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涉嫌商业贿赂等,日丰电缆等37家企业IPO被否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时间: 2017-08-08 17:41

  今年上半年,A股IPO延续了去年下半年快速增长的态势。

  上半年A股申请IPO企业达275家,同比增长303%。其中,224家通过,37家被否,7家暂缓表决,7家取消审核,平均过会率和平均否决率分别为81.5%和12.7%,而2016年A股IPO的过会率和否决率分别为92.5%和2.21%。

  今年1到6月, 每月的IPO企业过会率分别为:81.6%、77.8%、94.2%、82%、79.7%、69%、81.5%。

  随着主板和创业板发审委合并和审核趋严,未来IPO企业过会更难。

  梳理上半年IPO企业被否决的原因发现,多数集中在涉嫌商业贿赂、持续盈利能力不足、内控制度不完善、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涉嫌违法违规等方面,其中持续盈利差、不规范运作、信息披露不充分等是发审委最为关注的核心问题。

p52

  IPO审核,发审委最关注什么问题?

  “无论是主板还是创业板,从发审委对被否IPO企业提出的问题看,上半年被否决的37家企业中,持续盈利能力存疑是第一大原因,其次是不规范运作。”南京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闫海峰分析说。记者注意到,IPO企业被否决的原因往往不止一个,有的企业被否原因多达三四个,甚至还有因10多个原因被否的。

  上半年37家被否决的IPO企业,有24家因持续盈利能力存疑被否决,占被否决企业的比例为65%。持续盈利能力存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浙江科维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末账龄超过3个月的应收账款余额较大,且大量违约状态的项目涉及的应收账款余额较大,持续盈利能力存疑;山东元利科技和苏州金枪新材料,两家公司的毛利率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遭到发审委质疑。还有一些公司因为其他事项导致盈利能力受到影响,比如四川里伍铜业,因为一家客户企业搬迁重建,暂停冶炼,导致经营环境发生重大不利;深圳市和宏实业被苹果取消生产授权导致公司持续盈利受到影响,等等。

  有些IPO企业因为运作不规范而遭到发审委否决。上半年,这样的企业有16家,占比为43%。上半年被否决的IPO企业中,苏州金枪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内部控制未有效执行,河南润弘制药股权转让不合理,京博农化科技和仲景大厨房因收付款问题被询问内控制度是否完善,重庆圣华曦药业被问及产品质量内控制度;南京圣和药业存在药品名称夸大、误导消费者等问题。除此之外,其他企业也因多种不规范运作而被否决。

  还有一些IPO企业因为信息披露问题而被发审委问询,这些企业共有14家,占到上半年被否决IPO企业的38%。信息披露问题包括风险披露不充分或不及时、信息披露真实性存疑、经营或产品风险未充分披露等。如美联钢结构建筑系统(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和重庆圣华曦药业被询问信息和风险披露是否充分、准确,重庆圣华曦药业还被质疑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是否可持续;仲景大厨房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造成违法违规;河南润弘制药信息披露和风险提示不完全;宁波震裕科技因出口申报不实被海关罚款,被质疑其涉事产品信息披露是否充分、及时等等。

  另有少部分IPO企业的独立性问题也遭到发审委关注。这类企业共有8家,占比为22%。发审委关注的独立性问题包括关联交易和同业竞争。例如,深圳清溢光电的关联方为其代收代付货款,发审委质疑其在代收代付中是否存在关联交易或利益输送;深圳华龙讯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关联交易毛利率高、关联交易的依赖性强,遭发审委关注;福建永德吉灯业的销售费用率和管理费用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发审委询问其是否存在关联方,潜在关联方是否为发行人承担成本或代垫费用。

  因媒体质疑,部分IPO企业暂缓发行

  今年上半年的IPO企业中,还有一部分企业因为遭到媒体的持续质疑和曝光,遭到发审委问询和关注,并被勒令暂缓发行。《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经过梳理发现,主要有3家公司遭遇到此种事项。

  今年4月15日,四川侨源气体公告称,因媒体质疑事项而暂缓IPO发行,其也是今年首家暂缓发行的企业。该公司IPO申请今年3月22日已经过会,原计划4月18日进行网上路演。至今,未见该公司重启IPO工作。

  第二家是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永安行)。今年4月,美籍华人顾泰来以永安行侵犯其持有的“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专利为由,将永安行诉至法院。当月,顾泰来还向中纪委实名举报证监会发行部,要求暂停永安行上市。5月5日,由于出现媒体质疑和专利诉讼,永安行迫于压力暂缓上市路演。7月31日,该公司发公告称,正在重新安排IPO发行。

  第三家因媒体质疑而暂缓发行的企业是今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今年5月9日,今创集团宣布,因发行人出现媒体质疑事项,决定暂缓IPO后续发行工作。公司称待媒体质疑所涉事项核查结束后,将及时公告本次发行的后续事宜。

  今创集团遭遇了现实版“股权争夺战”。今年5月3日,以A股职业投资人自居的谢家勇兄弟等人,举报4月份成功过会的今创集团带病闯关IPO。对此举报,今创集团称,幕后有人出于恶意目的,干扰公司上市之路。据今创集团表示,谢家勇系文炳荣的站台人,文炳荣为神州高铁原操盘者,通过资本腾挪大赚。文炳荣举报今创集团,因其与新誉集团之间有经济纠纷。新誉集团位于常州,其第二大股东是今创集团控股大股东的女婿,但两家企业经营范围、业务领域各方面完全独立,互相没有任何影响力。文炳荣认为,新誉集团与今创集团存在同业竞争及利益输送。

  知情人举报也是IPO“拦路虎”

  今年6月20日,来自上海鼎麟股权投资基金的两名合伙人蒋和平、李胜利,实名举报四三九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隐瞒重大事实,意图欺骗上市,并质疑游族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涉嫌隐瞒关联交易,并爆料大股东蔡文胜涉嫌偷逃国家税款数亿元。这场发布会被股民贴上了通过举报阻击IPO上市的标签。目前,四三九九暂停上市,何时重启尚无消息。

  另一起举报阻击IPO企业过会的事件是,今年5月24日,地素时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马瑞敏的前夫钱维等,向证监会实名举报地素时尚隐瞒重大股权纠纷,涉嫌虚假披露、欺诈发行、“带病过会”,这场创业夫妻反目成仇、祖孙三代为争夺股权对簿公堂的行为引起证监会高度重视,已通过IPO审核的地素时尚被宣布暂缓发行。这家环绕着明星股东、大牌代言和靓丽财报等诸多光环的女装品牌公司在IPO临门一脚时遭遇“滑铁卢”。

  上述两起举报事件是股东、家族亲人之间因股权纠纷而引起的争夺大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还了解到,前文提及的今创集团今年也曾经因为同业竞争遭到对手举报,永安行因专利纠纷在被起诉之余也被举报,两家正在IPO的公司之后均出现了暂缓发行的结果。

  今年以来,证监会发审委对涉嫌商业贿赂方面的询问也颇多。以5月24日上会的普元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为例,由于公司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远远高于所列举的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发审委要求公司说明费用支付及内部控制制度和执行情况,如何控制销售费用报销的内容合法合规,以及是否存在商业贿赂问题。随后,该公司因此而被发审委否决。

  普元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并不是首家因牵涉商业贿赂而被否决的企业。重庆圣华曦药业、南京圣和药业和诺特健康科技的首发申请被否,也均与被怀疑涉及商业贿赂相关。此外,原计划在去年8月17日进行网上路演的海尔施生物医药当天宣布,暂缓后续发行工作。此次暂缓发行被指与媒体曝光其子公司上海海尔施诊断产品有限公司及员工牵涉多起商业贿赂丑闻有关。

  另外,今年上半年,河南润弘制药报告期内存在较大数量经销商进出,发审委询问其如何掌控经销商学术推广活动及向终端客户的产品销售价格,经销商在学术推广中是否存在商业贿赂情形。最终河南润弘制药在这上面“栽了跟头”,IPO申请被否决。(记者 刘照普)

(责任编辑:李俊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8112145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