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伞有影
来源: 新华网广东频道    时间: 2017-12-14 11:23

  总是要褪去一身沉闷,不然沾满雨水的翅膀,怎么能飞? ------题记

  正是夏天的雨季,从柜子里翻出一把落尘的雨伞。打开的时候,总会有一股潮湿、闷热夹着铁锈的气味猛的传入我的鼻尖,一下子刺激到大脑,让我不由得想起那年的暴风雨。

  “叮铃铃”,书包上的铃铛随着一蹦一跳翻弄着声响,一个用一只布满茧子和皱纹的手向我挥手的人,那是一个露白齿的嘴向上提着的人,脸的上半边儿,一竖两横的皱纹,让这人变得有点像河马,又有点像大象。

  雨下得很大,很大,学校的那些花花草草似乎早就承受不住似的,就蔫在那儿,有心事一样,被雨不停地大力打,大力打,直立地杵着,天边黑沉沉的几片云,要朝我本不设防的心理堡垒来。我知道,也很清楚,我心中所想:妈妈告诉我,外公的心脏病前几天又复发了。我不知道我所能做什么,但我知道,他要更高兴。

IMG_256

  他来了,像往常一样,笑得把皱纹提了上来,他朝我挥手,不知为何,我的面前,他所碰触过的一粒尘埃、一寸空气都亮堂起来了,我会情不自禁地笑,想着这,是我最初的记忆。

  他撑着一把蓝色的大雨伞,挡住外界的风雨;落入雨中,头上却是一片蓝晴天。这把伞,遮住了大半个雨天,它的影子,映到街道的雨洼里,被雨淋得模糊不清,伴着那雨湿味儿,藏着它的语笑,杂着我的心涩……

  他走得很慢,很缓,但并不坨着,他觉着人生来正直,生来顶天立地,所以背总挺得很直,他经常会时不时给我讲一些蕴含人生哲学的故事,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也会离我而去……

  想到此,心口隐隐作痛,我笑了,是一个很苦味的笑。“轰隆——”,雨又下了,我吸吸鼻涕,走出门。撑起那把伞,伞柄上的铁生锈了,剥落了一层皮,我望了望夕阳尽染又被乌黑的天,时间真快啊,一年了,外公,您在那头生活得还好吗?

  雨淅沥沥下了起来,我闭上眼睛,我总是无法面对,把伞藏在柜子里头,不能再逃避了,等雨停了,就把伞埋了吧。泪水终于放在雨林里浑水摸鱼。

  因为,这时伞的影子,被那落下的夕阳照进了我的影子里。(华南师范大学中山附属中学 唐琬芊)

(责任编辑:冯倩敏)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7112211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