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中国网事·感动2017”网络感动人物评选一季度启动
【粤港澳大湾区系列报道之一】从世界湾区经验看“粤港澳大湾区”当务之急
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7-06-02 08:29

    新华网深圳6月2日电(记者曹滢 黄玫 郑磊)粤港澳大湾区要来了!珠三角地区一片沸腾。从地方政府到民间资本,从专家学者到普通白领,都希望能在这一轮机遇中抢得发展先机。

    4月11日,李克强总理会见香港新一任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时表示,今年中央政府要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

    中心在哪里?有哪些投资机会?带来什么政策红利?不久的将来,粤港澳大湾区能否比肩世界级湾区?

    为了一探“大湾区”究竟,新华网独家专访了北京大学城市设计研究中心陈可石教授。他长期致力于城市规划和城市研究,是国内最早提出粤港澳城市群发展“湾区经济”概念的学者之一。

图为北京大学城市设计研究中心教授陈可石 (新华网 伍嘉炜摄)

  粤港澳如何“比肩”世界三大湾区

  新华网湾区为什么选在粤港澳?相对于国际上其他几大知名湾区,粤港澳大湾区有什么独特之处?

  陈可石:2013年5月,我申请了深圳市社科基金,题目是世界先进城市比较课题研究,旨在对深圳发展建设提供学习借鉴。在研究过程中,我们发现近100年来世界经济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几个湾区城市群,国外文献中用“湾区经济”形容这种现象。

    “湾区经济”,一般指围绕沿海口岸分布的众多海港和城镇所构成的港口群和城镇群,由此衍生的经济效应被称为“湾区经济”。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被称为“世界三大湾区”,其庞大的经济体量、宜人的环境、包容的文化、高效的资源配置能力成为区域乃至国家的中心,以强大的辐射能力带动周边经济发展。

    1900年到1945年是纽约和旧金山湾区成型的时期,到了60年代,东京湾成长起来,到了80年代和90年代,又集中在新加坡、迪拜、悉尼这几个湾区。整个世界城市发展史,是一部湾区经济的发展史。

    从这些知名湾区的经验来看,湾区经济往往具有显著特征:开放的经济结构、高效的资源配置能力、强大的集聚外溢功能、发达的国际交往网络。

    通过对这几个世界级湾区研究对比,我们得出的第一个结论是未来二、三十年世界湾区经济的焦点将会集中在粤港澳的环珠江口城市群。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首先,这个湾区面向太平洋;第二,这一地区经济体量,在中国经济结构中处于龙头。

    比较而言,粤港澳大湾区在人口聚集、建成区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与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等公认的世界几大湾区差距不大,但在国际影响力、服务功能、创新能力、环境品质、区域发展韧性等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

    与京津冀、长三角地区相比较,珠三角的优势体现在企业创新能力强、城镇化水平高、城镇体系相对完善等方面,但在高校等基础创新、企业总部等国际印象等方面有较大差距。

    城市群规划重在“错位”

  新华网:大湾区会有一个中心还是有多个中心?这些城市各有特点,由谁做中心?您怎么看?

  陈可石:公平地来说,任何人都希望自己能成为中心。从我所研究的湾区经济规律看,一个湾区只有一个中心。纽约湾区就是曼哈顿,东京湾区就是东京,旧金山湾区是旧金山,但是旧金山湾区也包括洛杉矶和圣地亚哥。如果大家都要做中心,就没有必要形成湾区了。所以各个城市应当错位发展。

    因为中心不一定是地理上的概念,也可以是产业或经济结构分类后的概念,是人才的集结。广州作为省会城市,是社会和文化中心;香港毫无疑问是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贸易中心。深圳应当争取与香港共建金融中心、物流中心、创新中心和文化创意产业中心。事实上,我们比较世界一流的湾区城市群,核心城市都是将金融和文化的发展齐头并进。像伦敦,它就既是欧洲的金融中心,也是文化中心。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湾区城市群需要错位发展,要明确各城市在未来区域体系中承担的定位。如何在未来几年形成分工合作,这非常重要。

    过去各城市独立搞规划,分工和定位都有很多雷同,都搞制造业,都搞高科技,甚至有几个城市请的规划设计顾问都是同一家公司,拿出来的报告大同小异,没有从整个产业布局的规律考虑,也没有把城市的文化特征考虑进去,我觉得这是不利的,最终导致的是互相削弱互相制约。我不是搞区域经济研究的,所以我请教了广东省规划院的专家,他们也在反映这个问题。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不只是城市、土地利用的规划,还包括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这就要从国家层面来统筹设计,这是当前的一个很重要的议题。

    纽约湾区和旧金山湾区在错位发展方面做得比较好。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形成,但重要的是在规划策略上有先导性。伦敦湾区的大规划提出者是伦敦大学学院的Peter Hall教授和其团队。这个在发展之初提出的规划,对伦敦湾区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是个经典案例。

    目前大湾区的规划还没有出来。城市群怎么错位互补,怎么协同共赢,现在应该进一步深化、具体化,变成各地各行各业的行动纲领,而不再是停留在概念上。这是未来这一两年要做的事情。

    “命运共同体”是合作根基

  新华网:大湾区作为一个经济地理概念,首要目的是促进互惠互利,整合的难点在哪里?

  陈可石:30多年广东一直是改革开放的前沿,现在提出建设大湾区,表明了中央对广东在转型升级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寄予的希望,发掘广东的可持续发展动力,发挥改革先锋、排头兵作用,把珠三角作为重点突破口,出现更多的创新和进步,为解决转型升级时期的困难提供支撑。

    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国家战略,这是非常重要的历史性举措。这个概念的建立打破了之前各个城市规划的局限性,过去大家都在做资本积累,自己生长,现在是形成合力的最佳时机了。

    粤港澳大湾区应该作为命运共同体,走出本位主义的本体化思维,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样的历史高度来思考问题。粤港澳大湾区应该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动力,沿一带一路输出、输入,为周边国家和地区提供血液和养分,使之受惠。

    我认为,要建立国家层面的发展领导小组,组织协调机制来制定规划。从现实来看,一小时经济圈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种经济体联盟。这种联盟也不是管委会性质的,管委会的角色有些力不从心。这是行政合作途径、合作模式需要突破创新的。这必须是由上而下来解决和实施的。

    也要推进民间合作交流机制,支持内地与港澳智库加强合作,共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研究院。

“大湾区”从哪儿来?干货在这里

粤港澳大湾区:借力“一带一路”谱写“中国硅谷”畅想

粤港澳大湾区 到底有多“大”

梁振英:发展粤港澳大湾区给香港带来很大机遇

想上粤港澳大湾区的车?要快

(责任编辑:魏晓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41121065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