员们一起彻夜不休24小时值班的,还有医院司机班的急诊救护车司机。省妇幼保健院急诊车队共有13名司机,春节期间,每天(两院区)都有6个司机值班随时出动,1个候补。

  今年,山东汉子邱春祥轮到了从年三十的早8时到初一早8时值班。一旦接到调度中心通知,他就要立即从司机班拿钥匙,飞奔出去,5分钟之内出车。“儿子在部队,老婆回娘家过年了,我们一家三口在三个地方过年。”他笑着说,过年对自己来说与平时没什么两样。

  与其他医院不同,省妇幼保健院的急诊救护车不属于120系统,一出车就是去全省各地级市县乃至湖南江西广西等周边省市去转运危急重症的患儿或产妇,“100公里起步”。遇到超过500公里的出车任务,就由两个司机搭档轮流开车,保证救护车平稳安全。

  就在前天,邱春祥就去了大陆最南端的徐闻县妇幼保健院接了一个重症新生儿来广州,单程就要6个小时,下午出车,第二天凌晨4时才回到医院,一路上马不停蹄。

  车队里的湖南籍司机王明山家人也都在湖南过年,虽然除夕夜他休息,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他就到隔壁陪值班的邱春祥聊聊天。

  他说,做急诊救护车司机,特别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救护车的警笛一响,精神自然就高度集中,特别紧张。”王明山说,开救护车跟开别的车不一样,特别需要安全平稳,而且要尽量快速。有些家长因为心急,会不断催促再开快点,有的还因担忧而不断哭泣,他一边开车还要一边安抚安慰家长们。

  但这份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也是很不一样的。王明山说,每当家属们向他表示感谢时,自己心里都很满足,也为自己的工作能帮助到别人感到特别欣慰。“特别是接到了急症病人,能够及时送到医院,就对今天的自己很满意。”他笑说。

  文/图:南方日报记者 李秀婷 通讯员 朱颖贤

 

(责任编辑:黄璐璐)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24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