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中国网事·感动2017”网络感动人物评选一季度启动
孔子耕读风 粤北传千年
来源: 广州日报    时间: 2017-04-29 08:53

  南雄孔林书院在历史风雨中废弃 留下了惜字塔、孔闰墓和点点残缺构件

  平林村诗礼堂。

  村中保存完好的惜字塔。

  孔林书院遗留的古代建筑构件。

  书院遗址现在已经是泥砖房。

  孔氏宗祠前的“务本敦伦”石匾被认为是书院遗物。

  千年书院 岭南文脉

  【开篇语】

  受重重山川河流的阻隔,远离中原腹地的岭南曾一度被人视为“化外之地”。千百年来,就是在这种相对独立的地理、文化环境中,历代有识之士创办了一个个或大或小但却人才辈出的古代书院。书院的琅琅书声与淡淡墨香,造就了无数代岭南人“崇文重教,耕读传家”的传统美德。从唐宋时期至清代末期,岭南书院数量之多、密度之大,丝毫不逊色于文风昌盛的江南地区,用延绵不断的文脉为岭南文化发展与传承作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

  时至今日,不少曾独领风骚数百年的古代书院在广东各地依旧保留着往日的印记,源远流长的书院文化至今仍如春雨般滋润着后人的思想。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近日分赴南粤各地,踏访一个个曾被历史尘埃所掩盖的古老书院,探寻千年来广东文脉昌盛与历代书院繁荣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

  千多年前,无数中原先民扶老携幼、跋山涉水向岭南进发。作为广东三大民系之中广府民系曾经的重要中转站、客家民系迄今的重要聚居地,南雄在岭南文脉传承上有其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北宋建隆三年(公元962年),被誉为“岭南孔氏第一村”的油山镇平林村建起了一幢孔林书院。这座古老书院令当时被大山环绕的南雄“耕读成风,人文蔚起”。据《直隶南雄州志》记载,宋代保昌县(今南雄)人口约5万,却举进士103名(含特科64名),为粤北之冠。

  1000年过去了,曾开岭南书院文化教育先河的这座孔林书院原有建筑已消逝于历史烟云之中,仅有村旁的“惜字塔”、孔闰墓作为见证物默默地展示着当年深山“儒学圣地”的荣耀。  

  近日,当广州日报记者再次走进这座鲜为人知的村庄时获知喜讯:散落于全省各地的孔子后裔正计划在保存完好的明代惜字塔侧,现今的村小学原址上,按修旧如旧的方式“复活”孔林书院。

  孔子后裔“南雄之旅”

  平林村村支书孔祥忱从村委会办公室里郑重地捧出了一本纸质发黄但基本完好的清代《孔氏家谱》。家谱清楚地记载了当时孔氏先祖在五代十国时期为躲避战乱而隐居于此,而其中有一句“圣祖开阙里而后,南宗孔氏盖来自三十八代戣公也”,说明平林孔氏均是孔戣之后。

  作为孔子三十八代孙的孔戣,曾任岭南节度使,为统掌岭南军、政、财大权之最高长官。据《新唐书·孔戣传》记载,孔戣于元和十三年(817年)至长庆元年(821年)任岭南节度使,在任四年造福一方,如免去了治下州县所欠的大笔钱粮,废止了买卖人口的陋习等。韩愈认为他:“其为人守节清苦,议论正平,年七十筋力耳目未衰,忧国忘食,如戣辈,在朝不过三数人。”因为孔戣曾任岭南节度使,为他在岭南积累了上佳的口碑,于是部分孔氏后裔开始大规模地向岭南迁徙。

  孔林书院废弃

  留下点点残迹和耕读之风

  岭南孔氏寻根拜祖便在平林

  记者在孔祥忱的带领下走向平林村东北,一座青砖砌就的雄伟大祠堂赫然出现在眼前,这便是岭南孔氏寻根拜祖之地。这幢雄伟的建筑由前后二幢青砖大屋构成,马头墙上覆黛瓦,花岗石镶角。

  村民们骄傲地说,这幢始建于明代的大宗祠除了早年门前石牌坊曾被毁外,主要建筑基本保存完好。后裔们精心维护着这座岭南孔氏“根之所在”,曾经于清朝雍正、道光年间和民国十二年重修。

  孔祥忱指着祠堂正厅高悬的牌匾“诗礼堂”告诉记者,曲阜孔庙内也有一座诗礼堂,“诗礼堂”是中国孔氏后裔所专有,古时为纪念孔子教育儿子孔鲤学《诗》、《礼》而修建,后专供孔氏族人祭祀先祖时使用。

  孔林书院建筑构件残缺但仍精美

  平林村的孔林书院引领教育潮流近百年,在广东教育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孔林书院旧址。可惜的是,书院已寻不到当年的模样,就连遗址也被一幢泥砖房所取代。

  孔祥忱透过窗缝指着屋角的一堆花岗石块说:“这些构件都是当年建筑的遗留物。”记者透过枯黄荒草可以看到,残缺的构件上还依稀可看见精美的云纹装饰。

  诗礼堂外保存着一块长约1.8米的石匾,正反两面分别刻有“高山仰止”、“务本敦伦”,村民称这也是孔林书院遗留的古物。

  尽管各种实物遗址已经不多,但从各类文字记载中依旧可以勾勒出书院原貌。记者查阅孔氏家谱记载的孔闰传记发现,孔林书院的建造过程十分清晰。生于唐僖宗乾符元年(874年)的孔闰为“景福元年壬子科举人,癸丑连捷进士及第”,后“官至朝散大夫,迁袁州刺史”。经历了唐末连场战乱,孔闰于宋太祖建隆庚申元年(960年)举家返回南雄府平林村祖居居住。传记中记载他于北宋年间在平林村创建孔林书院,“装塑圣祖遗像,买田五十五亩,地名陇头,收租为春秋设奠之需。”

  据南雄学者罗凯燊从家谱中的孔林书院平面图中推测:“当时的孔林书院为上下两进,上进为大成殿,内供孔子塑像。有东西两庑,中进为大成门,前进为书院大门,四周有围墙。历时260多年后,南宋绍兴年间,四十七代孙孔振玉重修书院,规模有所扩大,大成殿由一层升为两层。”

  官办书院南雄兴起 “民办”书院日渐式微终废弃

  孔祥忱说,孔林书院古时供奉着孔子像,南雄的州县官员每年都要来此祭孔。但明朝建文元年(1399年)南雄城创建大成殿后,孔子像迁至该殿安放。此后,州县官员便不再到书院祭孔。

  当地文史部门认为,宋代南雄耕读之风兴盛与孔林书院密不可分。罗凯燊说:“孔闰家族本是孔子之后,继承了儒家重视教育的传统,在岭南文化教育的作用与影响是深远的。”

  《直隶南雄州志》称:北宋“元符元年诏天下皆兴学贡士,时雄州应乡试者二千人”。“孔林书院周边的古城、上朔、延村等村,宋代耕读之风尤炽,负笈求学者众,人才辈出。古城一村在宋代就举5名进士。”

  罗凯燊认为:“孔林书院属民办书院,创办时间虽早,但因地处偏僻山区,又得不到官府扶持。自明成化后,南雄先后有官办书院四间(不含始兴),都在南雄城内。孔林书院日见式微而最终废弃。”

  “惜字塔”和孔闰墓两大见证仍保存完好

  孔林书院见证者之一的明代惜字塔至今仍保存完好。记者看到,造型简约而古朴的惜字塔矗立于一条潺潺的小河边,为三层楼阁式空心砖塔,高7米多,底部直径2.9米,塔基为花岗石所筑,塔身用青砖砌成。不少青砖上,还清晰可见“孔伯道公祠碑”戳记,这证明建塔时所用的砖是孔氏后裔特别订制的。距离地面约0.5米处有一扇小门,为当地读书人焚烧字纸的入口。

  孔祥忱说,“惜字塔”是孔林书院的配属物之一。古代读书人认为写了字的纸张具有无比尊严,不能任意污损,必须真心实意地用烈焰青烟烧掉以示敬意。古往今来,村里的孩童入学前,长辈们也多会带他们到塔前讲述先祖们苦读的故事。

  作为孔林书院见证的创始人孔闰的坟墓至今仍存。村民说,孔闰墓地处双坑大兰羊角岭冲天凤形山半山腰,墓为半圆拱形,用红砂质岩条石砌叠而成,高1.7米,宽1.6米。墓碑为后人重立,碑高80厘米,宽40厘米,“孔闰墓”三字至今仍清晰可辨。

(责任编辑:王佳)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91120893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