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中国网事·感动2017”网络感动人物评选一季度启动
广州网约车司机被罚3万不服起诉一审获撤 二审开庭
来源: 金羊网    时间: 2017-06-24 10:26

  他用网约车载客被罚3万元,不服起诉一审获判撤销处罚;案件昨天二审开庭,当庭未作出终审裁判

  广州市民蔡某昨天又一次走进法庭。去年4月,他因用滴滴顺风车平台载客,广州市交通委员会(以下简称“广州市交委”)认定其未取得道路客运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客运经营,决定给予其责令停止经营、处3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蔡某不服该决定,最终起诉。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以下简称“广铁第一法院”)一审认定蔡某行为违法,但依照国家道路运输条例的规定,出租车客运管理不属于道路运输条例的调整范围,广州市交委依据该条例作出处罚属定性和适用法律错误,判决撤销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等。

  广州市交委上诉后,昨日该案在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二审公开开庭。

  起因

  开顺风车载客 被罚3万

  今年38岁的蔡某是四川人,在广州生活十多年,为一家手机公司员工。网约车兴起,他也加入滴滴顺风车平台。

  广铁第一法院查明,2016年4月17日,一名乘客通过打车软件与蔡某取得联系,约定蔡某驾车将其从海珠区琶洲附近送至天河区棠下村,打车软件平台乘客端显示车费为16.7元。

  蔡某驾驶自己的车牌号为粤H的小汽车(车辆使用性质为非营运)搭送该乘客。广州市交委执法人员在棠下村前发现该车涉嫌违章,对之进行调查,当时乘客正在下车,蔡某无法出示该车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广州市交委当场制作了《现场笔录》及《询问笔录》,并作出《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但蔡某拒绝在上述文书中签名。

  2016年5月16日,广州市交委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蔡某未取得道路客运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客运经营,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十条、《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第十二条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六十四条及《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第八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决定给予蔡某责令停止经营、处3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一审

  市交委被判决处罚不当

  蔡某不服,于2016年5月向广州市政府申请复议,广州市政府于同年7月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广州市交委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蔡某不服,向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广州市交委和广州市政府。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依照《广东省出租汽车管理办法》、《广州市出租汽车客运管理条例》的规定,原告蔡某营运行为构成违法。

  但法院指出,网络预约车经营行为的定性问题是本案的重点。《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八十二条明确规定:出租车客运和城市公共汽车客运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58号)认为出租汽车服务主要包括巡游出租汽车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等方式,明确将网络预约车经营行为的定性为出租汽车服务经营范围;交通运输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将网约车经营服务定义为提供非巡游的预约出租汽车服务的经营活动。

  法院指出,根据上述规定,网络预约车经营属于预约出租汽车营运,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八十二条的规定,出租车客运管理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调整范围。被告认为原告蔡某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等的规定属于定性错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等规定对原告蔡某作出行政处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法院据此认为,被告广州市交委对原告蔡某作出的行政处罚事实不清,定性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处罚明显不当,应予撤销。被告广州市政府作出维持原行政处罚的行政复议决定错误,应当予以撤销。依照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一审判决撤销被告广州市交委会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撤销被告广州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

  二审

  聚焦原告行为是否营利

  广州市交委不服判决上诉称,一审判决书引用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58号)印发时间是2016年7月26日;交通运输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印发时间是2016年7月27日,实施时间为2016年11月1日。在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不可能预见上述相关文件及规章出台,按照“法不溯及既往”原则,一审判决引用事后文件及法规认定其适用法律错误的做法并不适当。广州市交委还称,一审将本案网约车运营行为认定为出租车客运依据不足,此外,本案依据处罚下限处理,并未“从严定性、从重处理”,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维持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它定义我是非法营利,这不对。我用滴滴软件,并不是满足了乘坐者的意愿而是以我的意愿为主顺便带过去的。”蔡某法庭上说,因乘坐者“还要去更远的地方”,而自己只是去超市,故“我送不过去”,所以乘坐者下车时,“我让他取消”,没说收钱,不存在营利,实际上,16.7元并没有支付,只是平台上有显示。

  “有没有证据证实蔡某收取了这笔钱?”法官问。

  广州市交委的代理人回答说,现场执法并没有拍摄到,但蔡某约定了收费,证实实施了营利行为,构成非法营运。

  法庭没有当庭做出终审裁判。

  数说

  广州自去年以来查处非法网约车971宗

  广州市交委在今年3月29日作出的行政上诉状中指出,网约车作为新兴事物具有其先进性,与此同时,也存在明显的弊端。

  一是安全问题。网约车司机的准入无法得到有效监管,据统计,2016年以来,广州市交委共查处非法网约车971宗(外地网约车845宗),有犯罪前科司机74人,占比7.6%。

  二是网约车无序发展增加城市交通拥堵。据统计,2015年网约车兴起后,当年全市机动车同比减少约7万辆(2.6%),但拥堵指数反而大幅上升了39%,大量外地网约车(约占42%)加剧了我市交通拥堵,2016年上半年拥堵指数进一步上升13.4%。记者 董柳

(责任编辑:王佳)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91121202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