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中国网事·感动2017”网络感动人物评选一季度启动
“全能车”击中了共享单车行业哪些痛点?
来源: 新华社    时间: 2017-07-09 07:57

  新华社北京7月8日电 题:“全能车”击中了共享单车行业哪些痛点?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王炳坤 周闻韬 杨喆

  “交一份押金,就能畅骑多个品牌”——近日,主打“聚合”招牌的“全能车”APP横空出世,在共享单车市场激起波澜。

  一边是顾客对“少交押金、少装软件”的便利拍手称快,一边却是摩拜、ofo等运营商纷纷祭出抵制、封禁的“大旗”。“全能车”APP到底动了谁的奶酪?又击中了共享单车行业的什么“痛点”?

  有人“叫好”,有人封杀

  “全能车”是深圳前海鸿途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一款软件,2017年3月进行内测,5月初上线。凭借“只需支付一份押金,就可使用所有单车品牌,还可正常享受促销活动”等卖点,“全能车”迅速走红,在市场引发瞩目。

  近日,记者在北京、上海等地对“全能车”进行了体验。下载手机APP,提供身份证号与手机号进行注册,并缴纳299元押金后,记者扫描摩拜、ofo、酷骑等多个品牌的单车,均能顺利开锁骑行,其收费也与各家运营商的标准无异。

  一个软件就能“玩转”各个平台,“全能车”让不少顾客兴奋不已。上海大学生胡宏辉说,此前他手机装了5种共享单车软件,共计缴纳押金近千元,“全能车”以一顶五,这才是真便民。

  然而好景不长。近期,摩拜、ofo两大共享单车巨头先后发声,称并未向“全能车”提供授权,也没有开展任何合作,它们已通过技术手段对“全能车”进行封禁。

  尽管深圳前海鸿途科技公司公开表示,“全能车”不存在所谓“购买大量个人信息”的行为,但ofo公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全能车”实质是盗用别人的身份信息为用户提供用车,这涉嫌侵权。

  “简单来说,‘全能车’首先在各大共享单车平台注册一定数量的身份信息,当用户乙需要用车时,它拿用户甲的注册账号来解锁,而乙的身份信息,又可能被丙使用。”这位负责人说。

  目前,共享单车运营商一般都要求注册用户本人使用单车,一旦发生事故、损坏等情况,通过实名便于溯源。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春彦说,如果“全能车”冒用他人账号帮用户开锁,一旦出现骑行意外或纠纷,无疑会加大处理难度。

  动了共享平台的押金“奶酪”?

  多名专家分析,摩拜、ofo极力封禁“全能车”的原因远非破坏“实名制”这么简单,让各大平台更难接受的是,“全能车”模式对他们的押金“奶酪”构成了威胁。

  “‘全能车’靠什么赚钱?”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靠截留各大平台的用户押金,这种新软件完全可实现低成本、高收益。

  曹磊表示,现在很多客户都在多个共享单车平台注册并缴纳押金,但是他们真正使用单车的频次并不高,“全能车”很可能是抓住了这一“痛点”,让缴纳的每份押金都能为多个客户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认同这一说法。他举例分析说,比如“全能车”在摩拜、ofo等10个共享单车平台分别注册1万个用户,也就是缴纳10万份押金,然后它接受100万人在自己的平台注册,收到100万份押金。“只要‘全能车’的这100万个客户,在同一时间使用同一单车品牌的人数不超过1万人,‘全能车’软件就能顺利运转,进而白白获得90万份的押金沉淀。”

  “这样一来,‘全能车’凭借在共享平台注册的较少账号,就能撬动数倍甚至数十倍的用户前来注册,谁还会给摩拜、ofo等公司交押金。”赵占领说,不过这种对客户账号进行‘二次共享’的模式,必然带来对客户信息的冒用。

  7月6日,记者在北京街头测试“全能车”软件,在扫码骑行了一辆摩拜单车后,记者打开自己的“摩拜”APP,在上面并没有找到刚才的用车记录。采访中一位共享单车平台的员工私下透露,类似用户信息遭冒用现象并不罕见。据他们监测,有的客户每天骑行他们的单车超过四十次,时间累计高达十几个小时,有的客户甚至一天之内在多个城市骑行单车,这显然不正常。

  出人意料的是,记者与“全能车”公司和几家共享单车平台的工作人员联系,他们对押金问题均避而不谈。一名员工表示,押金的事比较敏感,还是不说为宜。

  该给押金“争夺战”降降温了

  围绕“全能车”的是是非非,押金显然成了绕不开的话题。一些人表示,“全能车”不惜空手套白狼,违规“截胡”共享单车平台的押金,这从一个侧面提醒:共享行业对押金的倚重该降降温了。

  近年来,共享单车迅速覆盖全国各大城市,各大平台的骑行收费低,单车成本高、损耗大,顾客押金成为支撑其运营的重要因素。在一些平台,每辆单车背后都有10-20个注册用户,收到的押金数额巨大。

  专家表示,在发展初期,押金的确为共享单车行业起到了“输血”和反哺的作用,但有的平台过度倚重押金,四处铺摊子寻求做大自己的“押金池”,而不怎么关注实际运营效果。辽宁安行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宗胜说,此次“全能车”软件出现,就是押金“争夺战”升级的表现。

  事实上,随着共享单车行业蓄积的押金规模不断扩大,其风险已引起相关部门重视。今年5月,交通运输部发布文件,要求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实施专款专用。当月,北京金融局也提出在北京注册的共享单车公司需要把押金存管到指定银行账户,防止变相非法集资。

  如何保障用户资金安全?曹磊认为,对于蓄积了“押金池”的共享平台,国家应纳入互联网金融行业实施监管,包括颁发相关牌照,押金应在第三方机构监督下合理使用,明确押金的退还流程和退还时限等。

  刘春彦认为,如果纳入互联网金融的体系进行监管,像“全能车”这样没有实物资产,而涉嫌靠侵犯其他公司商业机会来牟利的企业,可能很难拿到牌照。

  不过,也有人从“全能车”软件中看到了行业机遇。“‘全能车’受青睐,表明用户希望使用单车更加方便,且降低押金成本。”赵占领说,目前一些共享平台正在接入个人征信系统,对信用记录优良的用户免收或减收押金,这在降低消费者负担的同时,有利于共享单车企业回归主业,谋求健康发展。(完)

(责任编辑:王佳)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91121287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