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文化名人看广东】李锦全:92岁智者的哲学感悟
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8-02-12 15:46

  新华网广州2月12日电(卢鉴 郎美智)中国传统哲学博大精深,当代青年应如何认识和学习?近日,记者采访了92岁的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李锦全。

  李锦全,1926年生,广东东莞人,1951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1960年转到哲学系任教,直至退休一直任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导,主要研究中国哲学、思想史,著有《中国哲学史》,诗集《思空斋诗草》等。2011年,他获得“广东省首届优秀社会科学家”荣誉。

李锦全精神矍铄地讲起中国哲学。新华网发

  学哲学凭的是兴趣 越是艰苦越进学

  谈起自己是怎样走上哲学研究道路,李锦全说:“我最初并不是学哲学的,但我对哲学感兴趣。我的父亲是医生,喜欢写诗,教我读《唐诗三百首》并创作诗词,这启发了我的文学兴趣。”

  幼年熟读唐诗宋词,他少年时期开始尝试创作诗词,“少小应知亡国恨,神州依旧血流红”的爱国诗句是他12岁时的作品。1938年,他上完初一,日寇就打进广东东莞,学校停课,他将自己内心的苦痛寄托在文学上。

  采访时,他动情地吟诵起西南联大的校歌歌词“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并流畅清晰地背诵出孔尚任《桃花扇》第三十八出《沉江》的片段,他对“长江一线,吴头楚尾路三千,尽归别姓”一句十分感慨。

  他当时是怎么学习文史哲的呢?“1938年到1942年,我在家自学,阅读了大量古典小说和文史类书籍,包括四大名著。”这段时光深刻地影响了他后来的中国哲学史研究。

  记者在他家中看到一张约3米长、0.5米宽的卷轴,上面密密麻麻的小楷写满《红楼梦》全书超过800个人名。“我把《红楼梦》所有人物名字和关系整理在这张卷轴上。”

  1945年东莞中学学校复课,他回校读高二。1947年,他考入中山大学历史系,1960年,经历过全国院系调整的中山大学恢复哲学系,他从历史学系转入哲学系,从此走上了哲学研究之路。

  中国哲学的“矛盾融合”“承传创新”

  “我从事学术研究近60年,关于中国传统哲学的发展特点,我用‘矛盾融合’‘承传创新’8个字加以概括。”

  李锦全说,中国传统思想文化源远流长,先秦时期我国已产生诸子百家,各家各派争鸣,甚至互相激烈批评,思想上既有矛盾之处,又互相吸收、取长补短,到唐代,已初步形成“儒释道”三教鼎立的格局。但当时三教互通融合多是就政治层面立论,未深入到哲学思想层面,直到宋代,程朱理学的兴起,宋儒将“三教”思想加以融合,中华传统文化从此才真正走上哲理化的道路。他认为,宋代的哲理化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承传的一种创新。

  “宋人将儒学哲理化后,中华传统文化就开始真正成为哲学,这是创新。北宋张载哲学的‘本体论’,以气为主,叫‘气本论’,属于唯物主义。宋代程朱哲学是理为主,天理为本体,是‘理本论’,属于客观唯心主义。宋代明代的陆王哲学,以心为本体,是‘心本论’,讲人需要良知。以上诸多流派,说到底是讲做人的问题。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是主流,三纲五常,也是讲做人。”

  青年人应如何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当代青年应如何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李锦全说:“哲学要与时俱进,结合实际。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背景下,要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指导解决中国实际问题。”

  李锦全说,明代心学集大成者王阳明,他创立的“心学”,后来分化,到末流只会空谈“心圣”,不能解决实际问题。比如宋代,思辨哲学确实较多,但重“内圣”,轻“外王”,不重视经世致用的实学,没能使国家富强,光讲空头哲学没有用。可以说,哲学是治国的指导思想,不实践就不起作用。明清著名的思想家顾炎武曾痛斥王学末流“置四海穷困不言,而终讲危微精一之说”。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且实践时要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比如《二十四孝》里有埋儿奉母,奉母是对的,但埋儿不对,现在还是违法的。”他说。

  李锦全关注青年学子的成长。2016年,他向中山大学图书馆捐赠图书4700余册,其中包括近2000册的民国图书与古籍线装书。

  他希望当代学子自立自强:“《大学》讲立德树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但首先一条人得要自立,能够自己独立奋斗最好。”

(责任编辑:崔凌云)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31122408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