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解构人口疏解的“广州风格”
来源: 新华社    时间: 2017-04-20 16:26

    新华社广州4月20日电 题:老城抽疏还绿 新区以产促城——解构人口疏解的“广州风格”

    新华社记者徐金鹏、周强

    站在600米高的广州塔俯瞰,羊城犹如一轴徐徐打开的画卷。

    广州的人口疏解历史,就是一部广州城市骨架拓展史,也是一部广州老城区的抽疏史,更是一部产城融合发展史,孕育着浓浓的“广州风格”。

    在人口疏解提上日程前,广州就已通过“规划引领”为人口疏解奠定了基础骨架。

    早在2000年,广州就感受到市中心城区的不堪重负及发展空间局限,通过编制城市发展战略规划,提出“南拓、北优、东进、西联”空间发展战略,进而构筑“多中心、组团式、网络型”城市结构。而专注、务实的广州人,则为这副精心设计好的骨架由内而外地蕴生出精神与血肉。

    “规划引领”撑开城市骨架

    2000年,番禺、花都撤市设区,使广州市辖区面积跃升至3718.5平方公里,这为广州南拓、北优奠定了基础。现任广州市副市长、时任广州市规划局局长王东说,广州开始向外扩张,“八字方针”构筑了随后十年广州城市的架构。

    新白云国际机场、花都汽车城、广州火车南站、亚运城等重大基础设施与产业项目,在番禺、花都“撤市设区”后一一建成,深远地影响了广州的发展。

    2005年,广州东山、越秀和芳村、荔湾分别合并为越秀区、荔湾区,新成立萝岗区和南沙区。南沙区的成立和发展使广州实现了由山到海100余公里的纵向拉伸。2014年2月,广州新一轮行政区划调整获批。增城、从化撤市设区,萝岗、黄埔合二为一。  通过将各个零散的“部件”化为整体,广州全域共设11区,市辖区面积跃升至7434.4平方公里。

    “中心城区疏解人口、控量提质;外围城区完善功能、增量提质。”广州市国土资源规划委员会主任彭高峰说,到2020年,花都、南沙、番禺、增城、从化等外围五区将新增人口约400万人,约占全市新增人口总量的75%。

    “广州市辖区面积已成倍‘长大’,未来市政道路建设将围绕枢纽型网络城市定位,进一步构建枢纽间互联互通的骨架路网,从而提升广州宜居宜业的城市品质。”广州市住建委主任王宏伟说。

    抽疏还绿实现“腾低换优”

    因贸易批发而兴旺的千年商都广州正在清醒地意识到自身发展存在的困难,巷窄、房密、车乱,这是不少国内老城区的真实写照。

    政府下决心,人们思想观念迅速转变,使得广州上下一心、积极地推进对局促在旧城区的传统批发市场进行“迁、提、转、引”:批量大、影响交通大的批发市场将转移到新区;批量小、与日常生活密切的提升档次,同时引进一些高端产业,实现“腾低换优”。

    “在商言商”、务实的广东人行动起来是非常迅速的。

    从越秀公园到中山纪念堂,再到人民公园、海珠广场,一条纵长约3公里的轴线是广州唯一完整传统风貌区。为了留住城市文脉,广州将该地段的批发业外迁,增加19处街头或社区绿地。

    夜临江畔,清风徐来,修旧复旧的太古仓码头让广州的夜晚又多了一处沉醉。广州实施的“退二进三”,引导中心城区第二产业功能外迁,将员村红砖厂转变为TIT创意园,再转变为1850创意园,曾经的旧厂房脱胎换骨,成为现代服务业的“城市名片”。

    广州越秀、荔湾、海珠三大老城区占全市2.5%的面积,承载着全市27%的人口。人口密度长年居高不下。为了降低如越秀区高达70%的建筑密度,广州在保证容积率不变、建筑面积不变的情况下,让建筑拔高变瘦,为市民营造更多公共空间,也为整个世界增添一抹“小蛮腰”的靓丽风采。

    为了分流主城区人口,广州在执行积分制入户政策时,增加了“职住区域导向指标”,凡申请人居住地由老城区转移到外围区域的,每满一年积2分,最高积10分。若就业地和居住地同时转移的积分翻倍。越配合政府规划的人,就越能加快入户广州,在引导人们“听指挥”的同时,又使人们拥有“获得感”。

    产城融合促人口合理布局

    2016年底,广州地铁6号线二期开通。这条贯通五区的地铁线路,日均运载93万人次,承载着广州“东进”的梦想,挺进广州新黄埔区。

    作为广州市唯一获批建设的国家级产城融合示范区,“十二五”时期,广州新黄埔区的人口年均增长高达 1.5%,增速高于全市平均水平。

    近年来,随着城市功能区的重新划分、产业的梯度转移、公共交通的改善,越来越多的广州人不再局限于在中心城区生活、就业。守住生活的底线,提升生命的品质,哪里不是“中心”?

    2011年,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曾毅回国创业,其创办的普霖医疗科技已成为广州新黄埔区高新产业的代表。“对我们而言,时间成本很重要,不想在东部工作、西边居住,过‘钟摆’生活。”曾毅说,如今下班到街角喝个咖啡,讨论到深夜也不怕回家太晚。一个观念转变,就实现了工作效率与生活品质合一。

    当然,伴随人口疏解的是中心城区优质医疗、教育等资源也在向外围区拓展。2013年9月,广州从化区政府与南方医科大学签署合作协议,从化首家三级甲等医院建设工作正式启动,填补广州北部没有大型现代化综合性医院的空白。

    最新数据显示,广州外围、偏远城区2月新房网签均价与中心老城区差距明显缩小。而由于广州力推义务教育均衡化,也未出现单价超过十万元的“学位房”。

    截至2016年末,广州户籍人口870.49万、常住人口1404.35万,距离广州2020年常住人口1800万人的规划目标还有一定回旋空间。广州市发改委人口就业保障处处长陈南说,广州的人口疏解主要是结合非中心区功能的疏解来引导人口的有序流动及合理布局。

    “人口疏解需要久久为功。”广州市发改委副主任邓宏永表示,在经济中高速发展与人口规模调控的矛盾中,如何处理好合理控制人口规模与保持城市生机活力,构建不同人群间相互依存的“生态链”,依然需要长期研究。

    随着这一座曾经是“星星之火”改革发源地城市硬件布局的逐渐完善,广州下一步的转变更令人期待。(完)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0845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