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在故事中与最美宋词相遇
来源: 广州日报    时间: 2017-10-20 08:58

  《断鸿声远长天暮:  回到宋词现场》  李晓润 著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南宋 马麟《秉烛夜游图》

  汉语之美,美在《诗经》,美在《楚辞》,美在唐诗,美在宋词……宋词那么美,可婉约:盈盈泪、轻轻语,一曲新词酒一杯,为伊消得人憔悴……可豪放: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大江东去,一蓑烟雨任平生。《断鸿声远长天暮:回到宋词现场》以历史演义的形式和幽默诙谐的笔法,将大宋词人们的故事与作品相互印证,带读者回到最美宋词的诞生现场。

  大宋艺术美学登峰造极

  大宋俗世生活繁华悠游,艺术美学登峰造极。在《断鸿声远长天暮:回到宋词现场》的作者李晓润看来,出现这样的现象原因大致有四:

  其一,宋朝虽然军力武备“积贫积弱”,但民间的富庶与社会经济的繁荣远超过盛唐。其二,宋代皇帝重文轻武,多位皇帝在文化艺术上的造诣无与伦比,形成了自上而下的示范意义。其三,汉语文学发展的结果。“四言敝而有楚辞,楚辞敝而有五言,五言敝而有七言,古诗敝而有律绝,律绝敝而有词。盖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陈套。豪杰之士,亦难于中自出新意,故往往遁而作他体,以发表其思想感情。”李晓润总结道。其四,文人墨客真实心性之然。汉语文学的发展,大致沿着从国家大政到大写的个人,再到宋代完全的个体小我,真性情得以自由抒发。

  章回体像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标题

  李晓润,江西宁都人。首都师范大学魏晋南北朝文学硕士,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戏曲学博士。他用这本书重返汉语诗词的黄金时代,如同一位向导,指点着路径,见证灿若星辰的最美词作的诞生现场,理解登峰造极之作产生的原因外部、内部缘由。

  做过大学语文老师的李晓润对传统文化有自己的理解,比如,他选择了相对冷门的戏曲学作为博士专业,在他看来,“中国文学史上有个奇怪的现象,唐诗宋词比较简洁明朗,唐以前和宋以后的诗文都比较喜欢使用典故。元曲尤其是元散曲中的小令看起来明白如话,可是元杂剧以及散曲中的套曲涉及的音韵又非常复杂,我希望自己全面深入地了解中国古典文学辉煌成就,这是我选戏剧戏曲学的原因。”

  更有意思的是,李晓润采用章回体,颇有武侠小说之风。他解释说:“章回体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表现形式,本书让才子佳人像三国英雄水浒好汉那样粉墨登场。而且您发现没有,章回体很像现在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标题,标题本身就隐藏了大量信息,吸引读者看下去。”

  对话李晓润:

  背诵诗词和审美熏陶同时进行

  广州日报:“回到宋词现场”以今人之视角到宋朝,您觉得“我”的成分有多少?

  李晓润: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所有文学也可以说是当代文学。今人视角可以让我们保持一个比较客观清醒的距离。南宋后期词人卖弄才学堆砌辞藻,今天看来就毫无必要。本书在天涯发帖的时候本名“宋词演义”,有些地方借题发挥,但我在书中讲述的故事都有根有据,比如说林逋爱上小梅的故事,真实的林逋“梅妻鹤子”,一辈子没有结婚,但盗墓贼确实在他的坟墓里发现了一对玉簪。一辈子没有结婚的人怎么会用玉簪陪葬?所以我推断他曾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我把蒋捷写成一个武艺高强的豪侠纯属虚构,但根据史籍记载,他确实和岳飞的后人经常往来。

  广州日报:您最喜欢的词人是谁?

  李晓润: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天才词人和绝妙好词太多了,温庭筠、冯延巳、李后主、柳永、晏几道、苏东坡、辛弃疾、姜夔在我心中的地位不相上下,而且最喜欢的词人和词作会随着年龄阅历而变化。

  广州日报:那最喜欢哪首宋词?

  李晓润:最喜欢的宋词也不止一首,有段时间我住在杭州西湖边,那时候我最喜欢的不是苏东坡的“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也不是柳永的“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而是南宋太学生俞国宝的《风入松》,因为“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因为这就是我的日常。

  广州日报:您怎么看待诗词大会这类节目?

  李晓润:作为一个古典文学爱好者和传播者,我当然喜闻乐见这种节目盛行。不过诗词大会这类节目由于比赛规则的限制,目前为止偏重背诵记忆,我觉得只有加强比赛深度,这类节目才能长盛不衰。

  广州日报:您认为在中小学生的教育里,背诵诗词和进行审美熏陶哪个更重要?

  李晓润:背诵诗词和审美熏陶最好能同时进行。背诵在中小学诗词教育中必不可少,这是由我们语言文字的特点决定的,也被无数天才文人证明行之有效。很多诗词现在体会不到其中的韵味内涵,但随着年龄增长,终有一天会对“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深切感悟,说不定还会找个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珺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1829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