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跨越东西的发展之路:泛珠三角变奏曲
来源: 新华社    时间: 2017-10-11 08:46

  新华社广州10月10日电 题:跨越东西的发展之路:泛珠三角变奏曲

  新华社记者王攀、詹奕嘉

  水量充沛的珠江滋养了南方大地,也勾勒出泛珠三角区域的壮丽空间。

  这里横跨广东、广西、海南、云南、贵州、四川、湖南、江西、福建9省区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区域跨度大,发展差别也大。

  坚持合作发展、互利共赢;着力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党的十八大以来,泛珠三角区域合作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机制不断完善、领域不断加深、环境更加开放、平台更加多元。

  如今,“9+2”如同乘风破浪的“航母编队”,释放出强大的经济辐射力和聚集力,奏响一曲跨越东西、协同发展的时代强音。

  超级工程与世界遗产交相辉映

  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中国世界遗产中,有20多处位于泛珠区域。

  数字的背后,是云贵高原、四川盆地与喀斯特地貌,是冲积三角洲和曲折的海岸线、星罗棋布的岛礁……

  崇山峻岭、高峡平湖,展现着泛珠三角的壮美,也曾给人员、物资乃至信息交流造成了障碍。

  “以前到广州打工,不管是坐大巴车还是绿皮火车,都要几天几夜。”贵州省德江县搬迁户安德海的话,勾起了很多人奔波劳累的记忆。

  要想富,先修路。推进重大基础设施一体化建设是国家赋予泛珠合作的重要使命之一,“互联互通”成为泛珠各地合作的首要目标。

  “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头等大事’,其中高速铁路、高速公路是联结的重点。”广东省省长马兴瑞说。

  随着贵广、南广、沪昆等高铁开通,泛珠区域“联动”越来越频密。857公里长的贵广高铁有748座桥梁和隧道,桥隧比超过八成,建设难度大,但建成后,各地间的交通便捷了。同时,以北盘江大桥、港珠澳大桥为代表的“超级工程”也让泛珠区域的陆路交通面貌焕然一新。昔日天堑变成了人流、物流、信息流的通途。

  血脉畅、经济活、人缘亲。目前,粤桂黔高铁经济带、湘黔高铁经济带初步形成,不仅对促进区域内生产力优化布局发挥积极作用,也有力促进西南欠发达地区发展。预计到2020年,泛珠区域铁路里程将超过4万公里,到2030年,将达到6万公里。届时,泛珠区域基本实现“内外互联互通、区际多路畅通、省会高铁连通、地市快速通达、县域基本覆盖”的高铁经济圈。

  “泛珠区域高铁建设加快互联互通,正在深刻改变着这一区域的时空观、区位观、消费观。”贵州省委副书记、代省长谌贻琴说。

  除了内部互联互通,泛珠合作还提出了新的宏大构想:打通出海出边大通道,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以粤港澳为轴心、以东南亚、南亚、西亚、北非为重点、覆盖泛珠区域全域的境内、跨境、境外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网络体系正在形成。

  “设施联通带来贸易畅通。截至9月底,中越国际铁路通道今年的运货量已达到48.6万吨,超出去年全年货运量,全年货运量有望突破80万吨,是2014年的200多倍。”昆明铁路局对外合作处国际联运科科长周洁说。

  产业合作与协同创新齐头并进

  签约合作项目逾3万个,总金额6万亿元——过去13年泛珠合作交出亮丽“成绩单”。2016年,泛珠区域GDP总额24万亿元,为2004年的五倍;内地9省区与港澳贸易总额近5000亿美元,为2004年的近五倍。

  “近年来,泛珠区域抓住新一轮国际产业结构调整契机,在引导产业有序转移承接、共同培育先进产业集群上取得积极成效,正朝着打造‘中国制造2025’转型示范区和世界先进制造业基地的发展目标稳步迈进。”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说。

  走进广汽三菱位于湖南长沙县的厂区,一排排新车在阳光照射下折射耀眼光芒。9月11日,广汽三菱第30万辆整车下线。2010年以来,广汽集团先后在湖南成立广汽菲亚特、广汽三菱等合资企业,湘粤汽车产业融合发展迈上新台阶。

  如果说湖南从珠三角引进了一座“汽车城”,贵州省遵义市正安县则从珠三角“搬回来”一座吉他产业园。从打工起步的遵义神曲乐器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郑传玖将企业从广州迁回正安,目前年产量80万把、年产值2亿元,产品销往巴西、美国、日本等地。

  从初级的产能转移向中高级的产业融合迈进,不仅得益于泛珠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大发展等“硬件”建设,也得益于实施统一的市场规则、打破生产要素流通壁垒等“软件”的积极进展。近5年来,从便利化通关到构建社会信用体系,从内陆“无水港”建设到推进市场监管信息共享共认,一张覆盖泛珠内地9省区的产业转移政策扶持“大网”正在成型。

  据不完全统计,泛珠三角内地9省区已设立各类产业转移对接园区近20个,形成了珠江-西江经济带、闽粤经济合作区、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粤川自贸试验区等高端产业合作平台。这些平台与广东、福建两个自贸试验区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紧密互动,成为我国构建对外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参与和引领国际合作竞争新优势的有力支撑。

  “泛珠实践表明,依托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科学合理布局承接产业转移区域,中西部省份可以对接的转移项目不仅包括劳动密集型产业,也包括能源资源深加工、高新技术等领域,实现不同经济板块之间的优势互补。”贵州省商务厅副厅长马雷说。

  先发地带与后发区域共生共赢

  泛珠区域既有快速发展的珠三角城市群,也有属于欠发达地区的中西部省份,区域内部、城乡之间存在巨大发展差异。跨省区扶贫协作,是泛珠区域必须打赢的攻坚战、必须啃下的“硬骨头”。

  9月底,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滇粤产业园华坚鞋业公司车间内机声隆隆,22岁的王明兰在生产线上缝制鞋面。她说,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以前生计靠丈夫打工维持,如今能在产业园就近上班又能照顾家里,每个月工资2000多元,家庭经济条件比原来好多了。

  该企业和王明兰一样实现在家门口就业的有400多人,其中近百名员工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今年7月,东莞、中山、昭通三市联席会议上签订了总投资约23亿元的7个项目,岭南园林、广东青洲等广东企业也正赴滇开展投资。

  作为东莞、中山对口帮扶昭通的成果之一,此举是当前泛珠开展东西协作、共享发展红利的缩影。

  广东省扶贫办主任梁健认为,简单的财力帮扶并不能确保有效跨越泛珠内部的发展“鸿沟”,必须将重心放在除“穷根”、增强扶贫地造血能力上。

  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粤桂两地的职业教育协作目标直指提升落后地区职业教育水平和就业率。许多广西籍农村贫困学生在试点职业院校接受两年职业教育后,到广东的企业进行实习和实现就业。

  广西右江民族商业学校副校长马文强说:“这有助于让学生通过提高知识、技能来实现更好就业,也对学生家庭在经济上有很大帮助,在实现扶贫造血功能方面起了很大作用。”

  国务院精准扶贫工作成效第三方评估组专家成员乔陆印认为,泛珠区域通过产业、教育、劳务、旅游等多种形式的扶贫协作,有助于补齐我国区域发展短板,实现资源互通、产业互动、市场互联、优势互补和区域互惠,从而打赢脱贫攻坚战。

  大江流日夜,风帆起珠江。

  曾在我国改革开放大潮中领风气之先的珠江流域,正持续发力缩小内部发展差距、走向国际深度竞合,为构建新型共生共赢型区域经济体积极探索、破障前行。(参与记者向定杰、张玉洁、庞明广、高一伟)

(责任编辑:彭森)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1783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