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2017"生态中国最美湿地"ivvi杯摄影大赛
原创水墨动漫再度崛起?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7-07-20 15:40

 

  《漫友》及旗下杂志曾经培养了大批原创动漫作者。

  本期导读

  近日,针对成年观众群体打造的幻想冒险类动画电影《大护法》自上映以来,以其“魔幻现实主义”的风格、深刻的台词、画面浓郁的“中国风”以及“13岁以下儿童不宜观看”的提示引起持续热议,一扫观众对国产动漫的“低幼”印象。同时,该片也引发了业内对中国原创漫画的新一轮思考:旨在展现中国历史文化及精神内涵的国产漫画如何才能走得更远?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离不开对中国原创漫画过去30年发展历史的回溯。而谈到这段历史,总是绕不过一个人——漫画家金城。他创办了著名原创动漫品牌——漫友文化,随后又参与创建了“金龙奖”原创动漫艺术大赛,树立了中国原创动漫评选、嘉奖和推行机制。

  30年来,金城一直在为国产漫画寻找发展方向。如今,他重拾画笔,以水墨动漫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上周日,金城来到广州文艺市民空间,做客“大师下午茶”,与市民分享他与原创动漫产业的故事。而他所走过的艺术轨迹,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了中国原创动漫30年的发展之路。

  聚焦

  水墨动漫复苏重回流行“前线”

  继《大圣归来》、《大鱼海棠》之后,今年夏天又迎来一部“大字辈”国产动画《大护法》。该片上映以来口碑一路高涨,豆瓣评分冲达8.2分,目前位居本年度国产电影口碑第一。除了作品勇敢地打破了传统中国动画从思想到形式上的束缚,敢于深刻挖掘人性之外,浓烈的中国“水墨风”也为其加分不少。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许多国产动漫作品一直因为内容和画风的“低幼”遭到诟病。但很少有人知道,曾几何时,“中国动画学派”一度享誉世界,水墨动画更是其中最为出彩的种类之一。在上世纪60-80年代,《大闹天宫》《三个和尚》《天书奇谭》《哪吒闹海》《小蝌蚪找妈妈》《牧笛》……这些作品凭借深邃悠远的意境和诗意的气质打动过无数观众。尤其是1988年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山水情》,更创造了中国水墨动画艺术的巅峰,它也被称为“中国动画学派”的代表。

  据统计,从1956年到1986年,中国共有31部动漫作品在全世界各类电影节上获奖46次。在这些动画作品中,考究的人物造型与服装、散发着传统人文气质的故事,加上典雅写意的水墨表现风格,让那一时期的国产动画显得格外流光溢彩,也成就了“东方动画”的美名。

  2015年,中国动画大师马克宣离世,再一次引发国人对马老先生曾经创造过的水墨动画辉煌时代的深情怀念。

  “中国早期动漫能在国外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水墨动画功不可没。”金城说。

  事实上,金城就出生在中国水墨动画蓬勃发展的上世纪60年代,从小拿着速写本画画的他,打下了牢固的绘画基础。“那时候中国的山水动画、剪纸动画、皮影动画、木偶动画在世界上都是独树一帜的,连环画也是世界一流。”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掀起一股“连环画热”。金城高中毕业便走向连环画创作道路。他曾经创作出脍炙人口的《明姑娘》,在《连环画报》发表并结集出版单行本,之后同名电影拍摄放映,金城也因此成名。

  水墨动画由于要分层渲染着色,制作工艺复杂,一部短片所耗费的时间和人力惊人。《山水情》的诞生创造了中国水墨动画艺术的巅峰,却也成了中国动画艺术从体制内走向市场化这一过程中的绝唱。

  “过去,水墨动画消失的主要原因就是没有合适的商业模式,在大动画产业成熟的背景下,水墨动画是有前途的。”对于这一点,金城坚信。

  纵观近两年来国漫中的优秀作品,不管是田晓鹏执导的《大圣归来》还是梁旋打造的《大鱼海棠》,抑或是此次引发热议的《大护法》,它们在“中国风”问题上虽然各有特色,但在中国元素的使用上有一点颇为一致——画面都有浓烈的水墨风格。

  这让人们看到,随着近年来中国动漫行业的逐渐成熟,有了成熟的消费市场、流通环境和衍生产品生产线,大动漫产业的盈利模式正在走向清晰,水墨动漫正在复苏甚至一度走在了动漫界的流行“前线”。

  这种转折同样发生在金城身上。

  在历经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连环画的衰落后,金城也顺势而为加入到了中国动画产业化大军中。他从1986年开始尝试创业,1997年成立了漫友文化公司的前身——金城时代连环漫画中心,他打造的《漫友》《漫画世界》一度发行过百万册。

  2016年,时年55岁的金城重拾画笔,专攻水墨动漫,他创作的《人间四月天》系列入选全国美展,受到广泛赞誉。

  动画电影《大护法》海报。 资料图片

  回顾

  让更多人因为动漫爱上广州

  电影《大护法》是导演不思凡历时3年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动画电影。此前,由于遭遇资金不足、没有发行方等问题,电影险些无法“问世”,但不思凡依然认为“现阶段是国产动漫发展的好时代”。

  《大护法》影片创作之初,主创为了解决资金短缺的困难,曾在一些国内外众筹网站上进行众筹,仅在Kickstarter一家网站就募集到了2万美金。而对于一个中国原创动画来讲,已经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

  确保“不被饿死”才能坚持做下去。

  让创作者能凭借才华遇上伯乐,让优秀的动漫作者脱颖而出,这是动漫行业良性发展的必要条件之一。提到这一点,就不得不提金城和他创办的“漫友文化”和“金龙奖”。

  1986年底,金城刚开始创业时,所面对的业界生态环境是相当落后,根本没有“漫画公司”的概念。他记得去工商局注册动漫公司时,得到的回复是:“你画漫画,自己在家画就好了,注册什么公司啊?”

  1992年,金城再次创业,同样以失败告终。直到1997年,金城在北京成立了漫友文化公司的前身——金城时代连环漫画中心。这一次,他不仅自己做原创,还要做发行和出版。

  金城创办的原创动漫杂志《时代漫画》,在当时遍地盗版日本漫画的挤压之下并没有坚持很久。2000年,金城决定南下广州再谋发展,并创办了《漫友》杂志,发掘了一大批原创作者并与之签约,由此实现了从“小作坊”到“运营商”的华丽转身。其旗下的《漫画世界》等新刊物逐渐发挥出杂志的“孵化器”作用。自从引进台湾漫画家敖幼祥的作品《乌龙院》之后,《漫友》开始拥有营造读者阅读风潮的力量。

  “当时,经朋友介绍,我去一家酒店拜访敖幼祥,他的房间里,漫画书摆了整整一床,100多本层层叠叠全都是《乌龙院》。”回忆当时两人相识的场景,金城依然记忆犹新:“当时敖幼祥说要签就全部签下,而且一定要求我给黑白漫画着色,变成彩色,于是我就豪赌了一把,同意了。现在看来,那个决策是非常正确的。”

  2002年起,敖幼祥在广州一住就是10年,这10年中《乌龙院》销量一直高居中国畅销漫画榜前列。金城也在不断挖掘新的原创作者和作品,如今,《漫友》签约的漫画家或工作室超过100家。

  在业内不少人看来,金城在培养“种子画手”方面从来不惜血本,除了签约作者以外,金城还广泛撒网,培养了大量的“编外”作者。虽然他们不是正式员工,但金城给他们保底工资、缴纳社保,即便画不出来、一时没有灵感也没有问题,同样有月薪支付,以帮助新人解决后顾之忧。

  2004年,金城参与创办的首届中国动漫“金龙奖”横空出世,更让中国动漫首次走入主流社会和大众视野,为行业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2007年,“金龙奖”永久落户广州,“漫友文化”的总部也从北京移到了广州。

  很多获奖者因为参加“金龙奖”这一契机,爱上了广州的氛围,开始在此安营扎寨,这是金城颇感骄傲的一件事。不少知名作者为此放弃了原本的优越条件,选择到广州发展。中国年轻一代最畅销的漫画家之一朱斌,就是因为“金龙奖”爱上广州并决心留在广州创作的人之一。由他主笔的《爆笑校园》总发行量已经超过2500万册。

  2016年,举办了13个年头的“金龙奖”启动了国内首个评估原创动漫综合竞争力的动态指标体系——中国二次元指数,动漫产业从此也有了自己的“晴雨表”。

  期待

  好的作品让人重新“认识世界”

  中国动漫产业近年呈崛起之势。2014年起,我国动漫产业内容生产实力进一步提升,总产值超过1000亿元,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上升到1200亿元。2017年,《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产业发展规划》发布,文中对“十三五”时期我国动漫产业发展提出了具体的数字目标——产值达到2500亿元。

  据统计,目前漫画出版、影视动画、互联网动漫、手机动漫等动漫作品制作产值约占总产值的26.25%,版权授权收入约占总产值的19%。而在国际上,影视产品的制作产值与授权值平均为1:10,这意味着我国动漫市场未来发展的空间巨大。

  在位于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来自海内外的丰富资讯也给金城带来了很多有益启发。

  2002年,漫友文化的销售额已经达到2000多万元,当时金城第一次提出了“动漫”概念,令“动画”和“漫画”第一次实现了概念上的统一。

  当时,动画主要是通过少儿频道播放,相较于漫画更受重视。金城坦言自己“当时也是存着一点私心”,想着通过推广“动漫”,让漫画搭上动画的快车,“那时,《漫友》杂志上半月刊叫‘漫画100’,下半月刊叫‘动画100’。后来,‘金龙奖’也是第一个把漫画和动画结合的奖项。”

  国产动漫发展至今,优秀的原创IP依旧是极为稀缺的资源,对现有文化IP的过度开发同样令金城感到担忧。像《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这样带有鲜明个性的动漫界“网红”,依旧不多。不仅如此,今年《大护法》的话题效应,不如去年的《大鱼海棠》,影片叫好不叫座,排片量也奇低。《大护法》之后,动漫电影《阿唐奇遇》也即将上映,该片讲述的是一个带有中国民俗文化的茶宠玩具与一个外星机器人的故事,颇有些“混搭风”。实际上,导演王微是从互联网行业转型而来,成为“新晋”动画人的。他希望用自己的“跨界”经验帮助观众从日常生活和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情感触发点。

  “我们并不想刻意地拼凑一些‘中国元素’,而是试图自然地呈现生活,将镜头对准身边的素材。先不谈像宫崎骏动画那样世界范围内都受欢迎的动漫作品,至少先做出中国人理解并能够触动他们感情的作品吧。”王微说。

  对此,金城也有着自己的思考。“一部好的作品,卖不出去、没人看终归是失败的。能够与市场结合,看完之后能让人产生心理共鸣、文化共鸣,能够被人们记忆、被欣赏的,才是一部好的作品。”金城说,“要相信市场的力量,是金子总会发光,是好作品一定会被发现。”

  金城特别推崇丰子恺的“丰式漫画”。寥寥几笔,就能将人或者动物勾勒得活灵活现,旁边再用简短文字介绍画中的故事情境,“在丰子恺的这些水墨小品中,有着隽永的中国文化韵味。”金城说,“好的作品不只是予人以视觉享受,还要传递情绪,使人心生期待,产生精神寄托,予人力量,最终让我们重新认识世界。”

  ■对话金城

  原创动漫须有中国特色的表现语言

  南方日报:相较于上世纪60年代中国动画艺术的辉煌,您对当下的中国原创动漫发展态势如何评价?

  金城:动漫是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的产业,容不得任何投机取巧。目前,政府出台了大量扶持、发展动漫产业的政策,导致部分企业带着投机心理进入市场,生产的动画片或抄袭、或骗投资,搞乱了行业生态。当下,中国动漫要发展必须强调特色,强调中国特有的表现语言。

  这10年,中国动漫产业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产业链也搭建了起来,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但最核心的问题是好作品还不够多。好的漫画作品是基础,它处于产业链的上游,没有好作品,后续又如何开发?在中国特色方面,动漫人不妨向中国传统文化致敬,拿出有中国特色的水墨动画等,让它走向世界。我相信,中国动漫未来的前景是宽广的,所有追求短期暴利的作品必将被市场淘汰,如果你真的把它当做一份事业,要就做好长期奋斗的准备。

  南方日报:如何看待动漫IP的“变现”问题?

  金城:环顾国内外,无论是《机器猫》还是《神偷奶爸》,它们都是好的IP。国外通常有诞生好IP的整体链条,从开始创作到最终完成,流程都很完善。我去年曾到访美国“梦工厂”,询问什么时候出《功夫熊猫》第4部,他们的答案是不知道,因为还没有发现好故事。想想看,这么热的题材只要拍出来就可以大赚,但是他们没有好故事宁愿把它搁置起来。相形之下,国内一些公司拍脑门决策、盲目跟风,这对投资人、对市场、对创作者都是很不负责任的。

  在中国动漫归属于创意产业。据我所知,国家正在制定文化创意产业振兴的相关法律法规,国内动漫界也在学习国外知识产权保护的先进方法。在这方面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改善和提升。

  南方日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手机漫画软件开始受到年轻人欢迎,您觉得这会对动漫行业造成冲击吗?

  金城:动画与漫画最大的价值是传承。未来,想要构建、完善中国的动漫产业链,一定要拿出传世好作品。像这类网络平台,是有机会推出好IP的,但另一方面,它们也容易被眼前的成绩蒙蔽,做得过于娱乐化,以求吻合当下最新流行的东西,否则平台就难以为继,但长远来看,为了眼前而放弃初衷是得不偿失的。

  南方日报:未来在广州,您觉得还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让动漫爱好者尽可能接触和了解好的动漫文化?

  金城:这是个系统性工程。从当年我做漫画到现在,整个社会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大家已经认同动漫是创意行业,其中好的儿童漫画意义尤为重要,它非常考验漫画者的思维能力和想象力。现在位于华侨新村的JC动漫馆,里面有上百部世界动漫名作的数千件手稿,目前接受预约参观。它的主要定位还是用于学术和研究,同时面向公众开放,这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此外,除了大家已经熟知的“漫博会”,今年广州还将举办首届全国动漫美术作品展,12月15日将在广东省博物馆开幕。作为预热活动,与此展览相配套的“粤港澳台24小时漫画马拉松创作比赛”会在289艺术PARK举办,欢迎有兴趣的爱好者一起来关注。

  ●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 实习生 黄奕银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除署名外)

(责任编辑:张 雯)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1349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