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共享单车执法难如何破解?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7-12-21 07:46

  4月3日,上万辆共享单车“挤爆”深圳湾,临海路面被占去大半,游客行走困难。 资料图片

  8月29日,广州解放中路迎宾馆公交站被共享单车占用站台。资料图片

  “道路两边几乎摆满了,目测有好几万辆。”一周前,在东莞虎门、长安多条街道两侧,大量的共享单车“一夜之间出现”。长安镇部分重要路段甚至出现共享单车排成三四排的现象,给行人带来诸多不便。随后,东莞相关职能部门紧急与企业沟通,企业承诺“尽快清走”,此事方告一段落。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类似的“博弈”不只一次上演。尽管各级相关部门不断制定实施相关管理新规,但对于共享单车这一新生事物,尚未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如何发挥“有形之手”的力量,引导和促进共享单车行业健康有序发展,是政府治理必须跨越的一道考题。

  应对“单车围城”

  各地纷纷出台“新政”

  “赤橙黄绿青蓝紫”,从2016年开始,共享单车席卷全国大小城市,尽管已有不少企业倒闭,但共享单车的投放量仍居高不下,给城市管理造成不小的负担。

  针对车辆乱停乱放、车辆运营维护不到位、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用户资金和信息安全风险等问题,为促进行业健康发展,8月初交通部等10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

  其实,早在国家层面指导意见发布之前,面对“单车围城”困境,不少城市已“先行一步”,出台相关规定,探索治理办法。

  深圳应对最为迅速。去年12月27日,深圳市交委发布了《关于鼓励规范互联网自行车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对互联网自行车定位、政府企业责任等进行规范。今年4月,深圳正式出台《关于鼓励规范互联网自行车的若干意见》,并对不同政府部门的职能进行了规定,共同规范行业发展。

  今年3月,广州市交委也发布《广州市中心城区城市道路自行车停放区设置技术导则》,明确在中心六区城市道路红线范围内设置“自行车停放区”。

  随后,广州推动企业签署《广州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自律公约》,并出台《广州关于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公众意见稿)。今年8月,广州“再下猛药”,禁止各平台企业任何形式的新车投放。

  记者梳理发现,北京、上海、杭州、成都、南京等城市均出台了相关规定。其中,部分城市如北京还出台了配套文件,对共享单车的质量、使用年限等作出规定。

  创新探索

  运用“信息化、大数据”监管

  记者梳理各地出台的相关政策法规发现,目前政府对共享单车的治理主要集中于单车停放、押金管理和用户安全保障等方面。部分城市还率先运用“信息化、大数据”的监管手段,督促企业做好运营。

  今年9月,深圳市制定《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管理整治行动实施方案》。方案规定,企业应按照交通、城管、交警等部门要求,提供相应数据信息,并将相关运营服务数据接入政府监管平台;相关部门建立企业信用管理机制,纳入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共享交换平台。

  “通过‘数据共享、管理共商’的政企协作管理模式,可有效引导和规范共享单车健康发展。”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叶林对记者表示:“政府可据此及时掌握共享单车发展情况,解决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如定期对各个辖区自行车交通出行环境开展评估,制定自行车交通出行指数,促进不断完善自行车交通设施,提升自行车出行环境。”

  为解决共享单车乱停放的问题,广州建立“负面清单”,规定了17种不应设置停放区的区域,包括地铁口范围10米内、公交中途站站台路缘线5米以内的人行道、人行天桥地道出入口等。

  “各区还将根据实际,梳理汇总出一批‘禁停区域’。广州市交委将指导、敦促各平台企业利用围栏定位技术统一在各自平台APP上加载施行。”广州市交委交通治理处处长邹小江表示,今后用户在禁停区内停放共享单车,将收到平台APP提醒、信用扣分;企业通过进一步升级技术,也可使相关违停行为与车辆上锁计费进行联动,强化对用户停车行为的规范。

  同时,通过“共享单车电子围栏”等技术,广州市交委还以“正面清单”的形式,引导市民有序停放。

  “目前,在地铁部门和属地区有关部门支持下,我们先行选取了广州塔等部分站点,组织各平台企业进行电子围栏技术的应用测试。”邹小江说,通过该技术手段的应用,可引导用户规范停放车辆,同时也使各平台企业的现场管理和运维更有针对性。

  治理成效

  缺乏有效执法手段

  在各种新规、措施相继落地后,实际管理效果如何?记者走访发现,由于缺乏强有力的执法手段,共享单车乱停放、无序投放等违规行为仍时有发生。

  近日,记者走访发现,在《广州市中心城区城市道路自行车停放区设置技术导则》已确定的禁停区域上,乱停放的现象仍未有所减少。

  在岗顶地铁站D出口附近,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保安跟记者抱怨:“在早晚高峰,很多人为了赶地铁,都把共享单车随意停到医院门口,甚至会阻碍救护车的出入。我们又不能时时刻刻都盯着,这是个大麻烦。”记者在现场看到,栏杆上的警示牌明确写着“天河路禁停单车,请停至内街巷”,不过仍有不少市民会停放。

  即使是在划了明确停放区域的地方,也会有“意外”情况出现。记者在珠江新城某写字楼下看到,划线的自行车停放区已经“超负荷”,多个市民无奈只能在白线外摆放车辆。尽管整齐,但摆放了三层的单车已经把路堵住一大半,行人通过十分困难。

  上月,在广州“禁投令”发布3个月后,记者还发现有共享单车企业竟然“顶风作案”,长时间“偷投”大量新车至广州街头。在海珠区庄头公园、赤岗,越秀区东山口地铁站、天河区粤垦路附近,荔湾区坦尾桥中公交站等地方,上百辆外观崭新的共享单车“一夜之间”冒出,整整齐齐地摆在街边。有的车还挡住人行道,阻塞交通,令过往行人一阵抱怨。

  “政府虽然出台了相关引导政策,但并未明确有震慑力的处罚方式,是‘令行不能禁止’的原因之一。”交通行业专家马小毅对记者表示,如何在鼓励共享单车发展的同时适度管理是一个难题,政府只能采取约谈等柔性方式引导行为。

  不过,记者了解到,不少地方也在加强措施,解决“执法难”问题。深圳已将共享单车管理列入立法计划,并于11月举行了听证会。此外,12月20日起,深圳交警也开展了“千警百组”集中整治行动,严厉查处以共享单车为重点的行人、非机动车交通违法行为,违反规定将被处以警告或20元至500元罚款。

  ■记者手记

  通过协同治理推动“共享共治”

  共享单车的出现,不但是在公共交通服务领域的创新,也对城市治理提出了全面的挑战。如何在企业扩大市场需求,和城市承载力、市民实际需求中间找到一个管理的平衡点,对政府部门的管理水平是一个考验。

  从生产到监管,再到回收环节,共享单车行业涉及的利益主体众多。但其中最重要的有三方面,即共享单车企业、政府与用户。而“政府管平台、企业管用户”的模式,应成为管理思想的核心。通过三方的协同治理,才能“共享共治”,构成共享单车发展的良性循环。

  在此过程中,政府应建立与企业的日常沟通渠道,聆听企业声音。通过常态化的沟通机制,有利于政府监管部门研究制定相关政策,有利于深入推进分享出行的“放管服”改革,也能避免“一刀切”“一管死”的监管误区。

  此外,在监管中,对共享单车这一具有浓厚互联网色彩的新生事物,政府也应与时俱进,利用互联网的手段进行监管,如深圳探索接入企业运营数据,建立政府监管平台;广州探索“电子围栏”技术,设置“正负面清单”等。

  值得一提的是,对违法行为的惩罚,也应提上政府加强管理的日程。促进行业健康发展,需要鼓励,也需要“令行禁止”的决绝。缺乏有力的惩罚手段,各地鼓励发展的指导意见,最终难免沦为“一纸空文”。

  记者 余秋亮 陈熊海 欧雅琴 陈琬莹 彭琳

(责任编辑:彭森)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2143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