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有吃播陪伴,自己吃泡面也觉得温暖” 吃播为何成为上百万人的饭友?
来源: 新华网广东频道综合    时间: 2017-04-10 09:29

  “直播狂热”的风潮已经延续了一年。PGC(专业生产内容)的细分使直播内容越来越多元化,吃播这种直播的新生态分支已从曾经的小众文化逐渐进入大众视野。

  吃播,由一名主播坐在摄像头前,实时直播吃掉数量庞大的食物,而这些食物足以支撑一个普通人2~3天的饭量,以暴食状态为卖点获得粉丝的关注和打赏。

  朋友们先来简单感受一下吃播员们的食量....

  中国的吃播兴起较晚,但是有后来居上之势,很少人想到吃播这种看似极其无聊的内容,却让每个人在狭小的手机屏幕面前,都拥有成名的机会,吃着饭就能把钱给赚了。

  为什么有人变成了吃播的“痴汉”?

  密子君是国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从第一次上传吃播视频到登上国内最知名的综艺节目之一,短短3个月她已经积累了超过220万微博粉丝,吃播视频全网播放量突破17亿,在斗鱼的直播平均观看人数在20万左右,由此而知吃播到底有火爆。

  

密子君吃播视频观众弹幕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愿意花时间坐在屏幕前来围观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吃饭?

  “看着你吃,我很满足”

  在现代社会有诸多因素,比如节食减肥、保持身材,不断勒令人们自觉压抑食欲,“或许你买得起两万块的手袋,却在20块钱的高热量蛋糕面前望而却步。”

  而吃播让看客们透过镜头感受到“吃的愉悦感”,却不用负担吃的后果,导致观众对这种异于常人的吃东西的方式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乃至痴迷的态度。

  这种“画饼充饥”的行为在心理学中被称为代偿心理,当理性禁止我们满足一些欲望时,我们便会找到相似的途径替代求偿。吃播员在每场吃播中都会选择不同的食物,有时也会采用粉丝点播的食物,这些食物通常是一些像炸鸡、汉堡、烤肉、蛋挞等平时让我们想吃却不敢吃的高热量炸弹,而一场场虚拟饭局恰恰给了这个“空有大胃王的心,却没有大胃王的胃”人群无比的满足感。

  “吃是狂欢,播是陪伴”

  在大城市,吃播视频的接受程度比较高。根据优酷网和搜狐视频的系统后台统计,浏览吃播视频的观众基本都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来自北京的最多,其次是长三角地区和广东省。吃播员的所在地也以大城市为主。

  孤独的城市生活催生了看客和食客对“陪伴式饭局”的需求。对于这个孤独群体来说,“吃播就像儿时的电影与收音机背景音,当一个人孤独地吃饭时,看着屏幕中的播主有说有笑地陪你一起吃饭,有时发几句弹幕聊天,就算低头只是泡面,心里也会觉得温暖。”

  吃播不仅仅是影像的传递,还是以影像为中介来重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吃饭除了能果腹,更承载着某种“陪伴”功能。

  吃播今后何去何从?

  从小众走向大众

  毕业于计算机专业的90后男生“处女座的吃货”最先发现吃播的商业前景,当时韩国吃播视频大多没有翻译,但在中国的点击量仍然很高。

  2015年6月,“处女座的吃货”开始发动中国人录制自己的吃播视频,可一开始,几乎没有人愿意主动“抛头露面”。他只能给那些在韩国吃播视频下评论的中国观众一一发去私信,一边软磨硬泡,一边向他们展望未来的“美好愿景”。后来,他又出台了奖励机制——每录一期30分钟的吃播就会给10到20元感谢费,如果视频能达到当天点击量第一,再额外发放50元奖励,这才逐渐吸引来一批最早的吃播员。

  

吃播员阿伦

  相比于精致的美食节目,也许正是最简单的吃饭过程才诱发出了大众对食物的最基本欲望,吃播文化从最初的小众化走向了大众化,从最初单一的暴食直播在中国逐渐发展出了不同的形态和方向。

  在一场两个小时的吃播里,粉丝打赏并不稳定,因为“付钱”的按钮掌握在观众的手中,每一次失误都可能导致丧失大量的流量和收入。对于大多数通过直播逐渐获得知名度的吃播员们而言,接广告等商业活动才是养活自己的王道,而观众的数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广告主是否投放到这个吃播。

 

 粉丝“打赏”吃播员

  因此,在吃播日益同质化的今天,吃播员们为了讨取观众欢心从而来吸引广告主,费尽心思来地打造以自己为品牌吃播,比如密子君曾参加的某活动,在没有配菜的情况下,一口气生吞8斤白米饭,以宣传某大米品牌,比如“奔驰小哥”接拍的某汉堡广告。

  新的商业链加入

  “吃播狂热潮”下,另一种吃播商业链也悄然崛起——不少食品销售的店主依靠在镜头前对自家产品大快朵颐,让顾客对产品产生信赖,从而吸引顾客购买产品。它的目的不再是以往的分享和陪伴,而是产品本身。

  沿海地区的一些海鲜档主、渔民们正是发现了吃播中的商机。他们将自己售卖的海产品简单烹调好后摆上台面,在镜头前开始起这场海鲜盛宴的吃播。不少新奇鲜见的海产品被带到了镜头前,这对内陆城市的看客们无疑有着庞大的吸引力,视觉就犹如味觉的传导器,眼及之而沫厚之。

  ​

  “这个龙虾怎么卖呢?”、“能寄到XX这吗?”、“买回来怎么煮才好吃呢?”...这些海鲜档主、渔民们的直播间里掀起海鲜购买潮,除了在吃的过程中要展现出海鲜的原滋原味,吃播员们还要给观众们科普多种海鲜的烹调方法、食用功效等,顾客还可以直接在弹幕发送使用评价。相较于淘宝、1号店等一些网购平台,吃播更能直观地向看客们传递出产品的色香味,能实现从宣传到销售,再到售后反馈的一体化,带动起新的互联网商业链发展。

  内容为王,吃播经济还能持续?

  然而,也有部分人并不看好吃播的业绩发展,认为在当下互联网时代,内容才是吸引观众的最重要、最核心资本。

  近两年视频直播的爆发已势不可挡,“陪伴”与“分享”成为直播的新主题受到了众多90后、00后用户追捧。对于一部分受众来说,可以借此暂时疏解现实压力,寻求一些感官感受或娱乐享受,但却并未体现真正的人文精神,人文理性和人文品质。

  由于吃播的门槛底下,愈来愈多吃播员涌入直播平台试图分食市场“蛋糕”,从而导致了吃播内容的同质化、单一化。随着PGC的领域不断细分,观众的关注力很容易会转移到其他新生分支,浅薄单一的内容很难具有持续发展的动力。

  再来,看似极为简单的吃播视频,以大食量、高热量为卖点实质上是在向观众宣扬一种不健康的饮食模式,大多数吃播员为了保持身形往往会选择催吐、大量运动、一天只吃一顿饭等不健康方式,用明天的健康换取今天的名利是否值得,这也成为了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目前急速发展的泛互联网产业放大了我们对衣食住行更深层次的关注,能吃的人越见越多,看到的极限越来越高,观众什么时候会看腻?

  吃播只是一种生态,如果它顺应着UGC(用户生产内容)转向PGC的潮流,朝着健康、可控的方向发展,还是有很大的挖掘空间。

  新华网广东频道综合中国新闻周刊、百度百家、果壳网(图片源于网络)

  (实习编辑: 罗明鸣)

(责任编辑:许曼佳)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41120769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