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这些惊喜不断的“游学” 你的学校有组织吗?
来源: 南方网    时间: 2017-11-08 17:25

  如果在周一到周五的上课时间,可以跟着老师去校外探秘动画片、机器人是如何制作的,或者去到地铁施工现场观看、了解地铁如何施工,亦或者去到科技文化企业,来一场酷炫的文化之旅,你会不会觉得很酷?在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实验学校(下简称“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学生们就能享受上述“福利”,在“游学”中收获知识、锻炼思维、拓展视野,感受科技、文化等的魅力。

  记者了解到,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深圳明德实验学校、人大附中深圳学校等深圳多所学校都创新开展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开放办学,主动对接优质社会资源,在周一至周五的学校教学时间内,带学生走出校门去学习、体验、实践,培养提升学生综合素养。

  而在近日教育部发布的《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中,也提出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是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课程方案规定的必修课程,与学科课程并列设置,从小学到高中,各年级要全面实施。

  深圳的中小学校组织学生到校外开展怎样的“游学”式综合实践、效果如何、在过程中又有哪些难点?南方日报记者进行深入采访。

  在“游学”中培养学生综合素养

  “哇,动画片原来是这么制作出来的。”

  “老师,我以后也要成为动画工程师!”

  看着炫酷的动画特效制作过程,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二年级的学生们睁大了双眼,不时发出感叹。10月30日星期一,正值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首届科技节,该校二1班和二2班的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走进深职院数字创意与动画学院,学习了解神奇的动画片是如何制作出来的。

  经过深职院老师介绍,学生们了解到,他们每天看的动画片原来要经过分镜、原画、中间画、动画、上色、背景作画、摄影、配音、录音等,以及包括剪接、特效、字幕、合成等的后期工序,少则数十人,多则上千人,花费几个月甚至几年的辛苦劳作才能呈现在观众面前。“一个看似简单的画面,都是工程师叔叔花了无数心血而成。”二年级的一名学生说。

  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老师介绍,近两个小时的参观,把学生们从现实世界带到了动画世界,让学生们满足了好奇心,拓展了视野、收获了知识,零距离感受到了科学的魅力,也锻炼了思维,“在回来的路上,学生们还在热烈的讨论动画片里看到的神奇场景。”

  在9月12日星期二下午,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3到8年级的学生,统一乘车前往位于观澜湖新城的深圳市城市轨道交通4号线三期工程,近距离目睹地铁施工的掘进神器——盾构机是如何施工运作。学生们当天在安全体验馆观看或体验了洞口坠落、护栏倾倒等模拟项目,切身感受到不安全操作行为会给人身安全带来的危害;还近距离观看、了解到盾构技术是在地面下暗挖隧洞的一种施工方法。它使用地铁盾构机在地下掘进,在防止软基开挖面崩塌或保持开挖面稳定的同时,在机内安全地进行隧洞的开挖和衬砌作业。

  “孩子们看着之前存在于视频中的盾构机变为了现实,个个都兴奋不已,特别是当工作人员介绍说现场的盾构机完全由中国自主研发制造,造价四千多万,而90年代从德国进口一台盾构机需要上亿元时,孩子们更是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以及民族骄傲感。”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校长宋如郊说,他希望在近距离的参观了解中,让学生们对中国制造、地跌施工、工程安全、地下交通、科技魅力有更真切的感受。

  记者了解到,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的学生们还走进过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大亚湾核电基地、雅昌艺术中心等诸多地方,在“中科游学”综合实践活动中,拓展视野、收获知识,提高综合素养。

  宋如郊告诉记者,学生的成长需要走出校园,去和外部世界产生交互交流,在丰富的场景及环境中,让学生们开拓眼界,增长知识,感受科技、艺术、文化等的魅力,了解其生活的城市、国家,提高他们的综合素养,同时也培养他们的自信心。所以该校在开足开好国家课程,并且邀请外部优质社会资源走进学校开设“博士课堂”、中科讲坛等的同时,也积极联络一些社会资源,带领孩子们走出校园“游学”。

  记者了解到,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开展的“中科游学”不收取学生费用,多在周一至周五的教学时间内进行,有时为了配合“游学”地点时间,学校还会临时改动原有的校园课堂教学进程,“一些走出校园的社会实践机会非常难得,孩子们的收获非常大。所以临时调整推后一下教学进程,是值得的。”宋如郊介绍,未来该校的“中科游学”实践活动课程会越来越系统化、规范化,进而课程化。

  深圳多所学校创新开展综合实践活动

  记者了解到,在深圳一些学校,也开展与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类似的综合实践活动。

  深圳明德实验学校老师马彦明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从2013年开始,该校就开始了主动对接社会资源、开放办学的教学模式。他们与腾讯、大疆、华大基因合作,在周一至周五的教学时间把学生带出校外,实地体验这些知名企业如何运作,让学生感知前沿科技,提高动手实践、思辨等综合能力。

  在明德实验学校高中部的“未来班”,实行“一生三导师”的培养模式,学校为每位学生配备中学导师、大学导师、社会导师。中学导师由明德实验学校的老师担任,大学导师由清华、北大、南方科技大学的教授担任,社会导师则由政府机关、知名企业、社会机构的工作人员担任。学生不仅定期去大学、政府机关、知名企业、社会机构等地实地参观学习,深入了解相关工作的运作模式,还与导师之间建立了紧密的联系,通过微信、QQ、邮件等形式与导师频繁互动。

  “这种做法可以让学生在学到书本知识以外,在这些社会实践活动的过程中认识自己、增长见识、建立兴趣,对自己的未来规划有一个清晰的目标,符合当代人才培养的理念。”马彦明说。

  在人大附中深圳学校,学校也会在周一到周五的时间内,组织学生去腾讯等企业参观学习,同时,该校还会利用其处在大鹏的地缘优势,邀请腾讯、华大基因、农科院等到学校给学生讲课,帮助学生开拓视野、接触到最领先的科学。

  中科先进院实验学校副校长田亿欣认为,组织学生走出校外开展社会实践,能够打开学生的视野、从各个角度启发学生的思维,提高学生的综合素养,“做好教育工作只靠学校不行,因为学校师资、场地等有限,就好比如果把一个孩子关在家里,再怎么好好教育,也很难说他综合素养特别强,要培养综合素养高的孩子,必须让他多接触不同的领域以及这些领域优秀的人才,在体验、实践中成长。”

  深圳教育培训行业协会执行会长、深圳大学教授王庆国认为,在确保学生现有课程体系学习时间的情况下,学校对接优质社会资源,带领学生走出校园,开展综合实践活动,对于提升学生综合素养是有意义的,这种做法值得鼓励。在王庆国看来,对学生而言,校园的课程是严谨、科学的,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因为缺乏场景,也相对乏味。让学生“走出去”可以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同时也能在此过程中建立学生对未来的思考和规划,校内、校外课程的结合对孩子未来的发展会更有利。

  “深圳有很多知名的高科技企业,学生在参观学习的过程中可以感受到这些高科技企业都是需要强大的知识储备在支撑,这对学生而言无疑又是一个激励。”王庆国说。(全媒体记者/孙颖 朱洪波 实习生/孛华龙)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1924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