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医卫“大咖”云集广州畅论“共享医疗”
来源: 新华网广东频道    时间: 2017-09-19 16:31

  “共享医疗”的时代正在到来。近日,100余位医药健康卫生界“大咖”齐聚广州,参加“首届大医汇·汇智论坛‘共享医疗与医改政策研讨会’”,为“共享医疗”的发展建言献策。

  “共享医疗”的机遇和挑战

  “‘ 健康中国2030’的推进,为‘共享医疗’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大的消费市场。”广东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说。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医疗分享市场交易额约为155亿元,比上年增长121%,“共享医疗”主要集中于在线问诊、手术两个领域。

  “共享医疗”的影响是深远的,它如“风乍起,吹皱了一池春水”,影响了现有的医院和医生的执业状态,展现出勃勃生机。如今,共享的医技科室、药房、手术室试点已获批,民营资本兴办的第三方医学检验、门诊手术中心、血液透析中心不断涌现。“共享医疗”平台“大医汇”创始人詹智勇预测,“共享医疗”时代正在到来,很快将出现包括“共享医生”、共享诊室、共享技术等九大“共享医疗”服务形式。

  专家指出,“共享医疗”不等同于简单的互联网化。长期关注多点执业政策的“网络大咖”廖新波说:“一些公立医院也在办自己的互联网医院,但他们只是把旧的管理模式网络化,没有融入‘医疗云’的概念。” 

研讨会现场。新华网发

  专家认为,“共享医疗”本质上的变革是有助于实现基层首诊和精准医疗:“社区医生通过互联网基层首诊,实时给病人看病,并帮助鉴别分析,病人如果有专科或疑难问题,在确保隐私安全的情况下帮助转诊挂号,通过视频接口实时转诊给平台上的专科医生进行多方诊断,这能促进精准医疗,使我们患者免去跑腿之苦,也让管理者能通过大数据系统管理病人,提醒医生药物有拮抗和风险等。”

  尽管看似一片“蓝海”,但“共享医疗”现存问题也不少。《中国医疗分享发展报告2017》显示,“共享医疗”面临多点执业政策落地难、数据共享难、医保结算体系尚未打通、法律规范亟待完善等问题。

  “‘共享医疗’平台未来面临的挑战是,拥有基层门诊资格和专门的手术室后,平台‘兼职’的医生敢开展骨关节置换等有风险的手术吗?”廖新波说。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有关负责人提醒:“社会办的‘共享医疗’平台在涉及患者安全的核心诊疗业务方面,一定要强调合法的资质,合法的人员,要以保证医疗服务质量和病人安全为前提。”

  医改新政之下 “共享医生”应何去何从?

  业内人士认为,“共享医生”是指基层医疗机构与公立医院共享“多点执业的医生”。今年来,医师多点执业多次获得国家政策力挺:今年2月发布的《关于修改〈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删除“在职、因病退职或者停薪留职的医务人员不得申请设置医疗机构”这一禁止性规定;今年4月实施的《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为医师“一地注册,全省有效”提供了法律依据,且明确医师出来多点执业“不需经过原单位审核同意”。

  国家卫计委的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共有6.6万名医师多机构执业,其中到社会办医的占69.6%。

  多重因素影响下,“共享医生”欲多点执业仍旧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他们应何去何从?

  “现在广州有很多医生想多点执业的但不敢走出来,他们最担忧的还是单位编制的‘枷锁’,怕评职称时被‘穿小鞋’。”廖新波说。

  广州一些公立医院管理者对全职在编专业医生出去“走穴飞刀”讳莫如深:“医院培养一个编制医生需要很多成本,有利益关系的岗位医生把病人往外带,会给医院带来管理难题。”

  作为全国最早试点的省份,广东医师多点执业已推行7年多,目前已有超过12000名人员申请“走穴”,但申请多点执业的医师大多为各单位之间的合作派遣或是退休的医生。

  能出去执业的大多是“退休老医生”,医改新政下,不少年轻医生也有去执业和创业的想法。广东省医师协会终身荣誉会长王智琼说,近年来,在一些“人满为患”的大型公立医院里,高强度的工作和与之不匹配的薪酬、紧张的医患关系加速医师的流失,一批“80后”医生加速从医院离职。

  此外,不适应医院内的晋升机制也是一些年轻医生想离开医院尝试多点执业的原因。“一些公立医院体制内的医生,因为科主任决定他的晋升和分配,他首先考虑的是为科主任负责,而晋升往往不靠看了多少病人,做了多少好的手术,而是靠写论文。”中国医生集团联盟秘书长董法廷说。 但真正离职去“共享医生”平台创业的年轻医生仍属少数,大多数仍在“观望”。

  “医师多点执业政策放开释放了医生创业的风险,当年我是辞职下海,如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年轻医师们想创业可以先多点执业一下,再辞职创业。‘大医汇’是可以容纳年轻医生创业梦想的地方。”詹智勇说。他期待,“大医汇”“共享医疗”平台能带动“共享医生”规模化涌现,催生出像美国“梅奥诊所”一般的医生集团。

  为集思广议,詹智勇提出,将联合国内同道,启动“大医汇”首个共享医疗智库的筹建,广邀三甲医院院长、“国医大师”和行业专家出任智库成员,为当前国家医改政策涉及的“共享医疗”热点进行深入研究。

(责任编辑:卢鉴)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51121688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