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谭耀华:35年奋战在基层一线
来源: 羊城晚报    时间: 2017-08-12 17:43

  2010年1月29日,谭耀华(左)在春运一线工作

  谭耀华的女儿为去世的父亲朗诵《爸爸我想你》 钱文攀 摄

  谭耀华,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广场派出所原所长,他曾年复一年地守护人们回家的路,风雨无阻;他曾迎送了一批又一批旅客平安回家,自己却再也不能回家。

  从警35年,他始终战斗在基层一线,曾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5次,获个人嘉奖5次,2007年、2009年两次被广州市公安局评为“广州市春运安保先进个人”。

  2015年3月13日,他积劳成疾,罹患肺癌医治无效,溘然长逝,终年52岁。

  2015年9月,他被公安部追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

  危急时刻,“我是党员,我先上!”

  春运,是谭耀华绕不开的话题,在这个超过两个足球场大的广场上,每一寸土地都浸透了汗水和心血。

  2008年年初,受百年不遇的冰雪灾害天气影响,春运中的广州火车站陷入空前的危局。

  1月23日晚,整个流花地区客流高峰期人流达到了26万,想要乘车回家的旅客情绪激动,踩踏事件随时有可能发生。

  “我是党员,我先上!”谭耀华从安保指挥部立即跑到派出所,几分钟便组织了30多名民警、辅警冲到最前沿,用身体筑起了一道“人肉”防线,严防踩踏事故发生。

  1月25日晚,天降大雨,最低温度降到6摄氏度,广州站始发列车大面积误点、停运,广场上滞留人群直逼30万。春运安保指挥部决定分割人群,确保旅客人身安全。

  谭耀华临危受命,带领30名尖兵,穿梭于人潮淹没的火车站广场,拆栏杆,搬铁马。他浑身全被雨水浇透,警服的毛领不断向下滴水,体力早已透支。

  “肥坚 肥坚,快支援50个人过来。我这里快顶不住了,即刻过来。当时我听到他的声音,沙哑得不能再沙哑了。”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广场派出所所长曾志坚回忆道。

  次日凌晨2时,他才回到中广场岗亭,喝了一口姜汤后,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给我100名警力,50个也行,跟我来!”

  2008年的冰雪灾害持续了11天,谭耀华连续奋战了11天,事后却大病了半个月,也是从这时起,落下了腰疼的毛病。

  2014年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了一宗暴力砍杀事件。这第一时间刺激了谭耀华敏感的神经,他立即牵头实施了一系列工作措施,还认真分析了多起突发暴力砍杀事件现场处置的特点和方法,牵头组织派出所全体民警开展手枪应用射击强化训练。

  2014年5月6日中午11时22分许,广州火车站西广场出站口突发持刀砍人事件,一名男子手持长砍刀追砍过路旅客。广场派出所执勤民警快步跑向行凶男子果断拔枪射击,连开两枪将其击倒。仅仅十几秒钟后,谭耀华带领支援民警赶到现场,迅速将歹徒制服!

  事后,监控录像显示:从行凶砍伤第一名群众,到被民警开枪击倒,全程共用时35秒。

  病榻上叮嘱:“回来和你们一起战斗!”

  2012年7月起,谭耀华开始担任越秀区分局广场派出所所长。三年来,他交出了一份满含心血的答卷:派出所各类警情逐年大幅下降,尤其到2014年,广场派出所接报110有效案件类警情同比下降34%。

  但长期繁重的工作压力,不计其数的熬夜加班,谭耀华的身体熬不住了。

  2014年12月开始,他出现了严重的腰疼症状。他以为只是腰椎间盘突出的问题,强忍疼痛投身春运安保。

  病痛让他一个月内瘦了20斤。因腰痛无法坐下,他就只能站着或走来走去,因疼痛冒的虚汗让垫背的毛巾湿透了,他就吃止痛药忍一忍。

  整个春节期间,他几乎住在所里,除夕夜,已经在广场上坚守了15天的谭耀华,平静地注视着站前广场,不料剧痛再次袭来。当晚,他因疼痛昏迷被送进了医院,却请求医生让他再坚持三个星期,等春运结束再住院。医生没有同意他的请求。

  3月6日,火车站广场突发持刀砍人事件,病榻上的他马上打电话给所领导安排应对措施:“我现在人不能动,但我还有个脑可以用!”

  “辛苦你们了!等我病好了,回来和你们一起战斗!”听到谭所的叮嘱,大家湿了眼眶, “这都是谭所打下的基础,都是他的心血。”

  经医生诊断,此时的谭耀华,肺癌已转移全身,胰腺、脊椎都已遍布癌细胞,他以为“腰椎间盘突出”引起的腰疼,其实是恶性肿瘤在脊椎管内生长造成椎间盘外顶所致。

  3月13日8时02分,谭耀华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终年52岁。

  弥留时嘱咐:“不要向单位提要求”

  熟悉谭耀华的人都知道,他家十分清贫。妻子偶尔做一些零工,女儿还在上学,家中还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要赡养。他一个人的工资,几乎是这个家全部的经济收入。直到去世,一家三口仍住在上世纪90年代单位分配的房子里。

  曾经,一个被他查办过的嫌疑人偷偷找到谭耀华,往他口袋里塞了一张有10万元存款的银行卡,说:“一点小意思,只要您高抬贵手就行。让兄弟们有口饭吃。”

  “明天一早我就会把它放在纪委的办公桌上。”谭耀华果断拒绝了。

  谭耀华是个“抠门”的派出所长,他常说:“我就是要当好公家财产的‘守财奴’。”羊城晚报记者 张璐瑶 通讯员 曾祥龙 张毅涛

  担任广场派出所一把手后,他没有与班子成员公款吃过一顿饭。为了节省办公用的纸张、油墨,他规定,凡是私人的资料一律不许在单位打印或复印,他自己也从不拿私人的材料回单位打印。

  直到住院后,因家庭经济拮据,承担不起巨额的医药费,他才不得不让妻子向单位借了5万元。

  弥留之际,谭耀华还拉着妻子的手说:“我走了不要向单位提要求,单位对我们已经够好了。”

  去世后,妻子整理他的遗物,结果除了一些旧衣物以外,只有一张不到2万元的存折。这也是谭家全部的存款。

  他走后,有人说,他这一生克己奉公清正廉洁,他这辈子做成的事,别人三生三世也做不完。是老天爷垂怜他,让他好好歇歇了。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1473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