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弃城返乡 “蜂王”专攻“毒”门生意
来源: 广州日报    时间: 2017-07-22 12:20

  吴春湘说,胡蜂中的雄蜂是没有毒针和毒液的。

  吴春湘养殖的胡蜂。

  因为年少时想做“大山蜂王”的梦想,河源市龙川县新田镇源三村青年农民吴春湘,在珠三角城市经历了多年的务工生活后,一头扎进了深山里。前年春季,吴春湘弃工从农,从珠三角城市回到家乡,专门搞起了胡蜂育种和养蜂技术培训工作,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吴春湘就在全国各地108个山村创建起胡蜂生态养殖示范点,并培养出上百名山区农民变成了当地的“小蜂王”。

  想当大山“蜂王”的少年

  “我在孩童时代就有一个梦想,在家乡要与毒蜂共舞,争做大山里的‘蜂王’!”自小就在四面环山的山村长大、现年28岁的吴春湘说,小时候他上学和放学途中经常和山林或竹林里的鸟雀、昆虫、蜂蝶打交道。正是有了“近山识鸟音,近水知鱼性”,才让他自小见识了各类山蜂的生活习性。

  “有些山蜂会蜇伤人,有些山蜂还能与人共舞,和谐共处,这让我感到了极大的兴趣。”吴春湘称,小时候的他,因为在放学路上经常会碰到身边嗡嗡飞舞的蜜蜂、胡蜂、马蜂、黑蜂、黄蜂等蜂类昆虫,好奇心强的他,便开始喜爱上各类山蜂且有针对性地进行辨别,加上祖辈都是蜂农,吴春湘自然而然对山蜂尤其是对家乡数量最多的胡蜂有了较深的印象和认识。

  “玩弄山蜂的过程中,有时一不小心被毒蜂蜇伤,我的手脚或皮肤就会浮肿大半天,要是有一种针对毒蜂蜇伤的特效药那该多好啊。”吴春湘说,他知道家乡有人被狗咬伤后,医院有狂犬病疫苗注射预防,但是被毒蜂蜇伤后,医院却没有相关的蜂毒疫苗或较好的解毒药物进行对症治疗。正是出自于自己的好奇心,吴春湘自小便有了养蜂和提取蜂毒的念头,并一直将此事记挂在心上。

  离开大城市与妻子回乡养蜂

  2008年9月高中毕业后,吴春湘先后到过广州、东莞、深圳等地谋生,从事皮具加工、网络营销等小本生意。起初几年,生意还行,但是从2010年开始,生意慢慢转淡。吴春湘便想着转型,就开始上网查找商机,发现云南有人养殖胡蜂并取得成功,于是联想到小时候立下的梦想,便跟云南蜂农在线交流并掌握到了不少养蜂知识。

  2015年春,吴春湘和妻子一起弃工从农,从珠三角城市返回新田镇农村老家,开始扎根家乡的深山,选择家乡数量最多的野生胡蜂进行养殖。在石坝塘安营扎寨后,吴春湘便和妻子隐居深山老林,每天忙着搭茅寮、做蜂箱、挖蜂洞等工作。没有蜂源,吴春湘起初就上山捕捉野生胡蜂进行繁殖并培育蜂王,从当初的几窝胡蜂养起,发展到如今的上千窝。

  吴春湘称,胡蜂是一种杂食性昆虫,它适合远离人群、牲畜嘈杂声大的宁静环境放养。经过多年的辨别实践和摸索,吴春湘如今已有了辨别胡蜂在哪个时间段是否有毒的经验和一整套养殖技术。

  培育百余“小蜂王”

  养殖胡蜂是一项既轻松又赚钱的工作,一个蜂王可培育一窝蜂群,吴春湘说,他在石坝塘山上除了培育胡蜂种苗外,还规模养殖了1000多箱胡蜂。

  吴春湘说,他把胡蜂种苗培育出来后,免费让当地农户领回基地饲养,然后自己负责农户的技术指导、回收蜂蛹。每箱胡蜂每年产蜂蛹5公斤到10公斤,每公斤售价120元到160元。吴春湘说,农户养殖胡蜂,每年都有稳定的收入,1个农民饲养胡蜂,以1年500箱计算,就有50万元的蜂蛹经济收入。吴春湘说,养殖胡蜂有危险,因为它会蜇人,但只要你不惹它,胡蜂是不蜇人的。

  为带动村民共同致富,吴春湘之前的主要精力放在胡蜂养殖培训上,用培训的钱做所有铺设和建立示范点,希望带动更多的农户养殖胡蜂,从而实现经济增收。近两年来,吴春湘带动当地6户村民组建起新田镇吴氏胡蜂生态养殖经济合作社,接着又构建胡蜂养殖产业链,在省内外部分乡镇分别建立一个示范点,统一对农户进行培训、管理,再由各示范点带动当地农户养殖胡蜂,实现养蜂增收致富的目标。

  如今,吴春湘已教会了全国各地108个学徒,并赠送种蜂,让他们返回当地建起胡蜂养殖示范点,培育起上百个山村“小蜂王”。吴春湘说,截至目前,他在全国各地山村建立起上百个胡蜂养殖示范点,除了河源市五个山区县外,他还在省内的陆丰、汕头、惠东、惠阳、湛江以及云南等地建起了示范养殖基地。

  如今,吴春湘的养蜂基地已吸引了不少外地蜂农前来取经,来自汕头的农民元强,他在吴春湘的养蜂基地学习一个月后,临走时对吴春湘说,自己学成之后将打算回老家开始养殖胡蜂,带动当地贫困村民共创甜蜜事业。

  深山“制毒”

  秒变黄金

  山村养殖的胡蜂与专门采花产蜜的蜜蜂有所不同,胡蜂的个子比一般蜜蜂大几倍,凶猛且毒性强,能吃森林、果树或蔬菜上的各种害虫,是山林的保护神,蜜蜂主要酿造蜂蜜(蜜糖),而胡蜂主产蜂蛹和蜂毒。吴春湘称,胡蜂全身都是宝,其所产的蜂蛹可以做成数十种美食;用它泡出来的酒,可以治疗风湿病;用它提炼出来的蜂毒,可以制成治疗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等疾病的良药。

  吴春湘说,下一步他准备率先在当地做“毒”门生意,将蜂毒真正变成黄金。近期,吴春湘开始尝试“制毒”——在深山收集和提取胡蜂毒液,制成粉末卖给药厂。吴春湘说,胡蜂和大土蜂都是收采蜂毒的高产品种,胡蜂每周每窝可以收采1克蜂毒,大土蜂每周每次可以收采2.2克蜂毒,产量非常高,毒性也非常大,吴春湘说,采收蜂毒过程必须穿好专业防蜂服,而且需要专业技术人员才能去收采。

  吴春湘介绍,蜂毒每周可以收采一次,采集的蜂毒要进行风干并加工成粉末状,包装好销售到各大药厂,蜂毒现在的市场价每克1300元,比当前同等数量的黄金市场价格还贵3倍有余。吴春湘说,目前,胡蜂毒液和加工好的毒粉非常稀有,只有专业规模的养蜂场才能产出一定数量的蜂毒,蜂毒销售市场发展潜力非常之大、前景相当诱人。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曾焕阳  通讯员刘伟东、谢全建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1362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