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中国网事·感动2017”网络感动人物评选一季度启动
广州市约10%小学生校外托管
来源: 广州日报    时间: 2017-07-07 10:30

  有关报告建议:通过压缩午休时间、开展社区教育等多种方式解决问题

  报告指出,校外托管存在大规模无证无照、无人监管的问题。(资料图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燕 摄

  根据2015年底的一组数据,广州共有1037所小学,约86.1万名小学生。其中,除了参加校内托管的学生外,共有89461名小学生参加了校外托管,占全市小学生总数的10.4%。在各区中,番禺区最多,达20500人;海珠、天河区均过万人,分别有14818人、12766人;花都区8412人,越秀区7020人;最少的增城区也有1252人。

  以每名托管学生平均每月托管费用800元计算,全市约9万名小学生平均每年10个月参加校外课后托管,年托管经营额就高达7.2亿元。校外托管拥有如此大量的“市场规模”,却存在无证无照、无人监管的问题。

  校外托管机构大多无证无照

  校外托管机构无人监管、99%无证无照,如何降低风险?校内场地有限,中午取消午休、下午上课时间提前至1时30分,家长是否愿意?昨日,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发布《2017年中国广州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蓝皮书报告。其中关于《加强广州市课后托管规范管理的建议》的报告,对校内、校外托管的现状进行了描述,并提出建议。报告指出,校外托管拥有如此大量的“市场规模”,却存在无证无照、无人监管的问题。

  调研结果显示,每所小学周边都有4~5家,多则十几家校外托管机构在“招揽生意”。

  年托管经营额高达7.2亿元

  就像此前反映的那样,校外托管存在诸多隐患。一是场地安全隐患。校外托管机构均是租用居民住房作为经营场地的,通常只有一个出入口,加之绝大多数居民住房安装了防盗网,住宅单元小学生人数都在十几二十人以上,一旦发生意外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其次是环境卫生和食品安全隐患。报告指出,几乎所有校外托管机构都在普通家庭式小厨房集中制作饭菜,食品加工环境不符合相关要求,食材采购和餐具用品卫生消毒缺乏必要的监管,工作人员是否体检和身体是否健康不得而知,食品安全状况堪忧。

  在接送托管学生过程中,同样险象环生。“每逢中午休息或下午放学,各路托管机构的接送人员就聚集在小学门口,常常以一带十甚至更多。这些接送人员和在校门口排队等候的学生聚集在一起,与其他前来接小学生的汽车、电动自行车和人流相交织,待学生到齐后,再穿过人流、车流密集的道路、巷口,前往托管场所,安全状况令人担忧。”报告指出。

  许多托管机构声称可以进行教学辅导,实际却言过其实。

  大多数校外托管机构雇用的多为未取得教师资格证书的社会人员,不具备担负小学教育资质和能力,根本保证不了教学和辅导质量。

  “除以上问题外,扰民、税收问题也很突出。”报告撰写人之一张健一介绍,以每名托管学生平均每月托管费用800元计算,全市约9万名小学生平均每年10个月参加校外课后托管,年托管经营额就高达7.2亿元。但由于目前广州市的校外托管机构基本上无证经营,没有进行税务登记。

  建议:中午提前上课

  解决“托管难”

  目前,学生托管主要有两个时间段,一是中午时间段,二是下午放学之后。对于中午时段,张健一认为,可以参照北京、上海、成都、南京等地的做法经验,将小学下午上课时间提前到下午1时30分,3时30分左右放学。这样,既可以减轻家长和学校的午间托管的压力,又可以避开广州市大部分小学没有午休床位的困境。

  托管问题解决要遵循校内托管为主、校外托管为辅的基本思路。张健一建议,下午3时30分放学后,所有小学实行“四进四退”:学校教学退场,社区教育进场;学校教师退场,社区志愿者及义工进场;学校课堂退场,社区课堂进场;学校校长退场,素质营营长进场。前一个小时做作业,后一个小时开展“琴棋书画”等素质教育,按照低成本适当收取一定费用,困难家庭子女实行政府补贴,这样就能有效解决小学生课后“失管”“失教”的问题。

  为保证该办法的顺利实施,可由市民政局、市社工委等共同配合,推动各区成立“校园素质营”志愿者或义工服务组织,鼓励小学在职教师以志愿者或义工身份担任“校园素质营”教师,支持市(区)少年宫、公共图书馆、社区活动中心、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与“校园素质营”展开合作。

  小学校内托管有哪些问题?

  一、“睡不好”

  从调研情况看,全市具备提供寄宿条件的小学数量极少,拥有午休宿舍或床位的小学也寥寥无几,不少小学教室、活动室没有配备空调,参加校内午休托管的学生只能趴在课桌上,夏天更无法保证孩子休息质量。

  二、内容单一

  由于国家教育部明文禁止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乱收费,因此广州市小学早已经取消校内收费开设兴趣班的做法,尽管大多数家长希望出钱让孩子在校内参与特长技能学习,但由于制度规定的限制,校内托管最终仅限于指派教师集中看管学生,没有开办课后兴趣小组或素质教育培训班。客观来说,这种托管形式内容枯燥单一,没有充分利用好课余时间,不利于学生开展更全面的素质教育,对希望子女获得优质教育的家长没有吸引力。

  三、保障机制不足

  多间小学校长都反映,由于托管经费使用管理不能体现多劳多得,打击了教师积极性,没有教师愿意承担课后托管任务,一些小学只能聘请生活阿姨进行托管。

  目前,番禺区开展校内托管的学校按一小时几十元的标准聘请社会人员看管学生,托管质量大打折扣,大大影响了家长选择校内托管的意愿。记者罗桦琳 通讯员粟华英

(责任编辑:李庆招)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61121278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