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深圳"天堂守望者"莫建丰:生者需要慰藉 逝者需要尊严
来源: 南方日报    时间: 2017-04-04 09:49

  鲜花,树荫,一排排墓碑,静默的人群,清明小长假,深圳三大墓园之一的西丽报恩福地墓园迎来祭拜高峰,连园外马路两侧都停满了车。

  这也是57岁的莫建丰最忙碌的时间,作为南山区民政局殡葬管理所所长、西丽报恩福地墓园守墓人,仅这3天就要接待至少5万扫墓人。

  墓碑上镶嵌着逝者生前的照片和墓志铭。一座墓碑被鲜花覆盖,照片上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另一座墓碑属于一个5岁的孩子,旁边摆放着小汽车和玩具……终日里守护着他们,这些逝者已成为莫建丰熟悉的陌生人。

  守墓22年,莫建丰已将死亡看得很淡。如今,他最看重的是有生之年和家人相伴的时光,“亲人离世后才后悔的人太多了”。

  “无名墓”也值得祭奠

  20岁从部队退伍后,莫建丰就一直在民政系统工作。1995年2月,组织上派他负责筹建南山区殡葬管理所。起初,他还以为是“迎宾”的“宾”,后来才知道是做“殡葬”。莫建丰有些犹豫,便给潮汕老家的父亲打电话。莫建丰的父亲也在民政系统工作,在他的鼓励下,此后22年,莫建丰没有再换地方。

  莫建丰见证了特区殡葬管理改革。1997年,深圳逐渐取消土葬,推行火葬。1999年则开始了史上最大规模的清坟。交通不便,莫建丰骑着一辆自行车,跑遍了南山各个山头和坟岗。

  “只要有荔枝林的地方,一般就会有坟头。”莫建丰也记不清到底去了多少座山,只记得最远的一次,骑到几十公里外的赤湾村,花了一个多小时。大摸底之后,莫建丰与同事统计到4万座坟。

  这4万座坟里有3万多座是“有主坟”,1万座是“无主坟”,都统一迁到新建的墓园管理。“当时很多老百姓讲究迁坟时辰,有时选在清晨6时,那我们凌晨就要提前赶到现场。”莫建丰说。对于“无主坟”,莫建丰也认真对待,如果原墓碑上刻了字,则原样刻在新碑上,没有墓碑或未刻字的,则立无字碑。

  “这些‘无名墓’,有的是家族失传的墓地,有的是客死他乡的旅人,还有的是过去战场上的无名烈士,都值得我们去祭奠。”每迁一座坟,莫建丰和同事们都拍下了录像,以防有后代回来寻根问祖,还能够找到他们。尽管22年来,大多数无名墓始终无人认领,但莫建丰20年如一日地守护着这些逝者,看到哪里的草长高了,就拔掉;哪块墓碑上有落叶或脏了,也要擦拭干净。

  “死后在我这都是平等的”

  守护墓园里的往生者是莫建丰日常的工作。因为热心和坚守时间长,许多人慕名前来找他帮忙,只要能帮,莫建丰都来者不拒。“不论他们生前是高官名人,还是平头百姓,在我这里都是平等的”。

  帮助的人多了,总会遇到别人送红包的机会。有人是为了表示感谢,有人是因为有习俗,如果拒绝收,死者的家属甚至会不高兴。但莫建丰硬是从没有收过一次。有一次,一位死者的家属发起脾气,认为莫建丰太不近人情。莫建丰便想了个点子,“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收‘皮’不收‘肉’”,红包壳收下,现金退回。

  从业20多年,莫建丰很感激家人对自己的支持。做殡葬随时都有工作要处理。有一年大年初二,莫建丰接到电话,说有两个突然过世的人需要安置。

  “中国人过年就讲究个吉祥,大部分人家里在这个时间接到处理殡葬的电话,都会很忌讳,但我的家人还是很包容。”但也有人因此而排斥他。“我也理解,所以有些人家里,我就不去亲自拜年,而让家人代替我去。”莫建丰说。

  再过3年,莫建丰就要退休了。如今他最担忧的是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很多年轻人由于家庭和社会的压力,不愿意从事这个工作。

  但莫建丰也不想降低要求。“爱心和责任心是最基本的,还要懂得沟通,因为刚失去亲人的人,心情已经很悲伤了,如果我们说话的语气重一点,就很容易产生摩擦”。

  南方日报记者 张玮 穆玉洁

(责任编辑:魏晓航)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制作:新华网广东频道

Copyright © www.gd.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0748130